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報應!北宋大貪官奸臣蔡京的可悲下場(圖)

2019-02-25 06:59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北宋巨貪奸臣蔡京
北宋巨貪奸臣蔡京。(網絡圖片)

北宋末期奸臣蔡京,曾經擁有天大的權力,曾經貪下天大的財產,陪著昏君宋徽宗,將北宋玩到亡國,壞得不能再壞的敗類貪官,最後的下場,卻是誰也無法想像得到:竟活活地被餓死了。這真讓人不得不信世間確有「因果報應」這一說了。 

蔡京權傾天下 為非作惡

宋人羅大經《鶴林玉露》丙編卷之六載:「有士大夫於京師買一妾,自言是蔡太師府包子廚中人。一日,令其作包子,辭以不能。詰之曰:『既是包子廚中人,何為不能作包子?』對曰:『妾乃包子廚中縷蔥絲者也。』」  

這個蔡太師,就是北宋末期的大臣蔡京。 

如果廚娘所言為實,可想而知,太師府的廚房裡,有縷蔥絲者,那也必有剝蒜頭者,擇韭菜者,切生薑者的各色人等,是毫無疑問的了。連料理佐料這般粗活,都如此專業化分工,以此類推,紅案白案,酒水小吃,鍋碗瓢杓,油鹽醬醋,更不知該有多少廚師、幫手、採買、雜工,在圍著他的這張嘴轉。即使當下一個五星級大飯店的餐飲部門,也未必細到連縷蔥絲都專人負責。

由此可見,這位中國歷史上數得著的權奸,也是中國歷史上數得著的巨貪。在其當朝柄政,權傾天下,為非作惡,喪心病狂之際,那腐敗墮落、淫奢糜爛的程度,到了何等地步。

昏君寵奸邪 北宋亡國「靖康恥」

只要提起蔡京,就得說昏君宋徽宗趙佶,他倆像一根線拴的兩隻蚱蜢,難拆難分,誰也離不了誰。  

蔡京(1047~1126),福建仙遊人,字元長,為徽宗朝「六賊」之首。「元更化」時,他力挺保守派司馬光廢免役法,獲重用。紹聖初,又力挺變法派章變行免役法,繼續獲重用。首鼠兩端,投機倒把,是個被人不齒的機會主義分子。徽宗趙佶即位,因其名聲太臭,被劾削位,居杭州。  

適宦官童貫搜尋書畫珍奇南下,蔡京變著法兒籠絡這位內廷供奉,得以重新入相。從此,趙佶像吃了他的迷魂藥一樣,言出必從,計無不售。從此,無論蔡京如何打擊異己,排斥忠良,竊弄權柄,恣為奸利,宋徽宗總是寵信有加,不以為疑。  

所以,朝廷中每一次的反蔡風潮掀起,宋徽宗雖然迫於情勢,不得不降黜一下,外放一下,以撫平民意,但總是很快地官復原職。從他登基的崇寧元年(1102年),任蔡京為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起,到靖康元年(1126年)罷其官爵止,二十多年裡,趙佶四次罷免了他,又四次起用了他。最後,蔡京年已八十,耳背目昏,步履蹣跚,趙佶還倚重這個老年痴呆症患者,直到自己退位。  

北方的金兵,鋪天蓋地而來,趙佶遜位了,當太上皇,讓他兒子趙桓,也就是欽宗登基接位。彈劾蔡京的奏章,如雪片飛來。其中以孫覿的上疏,最為深刻全面:「自古書傳所記,巨奸老惡,未有如京之甚者。太上皇屢因人言,灼見奸欺,凡四罷免,而近小人,相為唇齒,惟恐失去憑依,故營護壅蔽,既去復用,京益蹇然。自謂羽翼已成,根深蒂固,是以凶焰益張,復出為惡。倡導邊隙,挑撥兵端,連起大獄,報及睚眥。怨氣充塞,上干陰陽,水旱連年,赤地千里,盜賊遍野,白骨如山,人心攜貳,天下解體,敵人乘虛鼓行,如入無人之境。」(據徐自明《宋宰輔編年錄》)  

這份參奏的對象,與其說是蔡京,毋寧說是趙佶。趙佶作為文人,詩詞一流,繪畫一流,連他的書法,所創造出來的「瘦金體」,也是一流。作為皇帝,卻是末流。因為中國老百姓,不需要一個會畫畫、會寫詩、會彈琴的皇帝,而是需要一個不給老百姓製造災難的統治者。所以,民間文學對這位亡國之君,口碑從來不佳。  

趙佶他的潛邸裡做端王時,潛心於文學藝術領域,多方涉獵,興趣廣泛,探索追求,學有所成,是他聰明的抉擇。因此,他寫詩、作畫、學道、浪漫風流,我們沒有理由苛責他的荒唐。  

然而,趙佶十八歲那年,他的兄長哲宗駕崩,無子嗣。一頂御轎,將他抬進宮裡,即帝位。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就和大宋江山息息相關了。

事實證明,趙佶只能當端王,不能當皇帝。他一坐在金鑾殿上,凡中國昏庸之君的所有毛病,他都具備,凡中國英明之主的應有優點,他全沒有。而且,他最可怕,也是最致命的弊端,就是遠君子,近小人,寵奸邪,用壞人。

宋徽宗為民族造成令詩人悲吟千年的「靖康恥」,他也得自食亡國苦果:公元1127年,宋徽宗的個人生活調轉方向由天堂直奔地獄,上萬口子的皇室家族,除康王趙構一人「泥馬過江」而逃外,「全家覆沒」為金人俘虜,上演了一出令人痛恨交加的人間悲劇。

報應不爽 蔡京餓死

北宋滅亡的同時,蔡京終於走到頭了,老百姓等到了看他垮臺失敗的這一天。據《宋史》:「欽宗即位,徙(蔡京)韶、儋二州,行至潭州死,年八十。」「雖譴死道路,天下猶以不正典刑為恨。」

既然老百姓不能動蔡京一指頭,不能打他一巴掌,可是大家忽然悟到,有一條收拾他的絕妙主意,卻是人人可以不用費力,不需張羅即能做到的:那就是在其充軍發配的一路之上,不賣給蔡京一粒糧、一滴油、一根菜,更甭說,一塊烙餅、一個饅頭、一個包子了。沒有發通知,沒有貼佈告,更沒有下命令,發文件,街鄉市井,城鎮村社,驛站旅店,莊戶人家,所有的中國人表現出從來沒有過的齊心,讓他活生生地餓死。  

飢腸餓肚的蔡京,回想當年,那山珍海味,那珍肴奇饈,現在連一口家常便飯,也吃不著了。那時候,他愛吃一種醃製食品「黃雀酢」,堆滿三大間廳堂,他轉世投胎一千次,也吃不完,現在想聞聞那撲鼻香味,也不可能了。那時候,他想吃一個包子,得若干人為之忙前忙後,現在,即使那個縷蔥絲的婦女碰上他,也絕不肯將縷下的廢物——一堆爛蔥皮,給這個兩眼翻白的餓鬼。

中國人對於貪官污吏的憎恨,是絕對一致的,再也沒有比這種餓死蔡京的死法,更讓大眾百姓開心的了。

《大宋宣和遺事》載:蔡京最後「至潭州,作詞曰:『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無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遙望神州淚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謾繁華,到此翻成夢話。』遂窮餓而死。」   

這就是餓死蔡京的故事。   

蔡京雖然餓死了,但不等於所有蔡京式的人物都餓死了。因此,這個陳舊的故事,或許能讓有些人,讀出一點震懾的新意來。

責任編輯: 蘭雪晴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