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哭暈 當年外國王室申請入籍中國(組圖)

2019-09-16 13:25 作者:羅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明朝中期所繪的《帝都圖卷》局部。
明朝中期所繪的《帝都圖卷》局部。

就在鄭和完成了第4次下西洋的任務之後,永樂十五年(1417年)的八月一日,明王朝新都北京城外,來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隊伍。從這些人的外貌和穿著打扮,就可以看出他們是從域外到中華訪問的人馬。這些年,訪問中華的使臣多了,北京的百姓本不會驚奇,但是今日這支隊伍,人數之多,朝廷準備迎接的規格之高,還是讓人們著實吃了一驚。

在這支隊伍裡,居然有三位國王和他們的王妃及子女。為首的一位,就是跟中華隔海相望的蘇祿國的東王,跟他一起來的有蘇祿群島(今菲律賓蘇祿省)的另兩位國王:西王和峒王。

蘇祿島在中華東南的大海之中,是一大群島嶼的南端部分。這裡盛產珍珠,於是有了「大海裡的明珠」的稱號。和所有氣候炎熱的地區一樣,它物產雖然豐富,發展得卻不快,直到紀元10世紀。也就是唐末和宋初的時候,才建立起國家來。蘇祿國在明朝初年時,同時有三位國王,最強盛的一個國家的國王,就是這次帶隊的蘇祿國東王。

鄭和的大規模的船隊到達蘇祿國後,帶給了蘇祿國許多新鮮的消息,他們從此知道了:在西北方大海的彼岸,有一個疆域遼闊、強大的明帝國,有好些國家的國王、或者使臣已到那兒訪問過,受到禮遇。於是躍躍欲試的東王,便跟西王、峒王商量好,一齊帶著王妃、王子,跨海而來,經過長途跋涉,終於到了北京。

三個國王聯袂而來,使明成祖朱棣(1403~1424)喜出望外。他當初派鄭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提高國家的威望。現在四方來朝,而且這次身為國王的貴賓也來到了北京,明成祖當然要熱情接待,讓這些國王一瞻上國風采。

現在四方來朝,而且身為國王的貴賓也來到了北京,明成祖當然要熱情接待,讓這些國王一瞻上國風采。
現在四方來朝,而且身為國王的貴賓也來到了北京,明成祖當然要熱情接待,讓這些國王一瞻上國風采。(網絡圖片)

當時北京正在大興土木,建設新的京城。而且秋天正是北京最好的季節,在這個時候遊覽,更令人心曠神怡。北京城已築出了40里城牆,包圍著初具規模的宮殿。在這個全國最大的都會裡,各色人等熙來攘往。從各地來的工匠們,分散在尚未竣工的工地忙碌著。這一切,讓從炎炎赤日之下而來的、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蘇祿國王覺得嘆為觀止。

明朝的官員陪著蘇祿國王參觀北京,該去的地方太多了,一行人不知不覺就在京城待了二十多天。日日宴筵,夜夜笙歌,大明朝廷對他們照顧得十分周到,使得這批客人彷彿一步踏入了天堂,真有點樂不思蜀了。

但是天公偏不作美,深秋迅速降臨,天氣轉冷,大漠刮來的陣陣寒風,催著這批客人動身回歸了。蘇祿國地處赤道附近,終年炎熱,就是再添寒衣也抵擋不了冷風的侵襲,這批客人只得依依不捨地離京南下。

當時中國的南北通道以運河為主。蘇祿國客人乘車到達通州,帶著明成祖賞賜的大量珍貴禮品一路南下,跟他們同行的,還有明成祖指派的大臣。沿途的州縣,早已接到皇上的命令,迎來送往,充分表達了中國人熱情待客的古老傳統。

十幾天後,船隊來到山東的第一座大城德州。天氣突然轉寒,氣溫急劇下降,冰雪封住了航道,蘇祿國客人只得在這裡稍作停留。就在此時,身體一向衰弱的蘇祿國東王,由於旅途勞頓生起病來,病情很快轉重。九月十三日,這位蘇祿國最高的國王,終於在德州病逝。

聽說一位外國的國王在中國去世,明成祖感到十分悲痛,立刻下令按照國王的待遇,隆重安葬蘇祿東王。他命令德州地方官為蘇祿東王擇地修墓,他親自寫了祭文,還寫了一封信慰問蘇祿東王的長子都麻含,派大員帶著祭文和信,趕去德州主持東王的葬禮。

當德州北郊的蘇祿國王墓造好,葬禮也隆重舉行之後,東王的大兒子都麻含,就要回國去繼承王位了。他跟西王、峒王及其家族一同繼續向南,而東王的妃子葛木寧,則帶著另外兩個兒子安都魯、溫哈喇和貼身隨從共十幾個人留了下來,他們自願留在德州,要求替蘇祿東王守墓。

明成祖答應了他們的要求,指令德州官府撥出祀田238畝,免除了一切賦稅,給東王妃和王子們作為祭祀的費用。還命令德州地方官每年春秋兩季按時到蘇祿國東王墓前祭掃。蘇祿東王的墓前,也按中國王侯的規格修了享殿,供奉蘇祿東王畫像;配殿、牌樓、石人、石馬、石虎、石豹等,應有盡有。由德州地方官負責清掃修繕。

蘇祿國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為了照顧蘇祿王妃、王子的生活,明成祖特意從德州和歷城調撥3戶信仰伊斯蘭教的回民住到蘇祿東王墓前,負責照顧王妃和王子的生活起居,使他們如同生活在自己國家一樣。

一年之後,蘇祿東王週年忌辰到了,明成祖沒有忘記這位遠道而來、安葬在中國的國王,又寫了碑文送到德州,下令地方官員替蘇祿東王修了廟,建了碑。

按照規矩,守孝3年之後,守墓的蘇祿國人,就應該回國去了。可是,或許是他們早已熟悉了德州的環境,過慣了中國的生活,誰也沒提起過要回國的事。

6年之後,王妃葛木寧倒是回了蘇祿國一次,但是她去探望了自己的大兒子以後,第二年又回到了德州蘇祿國東王墓前,跟另外兩個兒子生活在一起。

光陰匆匆流過,所有留在中國守墓的蘇祿國人,終於也都去世了。明朝政府按照王侯的規格,把蘇祿王妃和王子跟國王安葬在一起,他們的後人,也世世代代定居在德州城的北郊,實際上成了中國的居民。

三百多年之後,清朝的雍正九年(紀元1713年),統一了的蘇祿國國王蘇老丹來中國訪問。他不忘自己的先王,特地到德州給蘇祿東王掃墓。東王的八世子孫安汝奇、溫宗楷提出要求,請蘇老丹替他們申請加入中國的戶籍。他們的呈請由蘇老丹轉達給清政府之後,雍正皇帝親自批准了他們的請求。於是這兩家人以姓安和姓溫的身份,正式成了中國人。

這一段中國和蘇祿國之間的故事,充分地說明了明成祖所採取的對外政策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也證明了蘇祿國與中國,早在明朝就有深厚的友誼。華夏盛德,古風悠久;友睦世界,譽滿全球!

(事據《明史》)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