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官員首次表態降息 各國央行如何應對?(圖)

2019-06-04 22:04 作者:李正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美聯儲 降息 貨幣 政策
美聯儲官員布拉德表示,可能很快就需要降息。(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美聯儲)官員布拉德表示,可能很快就需要降息。分析機構認為,未來數月美聯儲可能降息兩次,這對各國的貨幣政策都會產生影響。

美國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布拉德6月3日表示,鑒於全球貿易緊張局勢以及美國通脹疲弱對經濟增長構成的風險不斷上升,美國「可能很快就需要」降息。布拉德是首位表態降息的美聯儲官員。

布拉德稱,雖然美聯儲無法對美國和其他主要貿易國家之間迅速演變的貿易爭端的每一個變化做出反應,但最近發生的事件,比如對墨西哥進口商品出人意料地宣布加征關稅,已經造成了不確定性上升,隨著全球經濟放緩,這可能會反映在美國宏觀經濟的表現之中。

他說,美聯儲「面臨的經濟增長預計將更加緩慢,由於全球貿易體制的不確定性,經濟放緩的程度可能比預期的更嚴重」。此外,通脹和通脹預期都低於目標水平,而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發出的信號似乎表明,當前的政策利率設定過高。

隨著疲弱的通脹和美國債券市場發出的警告信號,「或將很快有理由下調政策利率下調」,以幫助提振通脹預期,並幫助緩解債市對美國經濟放緩速度快於預期的擔憂。

布拉德是今年美聯儲利率制定委員會中有投票權的成員。除了貿易之外,他也一直對美債收益率曲線反轉更為擔憂,即10年期債券收益率已低於3個月收益率(俗稱 倒掛),同時也低於聯邦基金利率本身。他認為,收益率曲線的這種「反轉」已經變得足夠明顯,足以支持降息

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出現倒掛,表明投資者對美國短期經濟並不看好,認為短期投資風險更高。

《看中國》特約評論員唐新元認為,此前美聯儲加息和縮表開啟貨幣緊縮週期,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憂心忡忡,因為這樣會導致資金流出本國,從而加劇流動性緊張的態勢。尤其從中國央行這邊來說,經濟不斷下滑只能以寬鬆貨幣政策來應對,現在美聯儲釋放出的信號足以讓中國央行放心的開啟貨幣「閘門」。

美聯儲官員基本上對美國政府早些時候對中國和其他國家採取的幾輪加征關稅的行動無動於衷,他們表示,除非貿易緊張局勢持續或開始改變美國的增長前景,否則沒有必要做出反應。

尤其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多次指責美聯儲損害美國經濟和股市,曾要求美聯儲降息100個基點,直接回到2017年底的基準利率水平。他還要求美聯儲重新實施買債的量化寬鬆政策(QE)。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的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目前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市場預計,以每次降息25個基點估算,今年7月美聯儲會議決定降息至少一次(含一次和兩次)的機率接近52%,一週前只有約18%。

美聯儲觀察工具還顯示,前述期貨市場預計,到今年12月,美聯儲年內至少降息一次(含兩次及以上)的機率接近96%,一週前約77%。到明年年中,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不足1%的機率有6%。

百達財富管理6月4日稱,相信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可能於未來數月實現兩次25個基點的穩妥降息,但難於本月發生。

該行美國高級經濟師Thomas Costerg與固定收益策略師Lauréline Chatelain在其評論中指出,6月降息可能過早,原因是美聯儲更有可能要等待更清晰的美國貿易政策和商業投資情況。

而百達財富管理認為有三項驅動因素可以決定確切的降息時間,分別是川普持續的關稅立場、未來數月的數據證明商業投資減慢以及以通脹預期為主要的金融環境。「重要的是,我們認為美聯儲由於更重視疲弱的中期增長前景,而可能忽略了很近期由關稅引發的通脹輕微升溫」;「我們相信今年第四季具備降息條件,如是者另一次降息將是明年第一季。」

百達財富管理認為,美聯儲6月會議將在言辭上的微妙變化做好準備,為之後的降息打開大門。近期內,6月底在大阪舉行的G20峰會的影響可能是至關重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