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銳實力:澳大利亞政界(圖)

2018-10-31 09:59 作者:林坪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澳大利亞堪培拉國會大廈(圖片來源:共用領域)

【看中國2018年10月31日訊】中國在澳大利亞的政治獻金問題近年來引發輿論關注。有多少澳大利亞政客已成為中國的代言人?澳大利亞的內政外交是否受中國左右,危及主權?澳大利亞新通過的反外國干預法,是基於冷戰思維嗎?在今天的《揭秘中國銳實力》特別節目的第八集中,本臺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國對澳大利亞政界的影響和滲透。

澳大利亞政治驚悚劇《秘密之城》(Secret City)今年7月登陸美國在線影片租賃網站網飛(Netflix)。在該劇中,澳大利亞的航空交通管制系統遭到黑客攻擊,中國秘密扶植親中的澳洲政客,對澳大利亞全面滲透。

來自中國富商的政治獻金對澳大利亞政客的影響

藝術源於生活。近年來,澳洲政客接受中國政治獻金的事件頻頻被媒體曝光,引發澳大利亞人的憂慮。其中,來自中國的地產商人、中共統戰機構「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黃向墨,自2012年起向澳大利亞工黨、自由黨和國家黨捐款超過260萬澳元。包括澳大利亞前總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前貿易與投資部長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在內的多名澳洲政客都收過黃向墨的捐款。2014年澳洲前工黨參議員山姆.鄧森(Sam Dastyari)還收取了黃向墨名下的玉湖集團4萬澳元,用於支付法律費用。

老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2016年6月,山姆.鄧森(Sam Dastyari)違背他所在的工黨的立場,向媒體表示,南中國海是中國自己的事務,澳大利亞應該保持中立、尊重中國的決定。幾個月後,山姆.鄧森還警告黃向墨其手機可能被澳大利亞情報機構監聽。事件被澳大利亞媒體曝光後,迫於輿論壓力,山姆.鄧森於去年12月辭去議員職位。黃向墨也在山姆.鄧森辭職前不久,在去年11月的「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年會上,宣布辭去會長一職。

除了黃向墨,另一名向澳洲政客慷慨解囊的華商周澤榮(Chau Chak Wing)也引發澳大利亞情報部門和媒體關注。已入籍澳大利亞的廣州僑鑫集團創始人周澤榮是中國全國政協委員。自2006年以來,他向澳大利亞多個政黨捐款超過400萬澳元,很多澳大利亞高官都是周澤榮的座上賓。澳大利亞前總理約翰.霍華德(John Winston Howard)和陸克文(Kevin Michael Rudd),都在卸任後到過周澤榮在廣東的僑鑫從都國際會議中心。

大型中資企業積極收買澳大利亞政客

除了黃向墨、周澤榮這樣的中國富豪,華為等大型中資企業也通過各種方式積極收買澳大利亞政客。

今年6月,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布報告說,中國通訊設備製造商華為是澳洲政治人物到中國旅遊的最大企業贊助商。自2010年起,華為支付了澳大利亞聯邦政客12次到華為公司深圳總部的旅行費用,包括商務艙機票、當地旅行、住宿、用餐等費用。獲華為贊助赴華旅行的包括澳洲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貿易部長喬博(Steve Ciobo)和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等人。

澳大利亞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2016年從國會離職後,馬上成了中資嵐橋集團的「高級經濟顧問」,年薪88萬澳元。

雖然華為進軍澳大利亞的步伐近來受挫,被禁止參與澳大利亞的5G網路的建設,但是嵐橋集團在澳洲政界苦心經營的人脈顯然發揮了作用。

嵐橋集團獲回報租賃達爾文港99年

2015年11月,嵐橋集團以5.06億澳元收購了澳大利亞北部深水港達爾文港99年經營權,引發澳大利亞人對國家安全的擔憂。達爾文港駐有澳大利亞國防軍,美國海軍陸戰隊還在該港進行每年一度的輪換作業。澳洲海軍和上百艘外國軍艦每年都會在達爾文港舉行大型海軍演習。

嵐橋集團董事長、中國全國政協委員葉成今年4月接受人民網專訪時點明瞭達爾文港的商業、戰略價值:

「達爾文港是澳大利亞貨流出口的母港,二來它的地理位置特別特別重要。因為對於澳洲,甭管從空中還是海上,必經之道是達爾文。所以達爾文地理位置顯得特別重要。」

中資能源公司獲澳政府資助

今年3月,嵐橋集團全資擁有的西部能源公司(Westside Corporation)被納入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的「天然氣加速生產計畫」(Gas Acceleration Program),獲得了600萬澳元的政府撥款。澳洲媒體報導說,「天然氣加速生產計畫」本來是澳大利亞政府為幫助發展及確保澳大利亞國內天然氣的供應而設立的資助項目,而西部能源公司生產的天然氣最終將主要運往東南亞及中國。

拒簽要挾澳大利亞官員

除了用金錢收買,讓澳大利亞官員做出有利於中國的決策,中國政府還用拒簽等方式來要挾澳大利亞官員,迫使其俯首聽命。

「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Australian people stand up.」

2017年12月,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在宣布修改國家安全法時,引述澳洲安全情報機構的報告,說關於中國干擾的報導令人不安。他用中文說,「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呼籲澳大利亞人捍衛自己的主權。

推動反外國干涉立法的澳大利亞官員很快遭到了中國政府的報復。特恩布爾和澳大利亞高級官員原定於今年5月到中國參加澳大利亞年度貿易和商業博覽會,但遭到了中國的「集體拒簽」,未能成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報導說,外國部長需要中國政府的正式邀請才能訪華,堪培拉要求中國給出幾個澳大利亞官員訪華的日期,但是中國未批准這些行程,令特恩布爾等人的計畫泡湯。

中領館向澳政府官員下令:跟法輪功保持距離

澳大利亞帕拉瑪塔市(Parramatta)前華裔市議員胡煜明(John Hugh)也因為支持法輪功,遭到中國官員的警告和要挾。2014年6月,胡煜明和帕拉瑪塔市長要帶隊訪問中國前,被悉尼中領館找去「商量」,建議他和法輪功保持距離,甚至跟法輪功斷絕關係。中領館的副領事王芸還專程告誡帕拉瑪塔市市長,胡煜明不受中國歡迎。

中國政府對澳大利亞公民發號施令,讓胡煜明非常反感。

「我自己不是法輪功,我去參加過他們一些活動,而且這幾年幾乎每年去看他們的神韻演出而已。還有就是我有幾個法輪功的朋友。我當然不同意(跟法輪功保持距離),因為我在這裡做什麼、說什麼、跟誰交朋友,用不著一個外國政府來指手畫腳。連我們這裡自己的政府都不能這樣跟我指手畫腳的,別說他們了,他們完全沒有資格。我是澳洲公民我在這裡做什麼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2015年2月,胡煜明獲帕拉瑪塔市市長邀請參加悉尼中領館組織的慶祝春節活動,中領館以「他不受華人社團歡迎」為理由拒絕讓胡煜明出席該活動。

澳大利亞主權受到中國威脅

澳大利亞查理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倫理學教授,《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一書作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近日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中國把澳大利亞作為西方聯盟中的薄弱環節,試圖以超越正常外交渠道的方式直接干涉澳大利亞政治,這對澳大利亞的主權構成了威脅。

「因為一些澳大利亞有權力的人認為澳大利亞政府不應該做任何讓北京感到不安的事情。換句話說,澳大利亞的決策應始終以讓北京感到高興的方式進行。如果我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那就意味著澳大利亞的主權受到侵蝕,很快我們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了。」

除了對澳洲官員威逼利誘,來自中國的網路攻擊也直接威脅到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

中國黑客攻擊威脅澳大利亞國家安全

澳大利亞多家媒體今年7月報導說,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過去數月遭到來自中國的黑客攻擊,該校正在與澳大利亞聯邦網路安全官員合作調查此事。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是國家安全學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的所在地,該學院負責培訓澳大利亞國防和情報官員,澳大利亞高級國家安全官員還經常在該校的保密房間內舉行會議。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還和國防材料技術中心合作,研究無人機和小型衛星的使用。

中國正在澳大利亞進行冷戰活動

今年6月28日,澳大利亞國會通過反外國干預的法案,其中要求遊說人士申報是否為其他國家服務,並加大對間諜的懲罰力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對此表態,呼籲各國摒棄冷戰思維。克萊夫.漢密爾頓認為,如果澳大利亞有冷戰思維,那只是因為中國正在澳大利亞進行冷戰活動。

「如果中國不再試圖干涉澳大利亞政界、大學、商界和社會,那麼就不需要反外國干預法……北京在澳大利亞進行了重大的干預行動,這就是我們需要新法律的原因。如果北京停止干涉澳大利亞,那麼新法律將停留在法典中,不會有任何人被起訴。所以實際上所有決定必須由北京作出。」

克萊夫.漢密爾頓認為,澳大利亞新通過的反外國干預法,其效果還有待觀察。不過,要讓各國不出臺新法,不對中國充滿敵意,中國共產黨得先讓中國與其他國家建立自由開放關係,停止干涉或試圖操縱其他國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