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公安廳長揭秘江青早年上海情史(圖)

2019-07-13 12: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80年江青在中共最高法庭受審。(網絡圖片)
1980年江青在中共最高法庭受審。(網絡圖片)

據中共前浙江省公安廳長王芳在《王芳回憶錄》中回憶,1954年3月下旬,江青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主要寫的是江青20世紀30年代在上海的一段風流情史和被捕變節的歷史問題,內容非常具體。寫信人肯定對江青過去的歷史十分清楚。

王芳回憶,江青找他談了一個上午,說自己青年時期就是一個非常進步、非常堅強的革命者,現在有人誣蔑她,是別有用心的,是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並把匿名信遞給她看了。

作為時任公安部長的王芳當時瞄了一眼,就不想再往下看了,把信遞回去。江青一臉嚴肅地說:「你不看誰看?這是一封反革命匿名信,你公安廳長看清楚了,要給我破案。有人編造謊言誣陷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矛頭實際上是針對主席的。」

匿名信主要寫的是她20世紀30年代在上海的一段風流事件和被捕變節的歷史問題,內容非常具體。寫信人肯定對江青過去的歷史十分清楚。因寫信人深知江青30年代的歷史及黨內上層情況,江青推斷此人必是黨內高幹或文化界名人,或是他們的夫人。當時我理解寫信人揭她老底,挖她瘡疤。

隨後,江青談到了揚帆和覃曉晴。揚帆曾經蒐集她在上海的材料,寫信給延安黨中央。30年代,揚帆按照黨的指示,以記者的公開身份,在上海「左聯」從事文化救亡運動。因此,他對江青在上海曾經被國民黨逮捕自首變節,和生活上的風流醜聞、複雜的社會關係,瞭如指掌。

覃曉晴是浙江省婦聯福利部副部長,20世紀30年代上海地下黨員。是浙江省省長沙文漢把她調來浙江工作的。1934年江青在上海被捕時,覃和江同住一個牢房。覃回憶自己被捕原因,是因為江青首先被捕,在敵人面前供出了她。

江青回到北京,立即將匿名信的事報告了時任國家主席毛澤東。說這是一起性質嚴重的反革命案件,要公安機關立即組織偵破。毛澤東認為這不是什麼反革命案件,可能是你工作不虛心,得罪什麼人了,是對你不滿,有意見引起的。當時正好是解決「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的七屆三中全會以後。江青一定要將這匿名信事件和那時政治鬥爭形勢掛起鉤來。她認為這件事不是孤立的,不是同志之間不滿、發私憤,而是一個政治事件,有其政治目的。後來毛澤東沒有再說反對意見,也就是默認了。

這一匿名信案(被列為「18號案」)的偵查工作也就升級了。當時,專案組先後收集了800多人的筆跡,進行了筆跡鑑定。他們將那些與匿名信筆跡相似而又對江青不滿的人都列為偵查對象,進行重點偵查。僅案件的卷宗就有五六包之多。這些偵查對象,包括江青過去房東家的女佣人秦桂貞,她瞭解江青20世紀30年代的歷史;東海艦隊司令陶勇的夫人朱嵐,她曾說過對江青不滿的話,也被列為懷疑作案對象。然而,時間拖得很長,案子還沒有結果。

一直到1961年,一次偶然的事情中,查明了給江青寫匿名信的人,原來是林伯渠的妻子朱明。林伯渠去世之後,朱明給中央寫信,反映有關林伯渠死後一些遺留問題。一查對,兩封信的筆跡一模一樣。朱明承認匿名信是她寫的,並立即自殺。

雖然朱明自殺身亡,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幫」一夥仍將朱明定為「反革命分子」。

中共宣佈粉碎「四人幫」後,中央組織部對朱明的問題重新進行了審查,並作出結論:朱明「給江青的信的內容沒有錯誤,原定其為反革命分子是錯誤的,純屬冤案,應予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