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人驚人結論:四大因素致反腐必敗(圖)

2018-10-24 01:10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31
    小字

每年的兩會,既得利益者滿坐全場。
每年的兩會,既得利益者滿坐全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24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過去五年來,北京當局反腐之勢凌厲,備受海內外關注。不過,即使目前仍繼續不斷有腐敗官員落馬,經歷中共十九大這一分水嶺,中共治下的反腐給人的觀感已悄然變化。學者披露,有與高官權貴密切的知情商界大享更斷言,反腐敗已然必敗,並指出四種決定性因素。

中國商人給反腐潑冷水 原因令人心驚

《新世紀》10月22日刊發八九學運領袖、時評家王德邦文章,披露了他的一位經商舊識,現時是高官座上客的商人有關言論。

王德邦說,當日在酒桌上臉紅耳熱之時,該商人對大家熱議的反腐一事大潑冷水,讓人聞之心驚。

那商人說,反腐是一場必敗的戰爭!他並分析了四大原因,照錄如下:

其一、資源上,中國絕大部分資源已經牢牢掌握於這些被稱為腐敗者手上,天皇老子來也無法將這些換掉,或改變,甚至可以說這些反腐者也必須依靠這些掌握資源的貪腐者,否則寸步難行;

其二、隊伍上,中國現在官僚體制內,經過這幾十年的市場化,身上乾淨的能找出幾個?就算有幾個,靠這幾個人能改變中國?所以幹部隊伍不管挖出來誰,也很難脫得開過往那些權力與金錢的千絲萬縷聯繫。這麼個隊伍,這麼批人,就不要擔心會出現與過去徹底割斷。相信這世界沒有真能將自己腦袋割下而重新換個的;

其三、理念上,這個社會依然信奉打江山坐江山,無論是官二代還是紅二代,不管有多少分歧,但都有一個共識:國家是權力集團的國家,貪腐與否是權力集團內部事務,與天下百姓無關,而權力絕對不能與天下百姓分享;

其四、社會風氣上,權貴雖讓百姓仇視,但也讓民眾羨慕。社會普遍還是以權貴為能人,以成為權貴為追求。所以,延續權貴統治依然有深厚的社會基礎。

該商人據此斷定,中國今日反腐根本不可能長久,也不可能深入,更不可能改變這個體制。中國反腐只能是治標,不可能走向治本。因此,不管今天反腐多猛烈,那都是暫時的,一陣風似的,過後一切照舊。

王德邦:腐敗勢力強大致三大不可能

王德邦在感慨之餘認為,該商人之所以能發出如此宏論,皆因他經常混跡於北京與省府的一些官員中,經常聽他們私下談論時局。如此一來,該商人事實是表達出了他身後一大批官僚與官商的共同立場與見解。

王德邦也表示,反腐走到今天,從種種跡象可見,官僚隊伍已經由起初的驚惶失措,進入了淡定面對。現在官員談論誰被查了時,再無早前那種憂慮之情。這就說明,反腐對官員的震懾力已經過去,大家對這種反腐風暴已經麻木或者習慣了。由此證明,中國反腐的風暴顯然已經在這種體制性強力的消化磨損下,變得日益衰竭、乏力。

他認為,現在恐懼的不是貪腐集團,反而是反腐集團。因為腐敗勢力在強大的同一色的體制性團體力量下,有絕對的把握確保任何涉及根本性改革的政策不可能出得來。他認為在這一基礎上,三大改變已不可能。

其一決不啟動任何真正落實公民權利的政治改革;

其二決不吸收體制外那些沒有污泥的人士入體制內,或將那些人打入冷宮,徹底壓死;

其三堅決阻止權力集團中個別理想主義者的異想天開式「妄動」,保證國家不出現大的突發性變動,使政策與法律反映統治團體意志。

王德邦最後指出,如此反腐之下,那些權力與資本通吃的勢力依然是中國的主導,而中國政體和國體依然是代表權貴集團統治。

腐敗樣板:這個省委常委會個個是罪犯

中共十八大以來,據不完全統計,已有254名副部級(包括副軍級)以上官員落馬。除67名副軍級落馬官員的貪腐情況未通報外,已有30名貪官的貪腐金額超過了億元。這些貪官,從村官到正國級都有。

其中,組建於2011年11月的以周本順為首的上屆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會,到今年7月31日,河北前政協副主席艾文禮被調查,業已全軍覆沒。

趙紫陽秘書鮑彤8月2日在自由亞洲網站發文表示,中共的這個省委,領導班子成員個個都是罪犯。對此他「不驚訝,也不高興。」因為共產黨內罪犯纍纍,這是常識。但是「我的感覺是恐懼。」

他說,中共從上到下大大小小的類似的「領導班子」覆蓋全中國,密密麻麻佈滿了戰鬥堡壘的黨組織,這種現實才令人恐怖。

中共陷越反越腐死結 政權繼續腐爛直至倒下

今年4月落馬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前董事長賴小民10月15日被「雙開」。陸媒報導,賴小民案情令人瞠目結舌,不但被現場搜出近3噸現金,其老母親帳上被發現還有3億存款。

中國學者鄧聿文在英媒BBC發文認為,賴小民本人去年曾放言,華融之所以得到快速發展,是由於抓黨建的緣故。可未料中國最大的貪官就出在這兒,這意味著這場反腐運動的失利。

英國《金融時報》曾報導稱,北京高調的反腐敗行動,似乎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一項研究顯示,中央當局比當地政府更加腐敗。而中共官員因貪腐而被嚴厲處罰的可能性仍然非常小。絕大多數涉及的官員,僅收到警告或者記過處分。

以有「腐敗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眾多權貴家族,並未被這場反腐運動觸及。並且,韓正、郭聲琨、李鴻忠、吉炳軒、陳潤兒、阮成發、傅政華等一批醜聞纏身之徒仍然獲晉升。

中共官場爆出的貪腐淫亂和胡亂作為或乾脆不作為的情況有增無減。不時查辦的大小貪官案件似乎對後來者毫無震懾力。官媒也稱,不少官員在落馬官員的「懺悔」中吸收經驗,「學習」怎樣避免自己出事。

據反腐敗監督機構「透明國際」2017年3月份發布一份調查報告說,中國有73%受訪者認為,雖然當局開展了反腐行動,但是中共的腐敗情況卻變得嚴重了。

《美國之音》曾援引學者表示,中共有一種貪腐的文化,腐敗已經成為中共官場中無處不在的病狀,這種腐敗文化是2002年江澤民用「三個代表」將經濟新貴們納入政治體系而滋生的,這樣的腐敗文化最終會拖累經濟的發展。當局不可能會查辦所有官員,所以,這不是一個行政命令或是反腐運動可以解決的。

最新一例引起疑雲四起的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10月20日在澳門住所墜樓身亡。官方迅速聲明鄭曉松患有抑鬱症,但外界質疑或涉腐敗被自殺。鄭是第一個「出事」的十九屆中央委員。

時評人士鄭中原在《看中國》撰文表示,皆因中共體制使然,中共黨性注定其黨貪腐和暴虐惡習難改,新當選十九屆中央委員的鄭曉松這一驚心一跳,或拉開了這屆中央委員會成員倒數,政權繼續腐爛不推而倒的序幕。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