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官媒曝副省級高官喝死陪酒人(組圖)

2018-11-09 01:13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不少官員晚上鬼混,白天犯困。
不少官員晚上鬼混,白天犯困。(圖片來源: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官場流行的酗酒亂象禁而不絕,貪淫糜爛醉生夢死之際,不少官員因陪酒而丟命。中紀委近日披露一名副省級高官喝死陪酒人的案例。陸媒曾盤點稱,過去五年至少有20多名官員死在酒場上。

11月7日,中紀委機關報刊文盤點過去五年查辦的違紀案件。其中點名黑龍江省副省級官員付曉光,當年曾因公款消費,大量飲酒並造成陪酒人員死傷。

據報,2013年7月23日,時任黑龍江亞布力旅遊區開髮指揮部副總指揮的付曉光帶領包括親屬在內的6人到鏡泊湖旅遊,當晚,東京城林業局黨委書記孟慶安、局長孫書功,在景區的鹿苑島賓館設宴款待付曉光。孟慶安酒後心臟病發作死亡。另一人重傷。

事發後,中紀委給予付曉光留黨察看一年處分免去其職務,由副省級降為正局級。

中共官場的「酒文化」堪稱登峰造極,「喝酒就是工作」成為了中共官員座右銘,不會喝酒意味著仕途走到了盡頭。民間有首打油詩,「領導幹部不喝酒,一個朋友也沒有;中層幹部不喝酒,一點信息也沒有;基層幹部不喝酒,一點希望也沒有。」

但是,由此也產生了「舍命陪君子」的風氣,「陪酒致死」的案例不斷髮生。

陸媒時政微信公號「海運倉」文章曾引述統計稱,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到2017年初為止,短短四年多時間裏,官方證實的黨政官員「涉酒」致死案例至少有21人,這些案例包括接待上級領導「痛飲」致死、單位交流喝酒致死、接風洗塵公款吃請致死、私人宴請致死等。

官員酗酒死亡的部分案例被官方公開:

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2015年12月底證實,26集團軍軍長張岩在軍部與第39集團軍的兩名老部下喝酒,導致一人死亡。張岩被撤職,由正軍降到副軍免職。

2015年12月31日晚,廣東省潮州市公路局領導班子接受該局後勤人員宴請。據報導,酒過三巡後該局副局長王蘭亭站在山崖邊小便時滑落致嚴重受傷,該局總工程師黃某上前查看後摔落山崖當場死亡。

2015年4月29日晚,永州市市長向曙光等接受由零陵機場遷建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承辦的公務接待用餐,當晚14人共消費白酒、菜品合計7000餘元,參加用餐的零陵區發改委副主任李春燕當晚非正常死亡。事後,向曙光被免職。

2016年12月20日下午,湖南省永州市科技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奉來生在酒桌接受私人宴請大量飲酒後,因酒精中毒非正常死亡。

2017年1月11日上午,農墾建三江管理局鴨綠河農場召開新到任官員見面會,迎接新到職副場長孫建、張岩。新任副場長孫建、張岩等9人一同就餐,席間有6人飲酒,孫建酒後到招待所休息。當日晚7時左右,孫建出現呼吸異常現象,經農場醫院搶救無效,於晚8時30分左右死亡。鴨綠河農場醫院診斷其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


中共軍隊中酗酒之風猶為猛烈。(網路圖片)

2017年9月下旬,中共海軍突爆艦隊政委醉酒窒死醜聞。還在海試階段的東海艦隊最先進的052D型導彈驅逐艦南京號,其政委黃紅飛在月初參與船廠老闆在浙江豪華酒店豪飲,返回軍營後因醉酒致嘔吐物倒流窒息身亡。事件涉及多名海軍前任和現任將領,令軍方高層極為緊張,下令徹查。

香港《蘋果日報》援引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分析說,中共軍隊飲酒文化自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已經非常盛行,甚至成為一種貪腐的象徵。江澤民時代很多買賣官位的情況,都是軍官們飲到爛醉時談出來的。

官場「飲酒命案」最新一例是:2018年2月6日晚,江蘇常州市國土局經濟開發區分局公務接待其它單位公務人員,期間有人飲酒。中共常州經開區國土分局黨總支組織委員、服務中心副主任孫某喝酒後身亡。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