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錫山曾發行紙幣 信用度高於中國銀行(圖)

2018-10-21 13: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孫中山先生與閻錫山1912年9月19日在太原。
孫中山先生與閻錫山1912年9月19日在太原。(網絡圖片)

民國時的山西省政府主席閻錫山祖上既不是耕讀傳世,也不是高門大戶,屬於白手起家的小商人。但是閻錫山自己精通算盤,也很懂得算賬。在民國軍人之中,他是少有具備相當金融知識的人物。

由於早年有過學生意的經歷,閻錫山有關經濟和金融的論述大多相當有見地,例如他在《編製八年度省預算案之宗旨》中如此闡述公平公正與商業金融的作用:「故使人群但能有公道,則金錢自隨之集矣!」當然,作為主政一省的政府首腦人物,閻錫山也非常重視紙幣的發行和流通。

閻錫山的太原兵工廠的基礎是由銅元局盈利奠定的。但是到20世紀20年代,山西及周邊區域已經普遍使用銅元,銅元局的利潤開始大幅度下降。而從1920年開始,太原兵工廠擴建為山西軍人工藝實習廠,下轄電汽廠、機械廠、熔煉廠、翻砂廠、制酸廠、炸藥廠、無煙火藥廠、炸彈廠、炮彈廠、槍彈廠、彈殼廠、炮廠、引信廠、引信廠、罐頭廠……1924年太原竟然開始嘗試造飛機。攤子大了,花錢開銷的地方也隨之大大增加。

閻錫山對此的解決方案是,銅元不夠用,就發行紙幣。其實閻錫山體驗過紙幣發行的全過程。閻錫山的父親閻書堂在五臺縣開「吉慶長」錢鋪,憑藉商業信譽,發行銀票性質的「錢帖子」。這種民間金融組織發行的紙幣,如果準備金充足,網點覆蓋範圍廣,確實能夠積累相當大的信譽。對於老百姓,日常使用的各種「錢帖子」有銀行發行的,有銀號發行的,甚至有外國政府發行的。比如東三省在清末民初長期使用沙俄貨幣作為日常流通貨幣,百姓稱之為「羌帖」。

但是,在山西等地,也有許多商號採取「空手套白狼」的方式發行「錢帖子」,這些商號沒有任何準備金,卻敢於將成千上萬的白紙印成「錢帖子」當貨幣來用,增加商號的流動資金。假如商號資金鏈斷裂,幾乎所有損失都會轉嫁給使用「錢帖子」的老百姓。當時商號發行的紙幣大多難逃資金鏈斷裂的結局,於是山西百姓為這種近乎欺騙的行徑起了一個貼切的名稱——「口吹大洋」。

閻錫山父親開設的「吉慶堂」最終就是因金融投機而倒閉。閻錫山一方面親手印製過「錢帖子」,另一方面親眼見過「錢帖子」信用破產對商號和使用者雙方造成的毀滅性影響。因此閻錫山經常在公開場合大肆抨擊「濫發紙幣」的行徑。例如1922年閻錫山說:「商家濫發票子,弊病很多,一來信用不好,而來無限制地出票,就是老百姓的大害。」又說:「所以我好幾年來,屢次縮減紙幣,嚴責出紙幣的商人,準備一定的基金。」

當然,閻錫山並沒有完全按照自己的言論行事。1924年以後,隨著軍工生產的擴大,晉軍有了比較穩定的武器裝備供應,軍隊快速擴大。結果辦軍工要錢,擴軍備戰更要錢。閻錫山責成山西省銀行開始發行紙幣,到1929年山西省銀行發行了1300萬元紙幣。到30年代隨著中原大戰打響,山西省銀行的紙幣發行量增至7500萬,導致紙幣信用頻臨破產。

在一些老人的回憶中,即便到1924年,山西省銀行的紙幣信用仍然高於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的「官鈔」。1919年山西省銀行在閻錫山親自主持下準備發行紙幣。在閻錫山看來,銀行的準備金放在金庫裡只能「放冷」,必須流動起來才能掙錢,因此他強調紙幣發行的準備金不能過多。但楊兆泰等具體經辦人卻堅持必須有十足準備金。經過妥協,最終確定以300萬作為準備金,原則上準備金要達到紙幣發行額的70%。這樣一來山西省銀行紙幣即便遭遇擠兌也能盡量做到十足兌付,於是原定一省使用的紙幣卻成為華北甚至西北的重要流通貨幣。

但是,再有信譽的紙幣,在濫發7500萬之後,也會信用破產。1930年中原大戰閻錫山慘敗,山西省銀行紙幣的信譽徹底崩潰,在大規模擠兌面前只能宣布停兌了事。紙幣貶值過程中,山西全省工商業無人能夠倖免,首當其衝的是零售業和當鋪,因為紙幣與銀元的比價一日數變,百貨商人根本無法獲得進貨所需的足夠資金,當鋪更是無法平賬銷當。結果大同原有42家當鋪,得以支撐到1932年,十中無一。

1932年閻錫山「東山再起」,宣布要搞經濟建設。放在他面前的第一等大事,就是恢復省銀行紙幣的信譽。此時山西省銀行在中原大戰失敗時遺留的240萬元資金被閻錫山和商震等人你提我提,弄到只剩10萬的境地。以10萬準備金抽籤兌付7000多萬舊鈔,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完成的任務。不過,閻錫山恢復紙幣信譽的手段頗為獨特。首先,他不同意徐一清等工商界人士要求首先將舊紙幣抽籤兌換,逐漸恢復舊紙幣信譽的方案。在閻錫山看來,讓老百姓將舊紙幣兌換,完全是浪費「經濟建設」的資金。既然舊鈔已經無法挽救,那麼就演一齣「總把新桃換舊符」。閻錫山決定由山西省銀行發行新紙幣,然後用新紙幣兌換舊紙幣,美其名曰「回收」。

為了強制推行新紙幣,閻錫山不惜將自己的岳堂叔,堅持挽救舊鈔信譽的山西省銀行總理徐一清逼走。然而,由於中原大戰慘敗,晉軍各部紛紛撤回山西,山西工商界和民間很難再榨出油來。但這難不倒閻錫山,他早已得知山西省銀行和商界中有人在他下臺期間投機倒把,決定玩弄翻雲覆雨的手法,逼迫這些投機商人和貪官污吏退贓。閻錫山招來山西省銀行經理高步清,強令高在當天交出100萬銀元,否則「軍法從事」。結果高為了保命,東拼西湊了100萬。結果這100萬與原有的10萬,一起成為閻錫山發行新紙幣的準備金。

由於舊鈔總量達到7000萬,新鈔票準備金僅有110萬,但閻錫山仍然決定採用20舊紙幣兌換1新紙幣的方式進行兌換。因為舊紙幣乃至山西省銀行的信譽已經破產,新舊紙幣兌換之初,百姓在兌出新紙幣後,會立刻嘗試兌換成銀元。由於閻錫山預先準備了相當數量的準備金,百姓用新紙幣兌換銀元後暫時獲得了十足兌換,久而久之,新紙幣的信譽建立起來。因為紙幣濫發而趨於崩潰的山西金融信用也逐漸恢復。至1938年,閻錫山控制的各銀行積累了超過800萬銀元以及大量黃金的資產。

從閻錫山力主發行紙幣,到山西省銀行舊紙幣濫發導致信用破產,再到用新紙幣重新建立信譽,閻錫山完成了民初大多數軍閥無法完成的,更不願意完成的流通貨幣「重整旗鼓」。從這一點上來說,閻錫山的金融知識確實發揮了一定作用。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