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中共一黨專政大限將至(圖)

2019-09-23 16:39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9年9月23日訊】中共建政70週年前夕,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MC)政府學教授裴敏欣,近日撰文指出,中共政權近年面臨一連串內憂外患,同時應付與美國的貿易和科技冷戰,以及國內經濟成長放緩、政治風氣封閉等衍生問題,「中共正處於毛時代以來,最接近統治瓦解的時刻」。

裴敏欣教授在「評論彙編」(Project Syndicate)網站撰文說,中共政權面臨一連串內憂外患,同時應付與美國的貿易和科技冷戰,以及國內經濟成長放緩、政治風氣封閉等衍生問題,中共要維持一黨專政,恐怕危機重重。

「中共正處於毛澤東時代以來,最接近統治瓦解的時刻」。「中共政權過去能夠從毛主義的災難中走出來,並能在過去40年繁榮發展的條件,很大程度上已經被不利因素所佔據,甚至可以說被一個更具敵意的環境所取代。」裴敏欣說。

文章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中共抱有信心,但中共黨員卻對其黨的前景憂心忡忡,除了近代許多獨裁政權均逢「70大限」,如蘇聯共產黨統治74年、墨西哥革命制度黨宰制71年、臺灣國民黨掌權73年,中共當前處境比過去40年險惡,更是主因。

原因之一,美中冷戰態勢逐漸確立,嚴重威脅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毛澤東之後的中共領導階層,多在國際舞台上保持低調,避免與外國衝突。但到2010年隨著經濟實力加強,中共開始追求更強勢的外交政策,促使美國從合作走向對抗。

而美國憑藉優越的軍事、科技、經濟效率,以及堅實的同盟夥伴關係,將有更大機會在冷戰中獲勝。

原因之二,中國經濟狀況正迎向強烈「逆風」,過去的所謂的「中國奇蹟」是由龐大而年輕的勞動力、快速的城市化,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市場自由和全球化推動,所有的這些積極因素都已經減弱或消失。

文章說,也許選擇激進的改革,包括將效率低迷的國有企業私營化,以及在貿易手段上舍棄新重商主義,或許能支撐經濟。但中共僅做出口頭承諾,不願付諸實行,反而在越加堅持奉行有利於國有企業的政策、並以犧牲私人企業家為代價,以便鞏固其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所以中共領導人,突然接受激進的經濟改革的希望很渺茫。

原因之三,中國國內的政治趨勢也令人擔憂。在習近平治下中共已拋棄務實主義、彈性的意識形態和集體領導制,嚴格要求遵從特定意識形態和組織紀律,奠定以恐懼為本的強人統治,使得做出災難性決策的風險大增。

中共權力受到威脅後,開始煽動民族情緒,並加強壓制異議。然而,此策略無法挽救中共專制政權。一旦暴力政權無法持續改善人民生活,將因經濟低迷、抗爭蔓延、維穩成本上升和國際孤立而付出代價。

裴敏欣表示,不管中共怎樣的民族主義姿態,都無法改變這樣一個事實,「自毛澤東時代終結以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瓦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

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2019年是最麻煩的一年,經濟增速已降至27年最低水平;送中條例引發的香港政治危機,正令中共統治面臨螺旋式失控危險。而不斷升級的美中貿易戰也標誌著一場開放式衝突的開始,如果冷戰重演,也將威脅中共專政。

面對危機四伏、風雨飄搖的困境,習近平在年初,已經向中共高官警告2019年將面臨的7大風險,警告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裴敏欣是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研究中國政治經濟、中美關係及發展中國家的民主化問題專家。著作包括《從改革到革命: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蘇聯 的消亡》(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中國的轉型陷阱:專制制度發展的限制》(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以及《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政權衰敗的動態》(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