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願下世 忽必烈親封的大元帝師(圖)

2019-03-08 09:00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大元帝師八思巴法像。
大元帝師八思巴法像。(網絡圖片)

元朝一代,藏傳佛教在中原地區也獲得了極大的發展,被蒙古統治者尊奉為國民教育,其中,薩迦派地位尤為尊貴,其教主被尊奉為大元帝師,這一切肇始於薩迦五祖八思巴

八思巴,本名洛追堅讚(blo-gros-rgyal-mtshan),意為「慧幢」。八思巴於藏歷第四饒迥陰木羊年(1235)三月六日出生於後藏昂仁的魯孔,即今西藏昂仁縣的魯孔地區,是年他的父親已年逾五旬。據載,八思巴「幼而穎悟,長博聞思,學富五明,淹貫三藏」,在《薩迦世系史》中還記錄一段有關八思巴前世來源的神奇故事。

具有知曉自己前世的神通

當年,他的父親桑察・索南堅讚先後娶妻五位,年已半百,尚未生子,心中頗為焦慮。有一天,他在修習毗那夜迦(亦譯象鼻天)法入定中,看到毗那夜迦神前來,用象鼻將他托起,送到須彌山山頂,並說:「你看!」桑察因為懼怕,未能看遠,僅瞥見衛、藏、康三處吐蕃地面。毗那夜迦對他說:「本來你所看見的地方將歸你統治,因你未看完,故你沒有統治的緣份,衛、藏、康三處將歸你的子孫後裔統治。」當時,桑察・索南堅讚就向毗那夜迦神祈禱,祈願得子。於是,毗那夜迦神顯現在薩迦西南貢塘地區高僧薩頓日巴的面前,告訴他:「桑察一再向我祈求,希望能統治衛、藏、康三處地面,但他本人無此緣份。他的兒子將是駐世的菩薩,發願教化南瞻部洲的大部。你應前往他家,轉生為桑察之子,治理衛、藏、康三處吐蕃地面之大部,請你按我的願望轉生!」

這段記載認為八思巴是貢塘地區高僧薩頓日巴的轉世,無論其是否真實,八思巴確實自幼聰明伶俐,出類拔萃,對佛法的領悟超過同齡的孩子。八思巴自幼跟隨伯父薩迦班智達學習佛法,三歲會念蓮花咒,七歲能讀十萬字的經文,八歲能記誦《佛本生經》,九歲登臺講經說法,薩迦寺長老們都非常驚異,稱讚他為「八思巴」,意為「聖者」。此後,世人就稱呼他為「八思巴」。

與此相印證的是,八思巴自幼具有知曉自己前世的神通,說自己前一世是曾與觀世音菩薩講論的薩頓日巴。為了驗證此事,薩頓日巴生前的兩位弟子前來拜訪。當時八思巴正在跟小夥伴們做遊戲,看到他們,就立即認出他們。八思巴問道:「你們來了嗎?」他倆人說:「認識我們嗎?」他回答說:「認識,是我的弟子某某與某某人。」他們二人崇拜得五體投地,深信八思巴是上師薩頓日巴的轉世。此後不久,八思巴隨伯父薩迦班智達前往吉隆,貢塘地區的僧眾前來會見。八思巴對其中一位老僧說:「你是我的近侍扎西頓珠!」此位老僧聽後,知道八思巴是自己上師的轉生,不禁淚如雨下,捧著八思巴的腳。

八思巴五歲時,父親就去世了,而弟弟恰那多吉才年僅一歲,因此伯父薩迦班智達就承擔起教育和撫養兄弟倆的責任。公元一二四四年,薩迦班智達受皇子闊端的邀請前往涼州會談。此時,他已年屆六十三歲,為了以防不測,就把十歲的八思巴與六歲的恰那多吉帶在身邊,前往涼州。路過拉薩大昭寺,在釋迎牟尼佛像前,伯父給八思巴授了沙彌戒。經過兩年的辛苦跋涉,一二四六年八月終於抵達涼州。闊端與薩迦班智達見面後,被他的智慧、學識與品德所折服,答應不再進攻西藏,並邀請他前去蒙古傳授佛法。通過薩迦班智達的努力,西藏避免了一場生靈塗炭的浩劫。

闊端在涼州城外專門為薩迦班智達修建了一座白塔寺,請他為當地的佛教信徒傳授佛法。八思巴一直跟隨伯父身邊,潛心學習佛法,並得到了他的真傳。公元一二五一年,薩迦班智達在涼州病危,圓寂之前,將法螺與衣缽傳給八思巴,任命八思巴接任第五任教主。一二五三年,八思巴與忽必烈在六盤山會見,因淵博學識、謙虛美德而贏得忽必烈的信任,並給忽必烈、察必王后及其親屬子女講授佛法,進行了喜金剛灌頂。忽必烈奉獻給他西藏十三萬戶,珍珠鑲嵌的袈裟、法衣等,作為灌頂的供養。忽必烈與八思巴結為施主與福田的關係,尊八思巴為上師。

中統元年,忽必烈即位,尊八思巴為國師,授以玉印,命他統領天下佛教徒。至元元年,忽必烈設總制院,命八思巴以國師領總制院事,頒賜珍珠詔書,掌管全國佛教事務和吐蕃地區的行政事務。是年,八思巴與恰那多吉一起返回闊別多年的家鄉,並在西藏停留了三年。一二六八年,八思巴抵達大都,受到隆重的歡迎儀式,他向忽必烈進獻了奉旨創製的蒙古新字。蒙古新字,亦稱八思巴字,是在藏文字母的基礎上制定的一套方形豎寫的拼音文字,由四十一個字母組成,可以拼寫漢語、蒙古語多種語言文字。忽必烈下詔,凡是詔書及各地方公文等均用蒙古新字,並在全國範圍內推行蒙古新字。一二七零年,八思巴因創製文字有功,晉升為帝師,其封號全稱為「普天之下、大地之上、西天子、化身佛陀、創製文字、護持國政、精通五明班智達八思巴帝師」,又稱帝師大寳法王,簡稱帝師。

英年早逝 人生短暫而輝煌

一二七六年,八思巴在太子真金的護送之下,返回後藏薩迦。次年,在後藏曲彌(即今日喀則縣境內納塘寺附近)地方舉行了為期十四天的大法會,由真金太子出資齋僧佈施,八思巴為參加法會的七萬餘僧人講經傳法,加持賜福,史稱「曲彌大法會」。然而,少年得志的八思巴卻突然遭遇不幸。一二八零年,八思巴在薩迦寺圓寂,享年僅四十六歲。忽必烈極為悲痛,又賜予他封號:「皇天之下、一人之上、開教宣文、輔治大聖、至德普覺、真智佑國、如意大寳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師」。「大元帝師」的稱號由此而來,此後大元帝師一直由薩迦款氏領袖世襲接任。而且忽必烈還頒旨,在京城和全國各地修建八思巴廟,塑八思巴像,讓信徒、香客頂禮膜拜。一三二零年,元仁宗下詔,在全國各路建造八思巴帝師殿,以此永遠紀念這位功臣。

八思巴的一生短暫而輝煌,充滿了傳奇色彩。他佛法造詣深厚,將雪域高原的藏傳佛教帶到了中原地區,為元代宗教文化的發展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同時,他還把西藏的建築技巧、雕塑藝術和大量的佛教經典傳播到中原及蒙古地區,又將中原的印刷術、戲劇藝術傳到西藏,促進了民族文化的交流。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