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拜登之子這樣致富 中共向美政客拋出的系列隱形魚餌曝光(圖)

2019-05-07 04:1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圖片來源: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圖片來源: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綜合報導)2020年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因涉嫌投資監控中國新疆穆斯林的應用程序,受到嚴密審查。中共腐蝕美政壇的系列招數逐漸曝光。

據美國The Intercept報導,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發布了一份關於中國政府使用一款應用的報導,令人極其不安。該應用程序為中共執法部門監控民眾提供了方便,包括中國人日常訪問的數據,並詳細說明瞭他們的宗教活動、血型,甚至包括新疆穆斯林的用電量。

中國日益龐大的監控系統誰之過?

該應用程序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Face ++提供的面部識別軟體,Face ++是中國創業公司Megvii的一個部門,這種關係引發了Megvii投資者的問題。其中最著名的投資者之一是阿里巴巴。

上週美媒報導了Face ++,馬雲以及私營部門在建立中國日益龐大的監控系統中所起的作用,但是該公司的另一個著名投資者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之子。

在過去十多年,亨特·拜登大部分時間都在建立海外投資和商業交易。現在,這些安排可能會使他父親競選總統的行為變得複雜,造成一系列潛在的利益衝突。

渤海華美嚴重依賴中國提供資金

亨特·拜登在中國的投資公司——渤海華美(Bohai Harvest RST),彙集了大量資金,而這些錢大部分來自中國國有風險投資資金,用於購買或投資美國和中國的一系列行業。渤海華美已將資金投入汽車公司、礦業公司和技術企業,比如滴滴楚星科技,這是繼優步之後全球最大的乘車公司之一。

2017年,渤海華美收購了Face ++,這是該公司C輪投資中4.6億美元的一部分。渤海華美官網在其投資組合中展示了Face ++。

根據The Intercept獲取的中國商業檔案,渤海華美經營並與多家基金合作進行各種投資,這種糾結的業務結構使亨特·拜登與中國(中共)政府和商業人士緊密相連。

渤海華美嚴重依賴中國銀行的國際子公司為其投資提供資金。在其網站上,渤海華美稱自己為「中國銀行的投資平臺」。該投資基金還與海航集團的子公司合作。海航是一家備受爭議的企業集團,它已進行了收購全球各類企業的投資。

中共拋出的隱形魚餌

海航集團為拉攏美國官員做出了異乎尋常的廣泛努力。該公司提出收購前白宮官員斯加特姆奇(Anthony Scaramucci)所擁有的對沖基金;為前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Gary Locke)提供法律服務;為美國前總統喬治·布希的兄弟傑布·布希(Jeb Bush)支持的私募股權公司提供融資。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海航集團還與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攀上關係,在公司舉辦的慈善活動中,宣傳了與這位前總統的會面。

中國銀行是中國最大的銀行之一,也向美國政界精英伸出了隱形的橄欖枝。

和一些利益相關的美國政客一起,亨特·拜登在中國的投資工具是在過去10年中達成的一系列交易的結果。 2008年,在當年的總統競選活動結束時,亨特·拜登註銷了Oldaker, Biden and Belair公司,這是一家華盛頓特區的遊說公司,該公司是他與奧達克(William Oldaker)共同創立了公司,而奧達克是喬·拜登(Joe Biden)的長期籌款和法律顧問。

第二年,亨特·拜登,以及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等人成立了幾家Rosemont Seneca公司。

2014年,合作夥伴開始在中國開展業務。 渤海華美(Bohai Harvest RST)英文名稱中的「RS」代表Rosemont Seneca,而「T」代表Thornton Group。 後者是一家總部設在馬薩諸塞州的國際諮詢公司,由詹姆斯·布爾格(James Bulger)創立,他是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長期盟友和前馬薩諸塞州參議院議長威廉·布爾格(William Bulger)的兒子。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該公司計畫籌集15億美元,利用上海的自由企業區將人民幣兌換成美元,投資於外國公司。該公司在中國的商業登記文件顯示,亨特·拜登、什未林(Schwerin)和詹姆斯·布爾格列為渤海華美的主要官員。

拜登的系列醜聞發酵

去年,美國調查記者、作家和政治顧問彼得·施維澤(Peter Schweizer)批評了渤海華美發布的時間,因該獨家協議恰逢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和中國政府處於談判之際。

在兒子投資之前,喬·拜登就一直是與北京友好關係的代言人。他推動民主黨通過了與中國建立永久性國家貿易關係。

5月1日,《紐約時報》對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參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提出了類似的擔憂。該公司於2014年將這個副總裁的兒子納入董事會。在一項單獨的欺詐調查中,Rosemont Seneca的財務報告爆出驚人的信息:在美國密切關注並參與烏克蘭應對俄羅斯在該地區的入侵略時,烏克蘭能源公司向亨特·拜登支付了每個月高達50,000美元的款項。

《華盛頓觀察者》5月4日援引新聞報導稱,前副總統還曾威脅烏克蘭總統解雇參與調查他兒子的檢察官。

涉華言論遭美國政界圍攻

在2000年的拉選票中,拜登認為,他沒有「看到美國製造業經濟陷入崩潰」。針對與中國進一步開展貿易的危險,拜登說,「大約相當於荷蘭」的經濟不能成為「我們的主要經濟競爭對手。」

雖然他的兒子投資監控中國人民的應用程序,拜登還在預測:開放中國市場,進一步促進其貿易,將為中國公民創造「走向更加政治和經濟自由的道路」。

拜登於5月1日在美國艾奧瓦州的一場集會上的涉華言論遭到了美國政界的圍攻。他說,中國不是美國對手。

拜登說,「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嗎?得了吧!夥計!他們(中國)連怎麼應對在南海和西部山區的巨大分歧還沒有搞定……我的意思是,他們不是壞人,朋友們,但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4月26日,以解體中共為目的的「應對中國(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再次舉辦活動,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在演講中說,解體蘇聯前,當時的愛國者們聚集在一起,做了一下算術,發現蘇聯的經濟不過是美國想像的一半。他們並非上升的力量,美國也並非衰落的一方。現在所發生的,完完全全是同一個騙術。中國不是上升的力量,美國不是衰敗的力量。

他說,一些美國精英上過最好的學校,「你有沒有哪怕想過一秒鐘,他們會不知道這些算術嗎?他們全都知道。但有一樣東西使他們不能自拔,那就是金錢!歷史會作出評判!」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