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了一輩子原子彈的他:「沒想到老了是這樣的下場」(圖)

2019-04-26 00:39 桌面版 简体 32
    小字

在家中的原公浦
在家中的原公浦 (圖片來源:「北青深一度」微信公號截圖)

【看中國2019年4月26日訊】「造了一輩子原子彈,沒想到老了是這樣的下場,我要藥吃啊,我沒有尊嚴了」,原公浦坐在椅子上,摘下眼鏡,頹然看著房間陳列的物品,眼角泛出淚光。

「住什麼地方都好,只要有錢吃藥」

「北青深一度」微信公號4月23日的一篇文章,這樣講述了原公浦的故事:85歲的原公浦,在參加社區活動時,告訴其他老人,自己參與了十次原子彈試驗,老人們都笑了:「老兄,不要吹牛了,搞原子彈的還住在我們這麼破爛的地方?’」

其實,原公浦說的是實話,在他家裡有一個「展覽館」,珍藏著自己與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相關的獎章、照片、報導,以及其他資料。錢三強曾形容原公浦是「一顆非常重要的螺絲釘」,因為他在1964年成功加工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心臟」部件——鈾球,由此得名「原三刀」。

不過如今,與癌症相伴的七年裡,原公浦受困於貧窮、病痛和昂貴的抗癌藥。他想不通,當年「比天還大」的原子彈研製難關,和大西北戈壁灘漫天的風沙,都沒能難住他,退休後卻因看不起病、吃不起藥而奔走無門。

原公浦和老伴沒有上海醫保。1994年,原公浦一家從甘肅省404核基地退休回到上海,享受副處級退休待遇,退休金每個月900元不到,妻子更低些,他無奈道,「沒辦法,大女兒在上海,放心不下」。原有單位每年可報銷180元醫藥費,對於時常看病的兩人杯水車薪。2004年開始,兩人作為支內退休人員,開始享受上海醫療幫困補助,但報銷比例遠低於正規醫保。

治療中產生藥物抗藥性後,醫生建議了其他自費藥物,原公浦看著費用單,他不得已停藥了,「沒有辦法,上萬塊一個月,根本吃不起」。

停藥後,原公浦轉移注意力到社區活動中,但參加社區活動時卻讓他有些失落,他告訴社區的老人們,自己參與了十次原子彈試驗,總是做第一個加工鈾球的示範者,結果老人們都笑了:「老兄,不要吹牛了,搞原子彈的還住在我們這麼破爛的地方?’」

原公浦心裏很難受,他想自己現在只有一個心願,「住什麼地方都好,只要有錢吃藥」。

剛剛過去的3月,原公浦發現右眼視力模糊,在醫院確診為黃斑病變,醫生建議他進行一個療程的治療,分三次,每次需要自費五六千。

原公浦不得已將存好買藥的錢用於治療眼睛,他想寫一本關於大漠深處故事的書,「如果眼睛看不見了,我死之前就寫不完了」,但眼睛治療後,治療前列腺癌的藥又要斷了,他沉默許久,寬慰道:「多活一天算一天」。

參加核試驗的軍人的痛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2012年,曾在中共核試驗部隊裡工作、現居住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劉清(化名),以親身見證者的身份,向海外媒體曝光了中共核試驗污染對軍人身心的嚴重損害。

據報,劉清服役於專門從事核武器試驗的原8023部隊,時間長達十年。劉清表示,保守來說,中國至少有十幾萬原8023部隊的退轉軍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核輻射傷害。「每次空爆之後,參與取樣的人員受核輻射的數據都被總參的人員帶走,是屬於絕密資料。由於中共當局不公布核試驗的受害狀況,到現在為止受害程度依然不明。」

「令人氣憤的是,執行核試驗任務之後,幾十年來中共當局從沒有對參加核試驗的人員進行健康跟蹤,把人用完就完了,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經過幾萬戰友30年來的不斷上訪,到2003年中共政府才出臺了給當年參加核試驗的退轉軍人進行體檢的規定,但在執行過程中被官僚們大打折扣,至今還有一些戰友沒有給體檢,有些戰友到死也沒有享受到體檢。」

他說:「中共的核試驗是不講人性的,他們根本不把人當人。剛爆炸完3分鐘,就把部隊拉進去演練,三萬人的部隊,有坦克兵、裝甲兵還有騎兵都開到剛爆完的現場去演練,其實就是拿人做實驗。當然那些高層的領導不會去了,最多在爆炸前轉一圈立馬就走,而我們在核爆場執行一次任務,一待就是幾十天。」

幾十年來,劉清多數時間都在打針吃藥。牙齒脫落、慢性胃炎、乙型肝炎、鼻炎、白細胞明顯偏低等等症狀也出現了,可怕的失眠症伴隨他至今。而與他在同一個街道辦事處一起入伍的十個戰友中,已有兩名先後在45歲左右因癌症離世。曾參與核爆的核爆專家鄧稼先死於癌症也與此不無關係。

劉清的身體狀況也影響了後代。他表示:「我的兒子雖然在澳洲生活,年輕輕二十來歲,老是感冒,免疫功能很差。」

不過,至今活著的絕大多數參加過核試驗的老兵卻沒有被評殘,受到的核傷害也沒有被中共政府認可。他們去維權,卻遭到了當局的推諉、打壓。

中共官員享受天文數字的醫療福利

造了一輩子原子彈,卻買不起抗癌藥;拿生命去參加國家核試驗的軍人,卻成了「用完即棄」的白老鼠。相比之下,有的中共官員僅得了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幾種藥,並且要求住院輸液,全家醫藥費都從中報銷,無形中造成了更多醫療資源以及財政資金的浪費。

據大陸媒體報導,有一位退休省級官員住一次院花費就高達300萬元,相當於當地100個家庭的年收入。中科院一份調查報告稱,在中共當局投入的醫療費用中,百分之八十是為官員服務的。當中部級以上政要的醫療費用更是天文數字,如果公布出來恐怕天怒人怨。

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局廳級以上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詳情閱讀:中共退休高層出行竟大肆封路 巨量花銷令人驚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