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名列台灣五大家族 基隆顏家為何沒落?(視頻)

2019-01-18 15:04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基隆顏家祖厝的大門
基隆顏家祖厝的大門(圖片來源:youtube視頻截圖)

【看中国2019年1月18日讯】從清末、日治時期到戰後,台灣有五個非常顯赫的家族,有靠蔗糖致富的高雄陳家、參與過許多戰役的霧峰林家、鹿港辜家(現中信集團)、板橋林家(華南金控),還有最神秘的基隆顏家。顏家早期經營礦業,靠著金礦、煤礦致富,在戰後家產卻遭到強徵,差點家破人亡。日本作家一青妙及歌手一青窈兩姊妹就是他們的後代。據《Storm》報導:

從基隆顏家的興衰,看見當時動盪的台灣

導演李崗把一青妙的自傳《我的箱子》,監製改編成舞台劇《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並由一青妙本人、演員鄭有傑、日籍女星大久保麻梨子還有資深演員楊烈主演。藉此故事來看一個台灣望族在大時代動盪下的興衰。

李崗從製作以「霧峰林家」當題材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開始,深入研究台灣這塊土地的過去,發現許多不曾了解的歷史。就像是現在的基隆中正公園,過去其實就是基隆顏家土地,只是後來被政府強佔了。

至於為何要做成舞台劇,李崗說,畢竟電影如果要拍「時代劇」成本非常高,舞台劇其實相對比較好發揮。而他也曾說過,這部舞台劇即使完售,可能還要賠百多萬,但是接下來仍希望能多跟縣市政府合作,多演幾場、讓更多人看見。

顏惠民回台後,卻差點家破人亡

此部舞台劇的男主角為一青妙的爸爸,也就是顏家長男顏惠民(鄭有傑飾演)同時他是這個動盪時代的見證者。

顏惠民從小就被送到日本讀書,甚至還住過日本前首相犬養毅的家裡,還到只有日本皇族和社會頂端菁英子女才能進入的學習院讀書,可說是被寄予厚望的企業接班人。但是父親的期盼眼神、家族的包袱卻成為他最大的壓力來源。

就在顏惠民17歲那年,日本戰敗了,這是他人生的首個轉捩點。鄭有傑表示,顏惠民一夕從「戰敗國」子民變成「戰勝國」中華民國人,這個轉變對於原被日本踩在腳底的台灣人來說,竟有一絲優越感。

可是另一方面,又對顏惠民17年來努力加入「日本人」的目標驟然崩毀感到困惑。但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頭,他自日本回來時二二八才發生沒多久,離開之前原本繁榮的台灣在戰後變得殘破不堪,而家裡的財產也被政府拿走大半。面對身分轉變、家業崩壞也讓他十分的茫然。

而在這期間顏惠民的爸爸被徵召入二二八處理委員會,卻因此反被通緝而跑路,連叔叔、堂弟等一些親戚也都被抓了。最後他只好把家產拿出來換命,還跑到南京去見蔣介石投誠。在那時候選錯邊的下場就是家破人亡,而他也在這動盪的時局下被偷渡送回日本。

顏惠民1970年代回台試圖接掌家族事業,但是當時的煤礦、金礦都快挖完了,必須得產業轉型。他做了許多的嘗試,但後來都以失敗告終。不得志的他後來整日酗酒、還得了癌症,他在人生最後2年把自己關在房中,不跟任何人說話。

顏惠民的父親雖然無法接受接班人竟然淪落至此,但也是心疼無比。就在顏惠民去世前一陣子,父親曾去看他,但壓抑的性格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所以就用他們最常用的相處模式「數落他、唸他」,那是他唯一能表達愛的方式。

唯一的叛逆,就是娶了日本平民老婆

鄭有傑說:「顏惠民一生唯一的叛逆,就是娶了日本平民老婆」。顏惠民一生中,不管是學習、事業等等決定,皆在父親的掌握之中。除了在38歲時,跟比他小的日本平民女孩結婚,這是他唯一一次為自己做的決定,也是自由的象徵。

但顏惠民的太太一青和枝,一下子從民間到大家族生活,其實也過得不輕鬆。據一青妙本人轉述,媽媽從原本不知道先生為台灣望族,卻到一個文化、語言都不一樣的地方,學習如何當「台灣媳婦」。她很努力學台語、做台菜,融入台灣生活,最後還可以在菜市場用台語殺價!

在得知先生罹癌時,一青和枝第一個動作卻是與顏家的親戚討論「要不要說出來」。雖然她極力主張要,但家族的親戚們覺得怕他得知後會更加地厭世,所以決定不告訴他,而她也尊重這個共識。但這個決定,後來卻成了永遠的遺憾……

這部舞台劇不只讓人理解台灣大家族的起落,更看見了家庭親情,不管在任何時空、文化,都能讓人有深深的共鳴。

說起如何要看待過去歷史的種種,李崗則引美國歷史學者麥斯基爾的觀點:「在華人的觀念,老是喜歡用忠跟奸來講歷史」。台灣每當政權輪替,執政者往往都會用自身的角度來否定過去的正當性。歷史沒有絕對「真相」,只能拼湊出接近真相的東西給後代參考,而非直接劃分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