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床上培養女幹部」新模板(圖)

2019-07-12 07:57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同捲入官場淫亂案的甘肅武威高官火榮貴和姜保紅
同捲入官場淫亂案的甘肅武威高官火榮貴和姜保紅(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7月12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官場淫亂風氣盛行,許多官員在落馬時的通報不時出現「搞權色交易」、「搞錢色交易」、「與他人通姦」、「私生活糜亂不檢點」等字眼,當中也有不少女官員涉與上級官員淫亂,民間戲稱為中共「床上培養女幹部」模式,而江澤民養情婦就是這一模式的老版本。中共甘肅威武市前副市長姜保紅日前被陸媒曝光從一個小科員通過性賄賂40多個上級官員最終坐到副廳級的副市長職位的「黑歷史」,刷新了這一模式。

14年性賄賂40多個官員 女科員一路升到副市長

綜合陸媒《澎湃新聞》、《財新網》報導,現年45歲的姜保紅,最近被曝出屢次透過性賄賂來取得地位。姜保紅在大學時期是校花,她在畢業前曾到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實習,並搭上法院的一名庭長,畢業後就分配到該法院。2002年9月,她被調到甘肅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並在10年內從小科員升到副處長,之後在武威市任職4年多又從副處長升到手握實權的副廳級。

據指,姜保紅在2002年9月被調往省維穩辦後,「這十年是姜保紅從小科員升遷至副處長的十年,也是她徹底墮落的十年」。有知情者稱,姜保紅結識甘肅省政法委某副書記後,時不時被帶往參加飯局,姜保紅自身也有意識地結交一些部門的重要領導,如政法委和組織部系統,「她和這些領導來往,實際上就是一種交易,就是為了職務的升遷。」

火榮貴當年從武威到蘭州出差,與姜保紅不期而遇,看上了她,兩人成為情人關係。火榮貴隨後把姜保紅調到了武威。2012年1月姜保紅調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長、黨組書記,僅僅三個月,即兼任武威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室黨組成員,一年多後又轉任武威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2016年11月,姜保紅升任武威市副市長、黨組成員。

報導稱,在武威四年多里,姜保紅的任職履歷幾番變化,「每一個變化背後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跡與意圖」,而這一切正是時任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的手筆。

姜保紅的故友接受採訪時坦言,姜保紅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場上,只關心更高層的官場秘聞和自身的進步,有明顯而強烈的權力慾望,「現在的姜保紅,已經變成純粹的官場中人,一個名利熏心的人。」

甘肅官場對於姜保紅通過性賄賂謀求上位早有傳聞,「尤其在武威,有關這位外貌出眾的女副市長與火榮貴的親昵關係以及隱秘的權力交換,各種版本和段子(內容)在官場民間廣為流傳」。有姜保紅的老友故舊亦稱,姜保紅早年漂亮質樸,看似毫無心機,沒料到會變成如今的模樣。其老師和同學憶述,大學時代的姜保紅身材比一般女子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種吊梢眼,特別吸引人,是我們的校花。」

《財新網》發表上述文章後,為避免稿件被錯覺為成人文學作品,砍掉了一些不堪細節。包括姜保紅交代與40多名官員發生過關係,17名是確認的領導人。

現年56歲的火榮貴,2010年1月開始任武威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17年4月17日突然被免職。三個月後,火榮貴被任命為甘肅省政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2018年7月13日落馬。一個月後,姜保紅也於8月10日落馬。

今年1月10日,火榮貴與姜保紅倆人同時被「雙開」,1月21日被同時逮捕,3月又同時被起訴。

當局指控他們除貪污、受賄外,姜保紅被指「搞權色交易」,謀求職務晉升等不當利益;火榮貴也被指「搞權色交易」,「與多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

「床上培養女幹部」老版本江澤民為首

江澤民主政時期色情治國,帶頭淫亂,「床上培養女幹部」的風氣,被指始於江澤民。江被指有四大情婦:宋祖英、李瑞英、黃麗滿、陳至立,全都憑藉江獲得重用。

江最愛的情婦宋祖英官至海軍政治部文工團團長,享受正軍級待遇。

江另一情婦陳至立,先後被江提拔為上海市委宣傳部長、教育部長、國務委員、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官至副國級。

曾任江澤民秘書的黃麗滿,在江上臺後,先後被江提拔為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秘書長、廣東省委副書記並兼任深圳市委書記、廣東省人大主任,官至正省級。

四大情婦之末李瑞英則只任中共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副主任。

另有網民曾整理中共官場一些頗為「雷人」的「床上培養女幹部」案例: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長趙增軍在擔任績溪縣縣長時,對一位20歲的美貌情人的許諾:「小乖乖,你年輕有文化,我要把你從床上的高潮培養到主席台上,讓你當鄉里的一把手,當縣婦聯主席。」趙增軍說到做到,這個女孩子很快便當上了鄉黨委副書記,不久就當上了鄉黨委書記兼人大主任、縣婦聯主任。當趙增軍升任宣城市副市長後,這個女孩又被調到市人大當官。

徐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陸正方任上以善於培養女幹部著稱。據說,陸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幹部的快慢以及級別高低。他培養提拔了百餘名女幹部。

湖北省荊門市市委原書記焦俊賢,也是「在床上培養幹部」的能手。他的情婦陳麗原是「三陪女」。為了「培養」她,「焦書記」指令宣傳部長和組織部長,為這位「床上培養」的「幹部苗子」,偽造了假檔案:正式黨員、正科級幹部、大學本科學歷,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該市開發區文化、廣播電視、新聞出版三個局的副局長寳座!

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和把生於河北省館陶縣農村姑娘柳海平,從保姆發展成情人,然後培養成濟南市國土資源局機關黨委幹部,兼任局機關團總支副書記。段義和從床上培養女幹部最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時,還把其情婦的父母由無業人員「照顧」為濟南市的國家幹部,並辦理了退休手續,情婦的妹妹也成了濟南市某機關的公務員。

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尚軍,由一名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運地成為公安系統的「一朵花」,憑藉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際」能力,她在「以色謀權」傍上兩位省級高官後,演繹了現代版「二鳳戲凰」高級妓女故事。在兩位省級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風得意,從阜陽市中級法院副院長、院長,阜陽市副市長,阜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直至阜陽市委副書記,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一路扶搖直上,在不到6年的時間裏從副科級到副廳級的升遷,因此外界給予其「直升機廳長」的綽號。

身份、年齡、履歷、檔案均涉嫌造假,被稱作「一身是假」的王亞麗,從一名普通的農村女子,一步步升遷至石家莊市團市委副書記,也是官員們從床上培養起來的。王亞麗先是認下了大款乾爹王破盤,成功征服乾爹貼上了石家莊市交通局長王志峰,王局長從床上把她培養成市交通局科長。王局長外逃以後,石家莊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振江接下了繼續培養的重任。此後,張的每一次升遷,總會伴著王亞麗的升遷。2001年8月,張振江任石家莊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當年10月王亞麗調任正處級單位西柏坡紀念館館長助理,級別正科;次年8月,王亞麗作為被培養的後備幹部下派至鹿泉市經濟開發區任科技副主任。2003年2月,張振江任石家莊市委副書記,當年9月,王亞麗在鹿泉一年挂職期滿,出任鹿泉市經濟開發區黨委書記。2007年3月,張振江出任石家莊市人大副主任,而當年4月王亞麗則當選為石家莊團市委副書記。

被判刑14年半的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被曝涉權色交易,獲其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均先要和他發生關係。仇和曾在江蘇最早公開搞「五毛黨」,被網友稱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據稱,仇和在向中紀委交代問題時,親筆寫下他在昆明市委書記任上,與他睡覺得提拔的23個黨政系統女下屬的名字,這23個女幹部現在有一個統一外號:仇寳寳。通常都是他在辦公室找女幹部談話,談完話後,就到辦公室裡間的臥室睡覺。睡過覺的女幹部都得到提拔。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