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衣人:我無悔 因為我已盡力去做(圖)

2019-09-10 20:1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被警察抓捕
香港反送中黑衣示威者被港警抓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0日讯】隨著近三個月來香港反送中運動不斷升級,越來越多的示威者穿上黑衣、頭盔、眼罩、口罩衝到最前線與警方對持,他們擔心被秋後算賬而甚少露臉。外媒近日採訪了一名自稱「吳生」的「黑衣人」,試圖瞭解香港示威者的訴求和憂慮。

現在走出來是為了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

BBC中文網報導稱,30歲的吳生是一名在劇場工作的員工,白天如常上班工作,晚上和週末,吳生幾乎全部投入反送中抗議活動。他說,這是一場沒有公開領袖或組織的運動,他不代表所有前線示威者

多次參與示威的吳生說,曾在活動中看到最前面的一群人,最年輕的只有14、5歲,「他們這麼年輕也夠膽走到最前,我揹負的包袱令我難以像他們那般大無畏地衝上前,但我也不能夠一直躲在後面。」

吳生表示,理解前線示威者的想法,他們對於幾千人被捕、多名同伴受傷感到氣憤,他說,「就算他們不走,我也一定要告訴他們怎麼走比較好,告訴他們我會在後面支持。」

6月9日的百萬人反送中遊行,吳生看到許多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遭防暴警察毆打、抓捕,讓他覺得,自己應該盡力救人。之後,吳生開始買頭盔、口罩、多件黑衣服和大量醫療用品,多次現身示威現場。

多次的示威衝突中,他會與前線示威者一同為傷者急救,還當過「救火隊」,拿著水瓶、交通圓錐筒把催淚彈弄熄。

隨著警方的打壓力度一次次加強,吳生回憶道,「7月21日晚上在上環,我身邊一位手足(夥伴)突然整個人傾斜了一下,而我看不到哪兒開了槍,那時才意識到,原來橡膠子彈打過來時,你無論有什麼防具,都是可以死,那支槍只要抬高一點點,沒有盾牌的我可能頭部或喉嚨中槍,就是這麼近,死亡原來這麼接近。」

進入7月,吳生因太辛苦而常常腰痛,有時不得不放棄上街。轉而做更多支援工作,他在各個網路群組之間溝通,協助示威者瞭解撤離路線及前線所需要的東西。

8月5日的北角之夜,氣氛緊張,現場幾千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擠滿了數條街道,不遠處,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包圍北角警署的示威者。

吳生在人群中突然大喊一句,「大家小心,前方已發放催淚彈,我們有眼罩、口罩,別害怕。」其他黑衣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誰,但也立刻戒備起來。

對於示威者經常高喊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指控,這種口號意味示威已經變質,是挑戰「一國兩制」和國家主權。

吳生說,「我不覺得這場運動中,香港獨立是一個訴求,我們說『光復香港』是把香港本身陰影陰霾掃清,令香港回歸最理想的香港狀態。」

他認為,就算『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也可以是香港理想狀態。『時代革命』是要把不合時宜的制度和管理者拉倒下來,換上受民眾認可的人去當管理者。」

三個多月以來,吳生參與了大部分的抗議活動,他坦言,家人一直很擔心他,但從來沒有對他上街抗議提出反對,而他也會每晚向家人報平安。

吳生說,他的收入可以租住一個滿意的單位,要移民也是輕而易舉。但選擇現在走出來,是為了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因為不希望到別國做二等公民,也不願留在香港做二等公民。」

整個世代被打壓

他控訴,過去五年,香港年輕人的無力感很大,不光是經濟上「買不起樓」的問題,而是「整個世代被打壓」,香港政府推出的利民措施與本土年輕人無關,而許多民主派人士試圖走入議會,但因為他們的政治立場,失去了參選權和被褫奪議席。

吳生還提到,每年有來自大陸的新移民來港,他們可以申請公共房屋和領取綜援,在吳生眼中,他們是在搶奪香港人的資源。

「為何每天讓150名大陸人來香港?為甚麼要操作我們的選舉和媒體?為何要搞國泰航空公司?為何要搞我們香港本身有地標性的建築物?在我的角度去看,就是很想把我們香港人,變得不像香港人。」

普選才能夠解決問題核心​​​​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正式宣布將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但外界普遍認為這次的讓步來得太遲,社會的焦點已不在這裡,也未能緩解局勢。

吳先生認為,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中只有普選,才能夠解決問題核心,否則林鄭月娥下臺也解決不了。

對於中國政府及建制派人士質疑,抗議活動有其他政治組織或外界勢力介入,吳生澄清,「這場運動99%的人是透過社交媒體自發,我沒收過一塊錢,相反,我投入超過五位數字的錢(港元)去買物資,我不知道有沒有外國勢力,但我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人收到巨款去搞亂香港,反而很多人捐錢和物資。」

警察助紂為虐才有更多反抗

談到香港警察在多次的示威活動中濫用武力,吳生說,「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就是因為警察助紂為虐,幫政府打壓和平的市民,才有更多反抗的力量。」

他認為,「警察一直都可以選擇不去傷害市民,橡膠子彈先射地面再彈向人不行嗎?胡椒噴霧不是近射很過份嗎?為什麼一定要違規驅散?驅散就是驅散、拘捕就是拘捕,然後封了所有路,等民眾四面楚歌然後狂放催淚彈,逼到大家發瘋到處走。」

外界質疑示威者與警察爆發衝突是否能夠解決問題,吳先生說,「我覺得這是保護機制,告訴政權我們不會單純挨打,有能力反擊,直到他們覺得管治成本太重無法承擔,他們才會有所改變。」

共軍進來受傷害最大的是中國

面對港澳辦及中聯辦不斷威脅、恐嚇等強硬措辭,甚至說:「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香港網民不以為然,有些示威者甚至笑言,「共軍來我帶路」。

吳生說,「我真的從來不怕共軍,大不了大家回家,梳洗一下吃個飯,等看香港倒下,等看中共死,共軍進來受傷害最大的不是抗爭者,而是中國。如果有人死,殺手不是我們,是政府。」

「我們這個世代已經用很沈重的代價去爭取權利和自由,我們真的為了香港未來,去爭取權利和自由,」吳生最後說,「如果我罷工罷到沒辦法生活,我會對大家說對不起,我撐不下去要上班,或是我身體撐不住,我就不再出來,我無悔,因為我已盡力去做。」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