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站在中國民主運動大潮的前沿(組圖)

專訪加拿大港加聯會長馮玉蘭

2019-09-21 00:00 作者:李樂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9年9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樂採訪報導)金秋時節,看中國記者有機會對加拿大港加聯會長、資深政治評論人馮玉蘭進行了專訪,馮玉蘭就香港、臺灣、大陸及世界民主、人權等問題進行了深刻的解讀。

從小到大堅定不移追求民主自由法制的社會理想

馮玉蘭:其實我本身是在柬埔寨出生,在我成長的過程當中,看到世界上有很多霸權、專制的政權,不光是在自己的國家裡,而且也是在國際社會裏不斷的擴張,壟斷、影響不同地區裡面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各方面的發展。

以柬埔寨柬共來說,其實它是中共所支持建立起的勢力,結果這個柬共給柬埔寨全國人民帶來災難性的迫害,我們就是在柬共進城的前幾年離開柬埔寨到香港

到香港後的身份是難民,從小到大在非常艱苦的環境下成長,在香港,我中學的時候就參加了學生運動,中學畢業不久,我就參與香港的示威運動,幫助香港弱勢群體,希望他們能爭取到應有的權力。

因為我的家庭成長背景,對社會存在的一些不公平的事,我是非常痛恨的。我很小的時候就建立了一種對民主、自由、人權、有獨立法制的公義社會的追求。我就覺得人類的發展當中,我們必須要讓每一個人都不應該受到歧視或者迫害。每一個人都應該在社會當中有一個比較公平的發展,所以從小到大我對這些理想都是堅定不移的去追求。


加拿大港加聯會長、資深政治評論人馮玉蘭(右)(圖片來源:看中國攝影圖)

見證中共六四屠殺 移民加拿大心系香港

我參與社會公義運動其實時間很長了。80年代的89年,我在中國負責丹麥銀行和世界銀行貸款的管理工作,通過農業工作,我親眼看到中國不同地區不平等的發展;還看到不同民族、異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所受到的迫害,我還是中共六四屠殺的見證者。

那時候我在北京,6月3號那晚深夜,我跟北京的朋友一塊出去堵坦克,防止軍隊進城,所以對中共那種殘酷性,我是非常瞭解,那之後,我就移民來到加拿大。

來到加拿大,我一直沒有放棄我理想的追求,很快參入了港加聯,就是希望通過港加聯這個組織,對香港在97年之後,在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各個方面的發展去持續觀察和跟進。在關鍵的時候,我們可以給予一個國際的聲援和支持。

建立國際社會敢於對中共說不的新國際秩序

同時我也參加了全加華人協進會(簡稱平權會)的工作,我原來是全國總會的副會長,負責統籌全國30個分會的工作,所以在加拿大很早的時候,我就一直不斷地對本地的發展和發生的事件進行深度的關注。

無論在哪裡,香港、中國或在加拿大,只要有機會能促進社會發展進步,我就出自己一份力,也是對這種理念的追求,令我無論是在什麼地方,或者面對什麼挑戰或壓力,我都覺得這是我人生的一份責任,因為我非常相信,其實人生的意義不在於生命的長短,而在於我自己這個人生過得是不是燦爛,有意義,我就是這麼一個很隨性的人,你可以說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

但在社會工作方面我又是一個非常實在的人,因為我相信這種理念不是在冷氣房裡說的,必須要走出社區,跟社會各個階層做一個直接的聯繫,就是說當臺灣、香港、大陸民眾受到壓迫,當社會受到中共威脅的時候,我覺得國際社會包括我們加拿大也必須有一份支援幫助,使整個國際社會可以建成一個敢於對中共說不的這麼一個新的國際秩序。


加拿大港加聯會長、資深政治評論人馮玉蘭(圖片來源:截圖)

大陸移民被中共牽制是因被洗腦和金錢誘惑

我覺得加拿大本地華裔社區,因為成分比較多元化,來源地有很多不同,以前是香港和東南亞人為主,但是在1997年之後,大陸來的移民也比較多。

但是有一點,因為大陸來的移民在國內可能深受中共的洗腦,他可能在國內很不滿意中共的一些做法,但是來了這兒因為自己生活的需要,經濟或者各方面社會的一些條件等等,他反過來突然之間就非常親共,非常親近中領館,而且民族感情特別深厚,只要中共用民族主義、民族感情一挑撥的時候,大陸社區很容易就站出來,不分青紅皂白他就跟中共一個調調說出同樣的話。

這些可以在大陸社區最近這幾年的發展情況中看到,特別在最近反送中運動中,他們有很多統一戰線,什麼同鄉會啊,專業人士協會或者專業婦女協會,那些人都出來,也加上政團裡面一些親共的議員。

當然他們出來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受到洗腦,但另一方面,說白了,也有很多人很多團體收到中領館的維穩費,他必須要做出一些事情來合理化繼續收這個維穩費,這也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但是我就覺得作為一個華裔加拿大社區,我們來到加拿大,我們也必須以加拿大的價值觀來判斷事物,我們必須跟西方民主體制的普世價值接軌。

要不然的話如果你在加拿大,你說的話做的事跟加拿大的價值觀相違背。就好像陳國誌(前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議員),最近在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支持香港警察時那種很糟的發言,完全跟加拿大主流社會相違背,最後也會被加拿大的主流社會邊緣化。

最近Globe and Mail訪問我有關前廳長陳國誌的事,陳國誌對香港反送中那種發言,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的說法,是根據什麼價值觀來說的這些評論,是加拿大我們國際的普世價值,還是中共那一套,對嗎?你作為一個前廳長、前議員,居然說出那麼不加拿大的一些話語,我就覺得他應該覺得慚愧,也應該受到批評。

中國留學生豪車炸街 中共背後做鬼煽動


8月17日,多倫多中國留學生開出豪車隊撐港警,視頻在網路上熱傳。(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馮玉蘭:加拿大中國留學生豪車炸街,它也不是一個各別事件,因為在同一天,同一個週末,全球將近有7個國家20個城市,同時受到親共統一戰線團體,國際大陸學生那種干擾和阻礙,他們的手法完全一樣。根據我的分析和追蹤,我知道在發生這事件之前的幾天,其實中共透過很多親中的團體,成立了很多的群組,用那個WECHAT微信,發號施令,挑撥起很多周圍社區的成員還有國際大陸學生,以所謂反港獨、激發民族主義的傾向,然後鼓勵煽動他們出來做出這些干擾,比如說在多倫多8.17那個市政廳前喊那些口號,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樣喊。

有很多主流英文媒體的記者都問我同一個問題,說為什麼去訪問那些年輕人,沒有一個人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也有一些中文媒體主動用國語來訪問他們,結果他們說我們不可以接受訪問。

他們喊的口號都是亂來,比如當我們說FREE HONG KONG,他們突然說出FREE CHINA,結果我們非常高興,我說是,說得非常對,我們應該解放中國,FREE CHINA;然後他們喊ONE COUNTRY,我們就喊TWO SYSTEMS,一國兩制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結果他們也糊里糊塗跟著我們喊,非常搞笑。

如果你真的瞭解我們的這個反送中,其理念是什麼,香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那麼重要?也許在小粉紅團隊當中,他們有很多父母都有財產在香港,他們可能都被他們父母罵了。他們出來搞這套大龍鳳,我們叫大龍鳳,就糊里糊塗受了中共的煽動。你還要出來喊口號,你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多倫多中國留學生在反送中集會現場鬧事。(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小粉紅的豪車隊被警察吊銷車牌 有可能簽證都被吊銷

另外說豪車,那天不是有一個豪車隊嗎?豪車隊走到我們示威的地方,發出一個非常大的音響,結果,後來那個豪車隊有一部分被警察吊銷了車牌。也有很多車牌被人家做了人肉收索,發現他們是國內的一些大款,就是紅二代和富二代。

後來聽說他們都被國內的父母給罵了一頓「為什麼在國外那麼猖狂」。第一,有可能他們的簽證都被吊銷,另一方面,當他們被人肉搜索時,可能把國內的父母都牽連進去,結果可能曝光父母貪污的情況,因為每一輛車都是在$50萬到$100萬之間。你是在國內當官的,那麼你的工資怎麼能支持子女在國外駕駛這些豪車呢?

所以,我就覺得那次的干擾其實是中共的(挑唆),因為他們看到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之後,在國際方面有一個全球的支援工作在開展,我們有將近29個國家40個城市一起出來參加支援,都是支援香港的團體,我們港加聯也是其中之一。從5月底開始一直到現在,發展的很快。

中共抹黑香港運動未得逞

中共看到了這個趨勢,它也開展了一個國際的策略,希望能夠,第一,抹黑香港的運動,把它打成港獨,打成一個暴力的運動,另外,他們也希望能夠扭轉國際媒體對這個事件的報導,因為從5月底開始,幾乎每一天都有中文或英文媒體對我做出訪問,特別是英文媒體,從來沒有過那麼深度的關注,我每天都在不同的英文媒體電視臺接受採訪,來解說香港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所以它(中共)就出來做一個相對的抹黑,或者是希望能夠影響國際媒體對香港運動的報導。

但是它沒想到,那一天接受訪問的也是我,我一接受訪問,我馬上說,大家千萬不要把小粉紅團跟我們港加聯視為是兩種意見,這其實是兩種價值觀的對碰。

因為我們港加聯支持香港,反送中的運動其實是代表著守護香港的自由、法制、人權、民主和自製的這麼一個價值的運動,希望香港不會蛻變成一個大陸的一個城市,一國不會取代兩制,因為這也是中共對香港和國際的承諾。

香港人民的價值觀跟我們加拿大主流是一致的,但是另外那一邊,是代表中共那種價值觀的,在專制政權下,對所有的反對聲音都是打擊鎮壓。所以我說,這不是兩種意見,是代表兩種價值觀的對撞,也是代表自由、人權、法制和民主價值觀對專制政權、反人權、反自製、反民主和反法制的這麼一種價值觀的一個正面對撞。

我們的憲法有保證每一個人自由表達的權力,這些(反對的)人為什麼要到加拿大國土上來干擾並希望剝奪我們這個權力。我說,我對這些做法是零容忍!

自那以後,我們也對市政府和警察做了跟進的工作,希望他們針對這些干擾對我們做出一些承諾,以後如何保護加拿大人言論的自由和權力,憲法的權力。

那次我就覺得整個媒體的報導,特別是英文媒體的報導給了中共一個非常大的回擊。


英文媒體對中國留學生豪車炸街事件的相關報導。(圖片來源:截圖)

大家更認清了中共在加拿大國土和國際社會那些很不光彩的做法,很醜陋的行為,所以自那以後,中共再沒有出來干擾。我覺得他們可能也很苦惱,本來他們是想抹黑,想策反,希望能改變西方社會媒體的報導,結果剛好相反,變成了一個醜聞,我估計他們也要總結自己錯誤的經驗。

這正說明在國際社會上,對中共的這些醜陋的做法我們必須要零容忍,必須要對他們做反擊,而且必須要非常精準的指出這些行為是代表中共那一套策略的。咱們要從現象看出它的本質,而且要對西方的媒體指出這是代表了怎麼樣的一種做法,是中國銳實力在國際社會的一種醜陋的表演。

所以我們必須給媒體和社團指出,這並不是代表我們華裔社區有兩種聲音,是代表了兩種價值觀的對撞,是代表了中共銳實力在國際社會跟我們支持民主體系和支持普世價值正行的對撞。就是要指出這一點,否則英文媒體看不了那麼清晰,他們只是看到一些現象,以為是兩種聲音,但他們不知道這種聲音是哪裡出來的,這些人不是自發的,是被調動出來的。

在那個事件之前,我們就看到微信有很多推動,他們傳播完了,很多群主就消失了,他們要銷毀證據。在SCREENSHOT(屏幕截圖)我們拿到了很多證據,有些人拿著,他們有些人說「我帶了武器出來」。所以,看起來好像是一幫人不同意,背後其實很複雜。

我觀察中共很長時間,在不同地方,東南亞、香港、中國大陸,現在我來到加拿大,各個方面我都一直在觀察,可能也是因為我自己的背景,對政治社會分析的能力,加上對組織工作的經驗,我在香港,我跟中共是對著干的;進了大陸也看到了很多;來到這裡我也是跟他們對著幹,特別是中領館。那麼多年,我可以把很多點連成面,我看到現象,我馬上可以意識到其背後是代表一種怎樣的策略?他們在幹什麼?是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還是代表著一個系統性反攻?

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分析中共在香港、臺灣和國際社會的操作,我覺得這些分析是有助於幫助每一個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朋友都能夠看得更清楚中共在各個地方的做法及其背後的意圖,它是怎麼去操作的,那麼我們作為一個民主體系的組織和個體,怎樣對抗它,我們可以把它的所作所為更早更全面更透徹地分析給社區媒體和社團知道,我們必須要提高我們周圍所有的人對中共銳實力這種專制爭取操作的那種認知,才可以有更多人跟我們站在一起對抗這種惡勢力。

香港運動代表著民主體系跟中共專制政權的對碰

馮玉蘭:因為香港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它有一個獨特的歷史,也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城市。在1984年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中英對香港和國際社會做出了一個承諾:在1997年後,香港可以保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麼一個理想。但是我們可以看到,97年以來一直到現在的22年,香港的自由法制人權自治各個方面都是在不斷地倒退。在民主方面,本來在07年開始是可以普選的,就首先普選一個特首,然後就是立法會,結果中共不斷地把普選的日期一拖再拖,到現在為止,特首也是在中共操縱的1200個小圈子選舉。立法會功能的界別到現在還沒有取消,整個民主的進程完全沒有落實。

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所發生的一切,其實是代表了香港公民的社會面對中共的專制威權的統治,一個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而且不斷地爭取要求中共落實在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對香港的承諾這麼一個爭取的運動。

但是在過程當中,香港從2003年反對23條超過50萬人上街,到雨傘運動有一百多萬人在不同的地區佔領運動,爭取雙普選,一直到今天反送中運動,有二百萬人,而且有一個持續性的運動,對抗特區政府,這個特權傀儡的政府,到現在為止,我覺得它已經被中共控制,它完全不是面向香港民眾了,特區政府已經蛻變成了一個中共的傀儡政府。


香港警察向民眾發射催淚彈。(圖片來源:看中國攝影圖)

反送中者受到了傀儡政府的鎮壓,政府利用警察、黑社會和很多混進警隊的武警,還有混進香港市區的被中共收買到香港去鎮壓的人,我覺的香港市民是發揮了一個非常勇敢而且非常堅持的這麼一個持續性的一個公民的反抗運動。

現在香港的運動已經是整個中國民主運動最前線的戰場,因為這裡是代表著民主體系跟中共專制政權在香港的一個對碰,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最近的Globe and Mail上說:香港的抗爭已經不光是香港本身的問題,它是代表著民主體繫在香港怎麼守護自己的價值,自覺對中共說不的過程。

希望臺灣進步力量能在未來大選中守住戰略性位置

所以香港的運動對其它無論是臺灣也好還是國際社會來說都有一個非常大的啟發,因為在這裡可以看得到中共銳實力在最前線是怎麼操作的,怎麼無底線,怎麼無恥,在香港可以看到赤裸裸的對公民社會的鎮壓。國內由於消息的封鎖,大家都看不透徹,香港你可以看得到赤裸裸的鎮壓。

香港所面對的一切,那種鎮壓,香港所體驗到的那種經驗對整個西方的民主體系,對臺灣也好,都是一個非常好的經驗,也是因為這一點,香港的抗爭運動,我覺得國際社會也有一個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如果香港倒下去了,中國最後的一點希望可能也會被消滅。

香港的明天對臺灣來說也是很重要,因為現在中共不光是鎮壓香港,它也透過國民黨滲透臺灣政壇,明年2020年的總統大選就可以看到中共會在臺灣的政壇發揮更大的滲透和控制。

韓國俞的現象本身就不簡單,韓國俞日朝的五毛十毛的IP都不是在臺灣的,都是在國外的,也就是說,這個日朝是通過中共在炒作的。韓國俞當然也是代表中共利益,是臺灣代表中共利益的人物。

所以我覺得對臺灣來說,香港也是非常關鍵的一個要守護的地方。香港和臺灣都面對著嚴峻的壓力,其實臺灣也面對著很大的壓力,他們利用經濟封鎖、政治封鎖、外交的封鎖,逼臺灣就犯。

未來2020年總統大選其實很重要的,如果真的被親共的國民黨的實力所滲透,或者國民黨贏得大選的話,那麼臺灣未來的4年也是一個大倒退的過程,所以我希望臺灣進步的力量能夠在未來的大選中守住戰略性的位置。

香港和臺灣都是一個未知之戰。

作為國際社會,我覺得我們也有一份責任支援香港,支援臺灣。所以,在加拿大我們港加聯也非常主動地跟臺灣社區聯繫,希望大家能夠形成一種戰略性的互相的支援,大家在海外,在國際社會,在政府的工作當中大家也可以發揮一個民主的協作的作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