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知人生七十古來稀,卻不知上一句有多苦(圖)

2019-09-23 10: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成都杜甫草堂。(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500年前,孔子在30歲的時候說道: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這話讀來看似簡單,卻是聖人的自我修養,能做到的其實寥寥無幾。雖然這樣的人生看似書寫得有些簡單,但卻是最真實的。過了70,身體雖大不如前,但人生的境界卻該是最高的,遵從己心,敬天知名,畢竟又有句話叫做「人生七十古來稀」。

「人生七十古來稀」,這句話世人皆知,但不少人都不知上一句有多苦,可謂字字都是淚。這句話出自杜甫的名篇《曲江二首》,是杜甫在最落魄的時候寫下的一組詩,讓我們一起來品一品:

《曲江二首・其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

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

詩的大意是:每天退朝歸來,都要典衣沽酒。常常到曲江邊舉杯暢飲,盡醉而歸。因賒酒太多,處處留有酒債。人生活到七十歲,自古以來就不多。蝴蝶在花叢中穿行,時隱時現。蜻蜓緩緩飛動,時而點著水面。我要對春光說,請與蝴蝶、蜻蜓一同流轉。須得片刻欣賞,莫誤時機。

《曲江二首》杜甫寫於乾元元年(758)暮春。此時安史之亂還在繼續。曲江又名曲江池,位於長安城南朱雀橋之東,是唐代長安城最大的名勝風景區。曲江的盛衰與大唐同在。詩人在詩中把曲江與大唐融為一體,以曲江的盛衰比大唐的盛衰,將全部的哀思寄予曲江這一實物,從一個側面更形象的寫出了世事的變遷。

至德二年(757)九月,唐軍借回紇之助收復長安,十月,又收復洛陽,肅宗返回京師。杜甫於十一月回到長安,仍任「左拾遺」之職。當時宦官李輔國擅權,杜甫雖為諫官,但被皇帝和宰執們目為異己,受到排斥,因而心情極為煩悶。此詩作於乾元元年春天,共二首,前一首傷春感時,言人事無常,何必被榮辱窮達所累。第二首寫散朝後賞春縱酒、苦中作樂的情態和心境。後四句對明媚的春光也描繪得十分生動出色,表現出人與自然的親切感。頸聯對杖精巧,歷來為人稱道,《杜詩鏡銓》云:「對句活變,開後人無限法門。」全詩意深語淡的風格也頗引人注目,《瀛奎律髓匯評》云:「淡語而自然老健」。

全詩先寫敘事抒情再寫景,看上去信手拈來,卻句句都是講究。46歲的杜甫半生貧寒,因欠了酒債而不得不典當春衣,鬱鬱不得志發出了「人生七十古來稀」之嘆。而上一句「酒債尋常行處有」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從後兩句看這是暮春時節,春寒仍襲人,但他卻當掉春衣,可見已是再無其它可當。但詩人卻感嘆這是尋常之事,人生苦短,我杜甫「四十明朝過」,已經是「飛騰暮景斜」了,還能夠有多少年去完成我致君堯舜和竊比稷契的理想?

詩的後四句詩人寫了兩個暮春特有的景物,用「蝴蝶深深見」對「蜻蜓款款飛」,不但對仗工整,而且形象靈動,這是詩聖才有的筆力。最後將二者擬人化,道出一片傷春之意,杜甫的詩一向含蓄婉轉,這句更是深得精髓。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