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共官場重回「貓鼠」關係(圖)

2019-05-02 09:23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中共官員們雖然有「二心」,但因利益所系,在維護現體制這一點上,卻與高層始終一致。(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官場怠政,在習近平上臺反腐一段時間後,成為令人關注的普遍現象。有學者剖析了這一現象的實質,認為最近幾年中共官場出現官員普遍以消極怠工為典型表現的「二心」,其與民眾對體制的不滿完全不同,是因為官場與高層的關係已從江胡時代的「悶聲發財」的「同夥」關係,重回毛時代「眾鼠懼一貓,貓在鼠愁困」的「貓鼠」關係。

旅美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5月1日在《大紀元》發文指出,習近平前一段時間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表示,中共在各個方面都面臨著重大風險,如果官員讓危險升級為真正的威脅,他們都將為此負責。這話的潛台詞是,官員們在坐看風險升級,彷彿他們身處這個政權之外,無關痛痒。

文章指,近年與中國經濟下行同步出現的是官員們的新「行為模式」——消極怠工,這是官媒最近不斷髮表文章批評的官場時弊。這種新模式大致有三個特點,「靜觀」、「惰怠」、「胡幹」。所謂「靜觀」,就是對經濟形勢惡化無動於衷,等著看笑話,看你們上面怎麼辦;所謂「惰怠」,就是懶得出力,本著少干少錯的宗旨,坐著不動,上面反正不能因此撤職查辦;所謂「胡幹」,就是單純按照上面的指示精神,簡單模仿,不顧經濟社會效果是好是壞,上面的要求已經執行過了,至於有沒有用,是否做過了頭,那就不在乎了。

事實上,近年官場出現嚴重的怠政情況,在官媒報導中也頻頻可見。

中共《新華每日電訊》去年6月份曾刊文指責基層官員出現「混日子」暗流,許多人身居一線有「退休情結」。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去年5月21日刊文批評稱,現在有一些官員失去追求、無所作為,反以「無求」自況。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視為「淡泊」者有之;把為官平庸、毫無建樹,視為「超脫」者有之;把怕事推諉、圓滑逍遙,視為「曠達」亦有之。

公開的陸媒報導顯示,近年整個中共官場怠政懶政亂象頻現。官員被曝在上班時間賭博、吸毒、打遊戲、網購、看色情片、甚至通姦等。

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今年3月的「兩會」上也罕見公開對著面向全世界的媒體鏡頭「發火」,以大量言辭批評官員懶政怠政。

此前中共官媒曾多次報導,總理李克強上任以來,時常因為「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員怠政等「經常發火」。據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強發火時,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程曉農前述文章指出,對中共高層來說,官員們的新「行為模式」構成了當局的政治風險,其要害不僅僅在於挽救經濟的意圖難以落實;更重要的是,中共現在面臨的風險,最大的不是民間廣泛存在的不滿和零星的反抗,而是經濟風險,因為後者是全局性的。中國經濟已進入下行狀態,而在集權體制下,推動經濟的主要手段,要靠各級官員運用高層提供的政策工具,設法在各地營造經濟增長的機會。如果各級官員普遍消極怠工,則當局試圖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的種種設想就可能落空。

文章揭示,現在官場與高層的關係已從江胡時代的「上下同心、悶聲發財」之「同夥」關係,重回類似於毛時代的那種「貓鼠」關係,「眾鼠懼一貓,貓在鼠愁困」。

文章指出,在中國,過去從鄧時代到江胡時代的集體領導模式下,由於政府不能再用個人崇拜、意識形態等手段有效地動員並控制社會和官場,高層與官場之間就從單純的「命令–服從」關係,變成了一種互利式交換關係。這種官場與高層的「蜜月」必然導致腐敗橫行。

在經濟改革引入私有化之前,官場腐敗主要表現為特權消費、受賄(現金、貴金屬、古董、藝術品)等;而一旦國有資產私有化了(中國此舉始於朱鎔基1997年推動的國企改制),全面腐敗的量級就起飛了。由於官員們通過腐敗而成了資本家,他們的斂財目標就變得「無窮大」;而掙業績陞官就不再是唯一的仕途指南,陞官可能成了提升個人安全係數的途徑。在這樣的政治經濟環境下提拔起來的官場混混們,往往不會終日庸庸碌碌,反而會想盡辦法推動經濟活動,不僅為了掙政績,更是因為這是斂財的主要途徑。

文章認為,目前官員們出現「二心」,主要是由於官場全面對高層的反腐行動極度不滿,出現各種耳語詆毀和消極怠工。這種不滿其實是對過去高層實施的「用腐敗換合作」官場管理方針的懷念,而對近幾年來高層的「用反腐逼合作」牴觸。本質無非是熱愛腐敗而不可得所表現出來的反彈。

文章指出,官員不滿除了因為失去了安全感,終日處在漏網之後終日驚心的恐懼之中,還因財路被堵,失去了奢靡荒淫的生活「樂趣」;最後還被斷了退路,海外房產、海外金融資產以及逍遙自在的海外晚年生活,都成了遙不可及的幻夢。

但官員們最大的難處是,誰也不能出頭,去公開抵制反腐敗,那等於是不打自招求速死;仇恨和不滿只能悶在心裏,這自然就有了「二心」。而官員們恨習近平,並不等於他們嚮往政治民主;他們並不笨,知道民主化同樣會反腐,也可能是他們的死期,他們所真正盼望的,是終結目前這種官場與高層的關係。

故此,文章認為,官場與高層的關係現在已經從江胡時代的「上下同心、悶聲發財」之「同夥」關係,重回類似於毛時代的那種「貓鼠」關係,即「眾鼠懼一貓,貓在鼠愁困」。現當局對官員們的離心離德其實也心中有數。

程曉農還強調指出,滿懷「二心」的官員們離心離德,表面上與蘇共垮臺時的官場普遍心態十分相似,但它的政治意涵卻截然不同。因為私有化和民主化是相容還是對立,取決於兩者的時間順序,若民主化在前,兩者可以相容,例如俄國的民主化不會妨礙原紅色精英的發財舉動,紅色精英可以利用民主化帶來的新機會;若私有化在前,比如中國,則私有化造就的共產黨資本家們必然傾全力扑滅任何民主化活動,因為民主化可能是奪命之舉。正因如此,中共官員們雖然有「二心」,卻多半不會有「反心」,在維護現體制這一點上,有「二心」的官員們與高層始終是一致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