壯心未酬 被軟禁的趙紫陽曾思考政治改革(圖)

2019-10-20 00:30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趙紫陽還一再說,美國這個國家很值得研究,她的制度和價值觀是植根於人心的。
趙紫陽還一再說,美國這個國家很值得研究,她的制度和價值觀是植根於人心的。(AFP/AFP/Getty Images)

趙紫陽百年誕辰之際,紐約時報特地發表趙紫陽摯友宗鳳鳴與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單少傑教授的訪談記錄,談趙紫陽的政治思想遺產,以及趙親身經歷的許多史實。

據紐約時報介紹說:宗鳳鳴(1920~2010)與趙紫陽(1919~2005)是生前摯友。兩人同於1938年加入中共,同在中共冀魯豫根據地擔任縣委書記,一同經歷了抗日戰爭和第二次國共戰爭。八十年代,宗擔任國家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常務理事,該研究會的第一位主任就是時任國家總理的趙紫陽

趙紫陽因「六四」下臺後,宗鳳鳴在趙遭軟禁的十餘年間,與之進行過上百次談話。宗鳳鳴記錄下老戰友的多次談話,並彙集成書:《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現為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單少傑深得宗鳳鳴信任,而較早讀到了該書原稿;並應後者誠邀,就上述書稿寫出了一本解讀性論著,即《中國改革模式:在共產黨領導下發展資本主義》。在趙紫陽誕辰100週年之際,單少傑決定將該訪談拿出發表。

鄧小平最終維持江李體制不變

在訪談中,宗鳳鳴談到趙紫陽因六四而下臺後,鄧小平並不滿意當時的江李體制,鄧小平甚至還指出,趙紫陽主持中央工作的那幾年,中國經濟是上了一個台階的;又說趙紫陽所做的「十三大政治報告」一個字也不能改。於是,社會上有傳言,說鄧小平又要啟用趙紫陽了。

對於這種傳言,趙紫陽很肯定地對宗鳳鳴說:這是不可能的事。鄧雖然對這個江李領導班子不滿意,但為了「六四」,考慮來考慮去,還是覺著維持江李體制不變為好。鄧小平的信條,是黨的領導權絕對不能動搖,是黨的權力絕對不能分享。這怎麼能使中國轉向民主政治呢?宗鳳鳴認為,趙紫陽執政是有理念的。他的執政理念,就是一心一意地要把中國轉變成一個民主與法治的國家。就是在批判他的大會上,趙紫陽還聲稱:民主是世界潮流,我們不高舉,就會被別人奪去。

宗鳳鳴說:趙紫陽在最後一次同我談話時,也是在他病重時,還在考慮中國與世界的發展方向問題,以及發展道路問題。他對我說:中國應朝社會民主黨所主張的方向發展,世界各國應制定共同的社會發展指標,以取代這個主義那個主義之爭。從這裡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很有歷史責任感的人。此後不久,他就住院了,再也沒有出院,真是壯志未酬,抱憾終身啊!

趙紫陽曾深度思考中國政治體制改革

趙紫陽有一個要把中國領到民主世界潮流之中的目標,但在經歷了一系列困難曲折後並未成功。趙紫陽告訴宗鳳鳴說,要搞政治體制改革,就必須說服鄧小平,必須得到他的支持。當時我也的確說服了他,獲得了他的同意,成立了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但重大事情還是鄧小平說了算,還得由他「垂簾聽政」。

趙紫陽的政治體制改革思路是有一套設計方案的。這套設計方案在吳國光《趙紫陽與政治改革》一書中有比較詳細的記述,概括起來說,就是先黨內後黨外,先高層後基層,從黨中央開始,並且首先從他自己做起,有序穩妥地進行,不能一步到位,否則也會發生社會變亂。

紫陽認為,要想有序穩妥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就應該先從擴大黨內民主做起;而要想擴大黨內民主,就應該先從黨的最高層做起。他提出,應該改變過去那種一切重大決策都由中央常委會決定的例行做法。他在第十三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例會上,主持制定出中央會議議事規則,規定一切重大決策都必須提交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投票表決,少數服從多數。

他在此之前還提出,在黨的最高層不設總書記,實行中央常委輪流坐莊,一人一票。紫陽說,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防止黨的最高領導人走上個人專政的道路,防止他包辦一切、個人決定重大問題。

不貪戀權力 趙紫陽力圖擴大社會民主

宗鳳鳴說:紫陽這個人我是知道的,一向不貪戀權力,不突出個人,能夠自覺地把自己置於制度框架內,甘願接受黨組織約束。他曾說過,要靠制度不靠人,制度比人重要。

「在紫陽看來,不僅要擴大黨內民主,還要擴大社會民主;而要擴大社會民主,就必須改變執政黨包攬一切的做法,必須實行黨政分開。他提出,在中央政府各部委中不設黨組,在各級黨委中不設對口部門,在工礦、企業、學校等基層單位中不設黨的專職隊伍。他特別強調,絕不能讓各級黨的第一把手當太上皇。

趙紫陽還提出,必須發揮各種社會組織作用,實行村民自治、工人自治(加強工會監督作用),讓群眾自己管理自己;必須保障人民的公民權利,給人民以言論自由。

宗鳳鳴認為:趙紫陽之所以能夠在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上提出一系列很好的主張,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他已經超越了意識形態的紛爭,衝破了「主義」的界限,從而能夠從一個很高的角度來審視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

宗鳳鳴還指出:在究竟怎麼實施這些主張時,紫陽還是比較謹慎的。他說,我們既不能搞經濟上的烏托邦,也不能搞政治上的烏托邦,當代中國政治改革應該走漸進的道路。

宗鳳鳴還強調:鄧趙兩人搞改革的價值取向是很不同的,鄧小平搞改革的出發點和歸宿點是要鞏固執政黨的領導,趙紫陽搞改革的目的是要改變執政黨壟斷一切的狀況,也就是要削弱執政黨對整個國家的控制權,要更新改造這個黨,從而使中國走上民主與法治的道路。

宗鳳鳴認為:紫陽是一個歷史性的人物,也是一個從世界新潮流中湧現出來的人物,有著很開闊的視野,不只是關注中國問題,還關注國際問題,常常能將中國問題放到國際大背景下來思考。他晚年就很關注全球化問題。

「在紫陽看來,全球化浪潮不只是要波及各國的經濟領域,還要波及各國的政治領域和思想文化領域;不只是要把各國納入到全球市場經濟體系中,還要把各國納入到全球現代文明體系中。因此,中國在面對全球化浪潮時,不能只顧及經濟層面的影響,還應顧及政治層面和其他層面的影響,不能只是講要與世界發達經濟接軌,還應講要與世界先進文明接軌。」

宗鳳鳴:紫陽不只一次地對我說,「中國不轉向民主政治,是違背世界潮流的,是違背人心的。」他還說,「民主的旗幟,我們黨不去高舉,就會被別人奪去」;「我們遲早要走這一條路,我們與其被動地走,不如自覺地走。」

宗鳳鳴:紫陽還一再對我說,美國這個國家很值得研究。她的制度和價值觀是植根於人心的,因而能很好地發揮公民個人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能很好地發揮社會組織對國家權力的監督作用。因此紫陽說,從國際範圍來看,美國才是「三個代表」。雖然美國所推行的對外政策也是以維護本國利益為出發點的,但她所倡導的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理念,對人類社會的進步有利。因此這個世界由美國來主導要比由其他國家來主導好些。

在中美關係上,紫陽指出他與鄧小平的不同之處:鄧小平認為,中國只有跟美國搞好關係,才能發展好經濟。但紫陽認為,中國要同美國搞好關係,就要改善中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的形象,因為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美國人民,都對人權問題以及專制問題非常敏感。

作為這一談話參加者,單少傑指出:趙紫陽晚年思想是相當徹底的,以至於無所畏懼,既不怕別人指責他搞資本主義,也不怕別人指責他是賣國主義。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