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太姥姥救助孤苦無依的女孩最後帶來善報(圖)

2019-08-04 07: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太姥姥在困難中仍然收養了一位孤苦無依的女孩。(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位大陸網友世外遷客曾在論壇分享她奶奶說的奇特經歷,講述太姥姥在困難中仍然願意收養因飢荒挨餓的孩子,這樣一個不經意的善舉,反而為晚年的路做了鋪墊,得到善報。故事大略經過如下:

過去奶奶家在金沙一個堡,相當於現在的村,那時候農民收成全靠天,沒有現代肥料,更不懂引流灌溉,所以一旦乾旱水旱,莊稼無收,那便是荒年了。那幾年,莊稼收成不好,不是蝗蟲就是天災的。土地多的人家,所有糧食收來夠接濟,土地少人口多的,過不了冬就開始餓肚子,所以窮人家如果沒糧食,家人病了,沒辦法,就把土地賣給那些稍微有點辦法的人家,然後就去幫人家種,收成交租,因此就滋生了長工或者短工和地主。

奶奶家那個年代也不好過,好在太姥爺是個先生,可以幫人家寫地契房契,換一兩筒玉米,平時家裡私塾給地主家娃娃教些三字經千字文什麼的,得到的報酬加上土裡自己的糧食,勉強度日,雖然沒賣土地,也不好過。

奶奶說,那幾年她家對面的小路天天有逃荒的人路過,有的人端著碗來家裡要吃的,太姥姥是個善良人,總會給人家一兩杓,但是每逢太陽偏西,太姥爺就喊家人把房門關好,任何人敲門要飯都不開。不怪太姥爺心狠,因為世道不好,有的人你開門了就送不走了,還要動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奶奶說經常半夜聽到有人敲門喊「發財的親公,親婆,給點飯吃吧,從金沙下方來的,走了幾天了」,這些聲音有的有氣無力,有的敲門最後罵罵咧咧離開。

有一年黃曆十月底,一天晚上,奶奶一家人都睡了,聽到一個聲音有氣無力在外喊「好心的主人家,有吃剩的給飯吃吧,太餓了」,喊著喊著就哭了起來,聲音有些稚嫩,而且還不走。太姥姥心軟了,起來,太姥爺死死拉住她,讓她別多管閒事了,自家三個女兒都養不活,家裡還有個病秧子,就是奶奶姐姐,大姨奶,從小體弱多病。

太姥姥掙扎起來,偷偷從門縫看,奶奶說這一看,把太姥姥看得又怕又心疼。據說昏暗的月光下,看到一個人影,兩隻眼睛凹陷下去,頭髮亂七八糟,身上瘦得皮包骨,腳趾頭的骨頭一根一根看得見,皮肉都爛了,彎曲的身影,拄著一根木棍,隨時都可能倒下。太姥姥心軟了,偷偷去鍋裡舀一碗飯開門給她吃,她看到主人家開門了,連忙上前搖搖晃晃接過太姥姥手裡的碗,狼吞虎嚥吃起來,吃完後她說「我討了三個月飯,你家是最給得多的,我走不動了,又冷,可不可以在你家柴火邊睡一夜,我明天就走」,太姥爺不願意了,起來趕她,說讓她快走吧,家裡條件不好娃娃多,睡不了。太姥姥問她多大,得知才13歲,心疼了,就好說歹說的讓太姥爺留下她過夜,太姥姥拿了兩張長板凳在火邊,給她鋪了米草,拿一床給板給她蓋,就是用一家人破衣服縫成的像床單那麼大的東西,我們這裡方言叫給板。

這一睡下去,她又哭又叫又哼,太姥姥問她怎麼了,她說她腳痛,背痛,睡不著,太姥姥問她怎麼小小年紀就出來逃荒,家裡人去哪裡了。原來,她叫袁世珍,家在金沙邊緣一個小村,也就是今天靠近貴陽方向。她家那裡今年蝗蟲災,收成不好,交了地主的糧食,一家人剩下幾十斤糧食,每天只能吃一頓麵湯,沒多久,就開始餓飯,實在熬不過去了,她父親讓她去外婆家借糧食。

那個年代不是親戚不借,哪家都沒有多的,她外婆家離她家幾十里地,來回要兩天,外婆家只有一些高粱了,第二天她拿著一碗高粱就回來了,可是,她母親已經餓死了,父親告訴她,讓她看家。

她父親背著她七歲的弟弟出門借糧食來請人埋她母親,她等到天黑,父親還是沒回來,她就趴在餓死了的母親腳邊睡了一夜,第二天父親還是沒回來,就這樣等了三天。那一碗高粱吃完了,母親屍骨無法下葬,父親還是沒回來,她才明白,父親是揹著弟弟逃荒去了,不要她了。

沒辦法,就拿著一個碗出來逃荒,她每天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走,就順著太陽出的方向走,有時候走到山裡黑了,就在山裡睡,聽到野狼叫,大氣都不敢出,天亮了又走。遇到人家,就要點飯吃,還不是每次都可以要得到,有時候在墳地裡過夜。

有時候在人家屋檐下,天亮了又繼續,她草鞋壞了,腳開始爛,背開始掉皮,手全是裂口,走不動了就拿棍子當枴杖。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還是前幾天問逃荒人,才知道十月底了,自己走了三個月。邊說邊哭,太姥姥也抹淚,對太姥爺說,家裡無子,幾個丫頭冷清,實在不行把她留下也得做伴寬心吧。太姥爺死活不同意,說她這個樣子哪個曉得能活多久,要是死了,還不揹人命?到時候要是她家親人找麻煩怎麼辦?不要管了,天亮讓她去吧。她聽到太姥姥的話,就開始哭著求,說她什麼都會做,洗碗做飯砍柴挑水紡線踩麻……要是收留她,她以後一定伺候太姥姥太姥爺一輩子,話都這樣了,太姥爺也不好多說。

第二天天亮,太姥姥起來給她看腳,一雙腳底全部化膿,黏了泥巴樹枝,腳趾頭皮子沒了,腿腫得很粗,背部開始潰爛,嘴唇發乾,看著命不久矣。可是太姥姥還是去挖魚腥草等土方熬水,給她輕輕一點一點把樹枝爛皮挑下來,用溫水給她擦洗身子,再用藥水給她泡腳擦拭,再給她用布把腳包起來。一天一天,每天給她洗。過了半個多月,她爛的地方慢慢乾了,開始長新肉,一個多月後,她開始自己扶著牆自己走路了,就開始扶著出去幫忙拾柴火,做一些輕鬆力所能及的事。

她比奶奶大兩歲,奶奶說人特別勤快,學習能力快,太姥姥教她納鞋底,做衣服,繡枕頭,一學就會,奶奶叫她珍珍姐。過了三年,她十六歲了,有一個本地方的木匠,本分持家,又是個手藝人,比她大七歲,太姥姥想,要是讓珍珍嫁給他,不會受罪,離家近也好照應,男方母親過世,和父親過,太姥姥就牽線讓她倆成家了。

後來大姨奶25歲病故,二姨奶和奶奶嫁得有些遠,加上奶奶命運多舛,對老人也是有心無力,而袁世珍姨奶過得還可以,太姥爺病的時候,她家多照顧著,過世是她老公打的棺木,後來太姥姥招了填房的太姥爺,抽菸賭錢敗家,還是她接濟著,最後兩個老人壽終正寢的棺木也是她老公打的,而且還至始至終三個老人都照顧有加,披麻戴孝,就和親閨女一樣。

每每提到她,奶奶就感慨流淚,說這個年代能吃飽飯真幸福,還說該得太姥姥姥爺和她有緣,救了她,相當於一個兒了。我有很多年沒去奶奶老家那邊了,不知道袁世珍姨奶還健在沒。有時候,不經意的一個善舉,可能會為後來的路做鋪墊,凡事發生,就必有原因吧。祝福每一個善良的你都有很好的福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