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英雄榜】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睢陽保衛戰與武神張巡(上)(圖)

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睢陽保衛戰

2018-09-24 15:00 作者:貫明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張巡以寡敵眾,堅守睢陽壯烈殉國。
張巡以寡敵眾,堅守睢陽壯烈殉國。(網絡圖片)

張巡,(709年~757年),唐朝著名將領,祖籍蒲州河東(今山西省永濟市),出生於河南鄧州(今河南省鄧州市彭橋鎮寺北張),唐玄宗開元末年中進士第三名。唐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中,張巡在以真源(今安徽亳州西)縣令的身份,起兵守雍丘(今河南杞縣),抵抗安史之亂的叛軍。唐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正月,安史叛軍13萬由尹子奇率領攻打睢陽城,當時的睢陽城是南北交通要塞,軍事咽喉之地。叛軍企圖踏平睢陽,奪取江淮富庶之地,在這危急存亡關鍵時刻,張巡挺身而出,與太守許遠共同作戰,率領僅有的6800名將士抵抗13萬叛軍,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睢陽保衛戰。

張巡堅守睢陽,與佔優勢的叛軍前後進行了400餘戰,殺死敵將300人,士兵12萬人。當時戰鬥進行得非常殘酷,張巡督戰時「大呼輒齒裂血面,嚼齒皆碎」,及「被圍久,初殺馬食,既盡,而及婦人老弱,凡食三萬口。」睢陽血戰是安史之亂時期最慘烈的戰役。張巡、許遠死守睢陽,有力地阻止了叛軍的南下,江淮及江漢的保全為平定安史之亂提供了豐富的物質資源。

在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張巡和許遠最後城破被俘。張巡毫無懼色,非常鎮定。叛軍主帥尹子奇勸他投降。他大義凜然,寧死不屈。於是,尹子奇將張巡及其部將南霽雲、姚誾、雷萬春等36人同時殺害,許遠也在押送洛陽途中被殺。睢陽保衛戰雖然最終城破,卻有力地遏制了叛軍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豐厚的財源,為大唐王朝反攻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物質保障。張巡以區區兩縣的幾千兵力,苦守雍丘、睢陽二個孤城近二年,顯示了傑出的軍事才能。唐肅宗下詔,追贈張巡為揚州大都督。唐大中年間,繪張巡、許遠和南霽雲的畫像置於凌煙閣上。唐朝大詩人韓愈在評價睢陽保衛戰時說「無睢陽即無江淮,無睢陽即無大唐」,可見其重要性,文天祥在《沁園春・題潮陽張許二公廟》中「罵賊張巡,愛君許遠,留取聲明萬古香」的詩句更是流傳千古。

任職縣令盡心盡力 真源起兵勇抗強敵

張巡自幼就聰敏好學,博覽群書,為文不打草稿,落筆成章。長大成人之後不僅有才幹,而且很講氣節,傾財好施,扶危濟困。此外他還通曉戰陣兵法,年輕時就志向遠大,不拘小節,結交的都是理想遠大之人或寬厚長者,討厭與庸俗之輩交往。在開元末年(741年),張巡中進士,之後以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今河北清河)縣令。由於他在其任內治績優良,任滿後被召回長安。然而,當時正值奸臣楊國忠當權,有人勸他投靠楊國忠,定會被重用,但被他拒絕,答曰:「是方為國怪祥,朝宦不可為也。」於是被調到真源縣再當縣令。

當時真源縣轄地很多土豪劣紳。其中以大吏華南金為首最猖狂,時時欺壓百姓,當地流傳:「金南口,明府手」的歌謠。張巡到任不久,就把華南金繩之以法,依法處死。張巡為政簡約,很受民眾擁護。

唐玄宗天寶十四年(755年)冬,安史之亂爆發。數月後,安祿山就攻陷東都洛陽,稱帝,國號為「大燕」。由於大唐王朝承平日久,而安祿山早有反意,聲勢浩大,於是許多州縣的太守、縣令早被燕軍的氣勢嚇得手足無措,望風而降。天寶十五年,燕軍將領張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譙郡(今安徽亳縣)太守楊萬石投降燕軍,而真源縣正是在譙郡的轄地內。楊萬石降敵後,又逼張巡為長史,並令其向西接應燕軍。張巡得知後很氣憤,率吏民大哭於真源玄元皇帝祠,然後起兵對抗燕軍,響應的僅有千餘人。

這時候,唐玄宗任命吳王李祗為靈昌(今河南滑縣東)太守,河南都知兵馬使,統合河南兵馬以抗擊安祿山。單父(今山東單縣)尉賈賁、閬州刺史璇之子等人,帶領官兵先到,稱為吳王兵,對宋州展開反攻。張通晤敗走襄邑(今河南睢縣),被頓丘令盧韺所殺。之後,賈賁領兵至雍丘(今河南杞縣)與張巡會合,共有兩千餘兵。這時的雍丘縣令令狐潮已經率全縣投降燕軍。燕軍任令狐潮為軍將,率兵向東馳援襄邑。令狐潮擊敗在襄邑的淮陽軍,俘虜了百餘唐軍官兵,並將他們囚禁在雍丘,準備殺害,然後又去見燕軍大將李庭望。淮陽兵俘虜乘機殺掉守衛,雍丘城內頓時大亂。賈賁、張巡等得以乘亂攻入雍丘。令狐潮棄城逃跑。

以寡敵眾 雍丘大敗叛將令狐潮

唐肅宗至德元年(756年)二月,令狐潮又率領燕軍一萬五千人意圖奪回雍丘,而雍丘城內的唐軍總共不過三千餘人。賈賁出戰,因兵力懸殊,兵敗而死。張巡馳騎決戰,身上被創無數,但仍然力戰退敵。退回城後,兵士們推張巡為主將,從此張巡兼領賈賁的部隊,自稱河南都知兵馬使吳王李祗的先鋒使。在張巡指揮下,擊退燕軍多次衝鋒,累計殺傷燕軍近萬人,而唐兵也死傷一千餘人;面對唐軍的抵抗,令狐潮不得已退兵。吳王李祗聞之,舉薦張巡為委巡院經略。

同年三月,令狐潮會同燕軍將領李懷仙、楊朝宗、謝元同等率兵四萬餘人蜂擁來到城下,企圖一舉攻下雍丘城。這時雍丘城內約有守軍兩千人,而對手則有四萬大軍,城內軍民大為恐懼。於是,張巡對眾將士分析道:「敵知城中虛實,有輕我心。今出不意,可驚而潰也,乘之,勢必折。」眾將士聽後,大為鼓舞。於是,張巡派一千人負責守城,親自率一千人,分數個小隊,突然從城中殺出。張巡身先士卒,直衝殺向燕軍陣中。敵軍雖眾,但事出突然,驚懼無措,頓時大亂,燕軍後撤。

次日,燕軍再集結攻城,李環城安置百門石炮(投石機)轟擊,城樓及城上矮牆全被毀壞。張巡於城上立木柵,抵禦燕軍進攻。燕軍紛紛緣城攀登,張巡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焚而投之,燕軍士兵害怕被燒,不敢登城。張巡時而待燕軍鬆懈之際,出城突襲;時而趁夜深人靜之際,偷襲敵營。就這樣,張巡身先士卒,帶甲而食,裹傷戰鬥,堅守雍丘達六十多天,共經歷大小數三百餘戰。令狐潮見在短期內不能取下雍丘,只好撤兵而去。張巡得知燕軍要撤退,便率兵乘勝追擊,果然大有所獲,俘虜叛兵兩千多,幾乎活捉令狐潮。雍丘守軍士氣大振。

智斬叛將穩定軍心 巧奪敵糧草人借箭

令狐潮因為撤退而失利,十分憤怒,於是回頭再次圍攻張巡。令狐潮本來與張巡是鄰縣縣令,素來相熟。他知道強攻是不易取下雍丘的,便想誘降張巡。令狐潮在城下像平時見面那樣和張巡互相問候,並趁機在城下勸降道:「天下事去矣,足下堅守危城,欲誰為乎?」張巡答曰:「足下平生以忠義自許,今日之舉,忠義何在!」令狐潮聽後,慚愧而走。

到五月,張巡與令狐潮已經攻守相持了四十餘天。令狐潮因久攻不下,又添兵加將。這時候,長安已經失守,唐玄宗已逃往四川。由於雍丘與外界早巳失去了聯繫,張巡並不知道這些情況。令狐潮趁機送信招降張巡,說是大局已不可挽回,不如早降。

張巡接到信後,將情況告訴了眾將官。有六名將官動搖了,要求率兵投降燕軍。那六人認為敵我兵力懸殊、形勢不妙,既然皇上生死不明,不如早降。六人都官至開府、特進,在軍中都有相當影響。六人要降,軍心勢必動搖。於是,張巡假裝許諾,稱明日再具體商議。第二天,張巡在堂上放置了皇上的畫像,率領將士朝拜,然後宣布了那六人的投敵計畫。全軍上下有感於國破家亡,遂群情悲憤,紛紛指責六人的無恥行徑。張巡把六人帶到前面,責其不忠不義,擾亂軍心,當即推出斬首。此舉大大地穩定了軍心。

雍丘被圍日久,城中糧食日漸缺乏。這時,恰好有數百艘為燕軍補給的運糧船,剛停靠在河邊,仍末卸糧。張巡從城上發現這個情況,便在夜間把軍隊集中到城的南面,裝出好像要出戰的樣子。令狐潮見張巡軍集中到城南,也把軍隊調到城南來抗拒。張巡知燕軍完全調到城南後,便派遣勇士靜靜的到達河邊,把燕軍運糧船上的糧食奪走千多斛,然後放了一把火,把剩下的糧食通通燒光。

張巡智盜敵糧,令狐潮大怒,下令全力進攻。連日來,為了抵抗燕軍進攻,雍丘守軍很快就把準備的箭都射光了。在此危急之際,張巡在晚上令士兵們把事先準備好的稻草人穿上黑衣,用繩子綁好,從城上慢慢放下。燕軍隱隱約約看見有成百上千個穿著黑衣服的士兵,沿著繩索爬下牆來,急忙報知令狐潮。令狐潮斷定是張巡派兵偷襲,於是命士兵向城頭放箭,射殺唐軍。一時間,燕軍兵士爭相施射,一直放到天色發白。待到天色大亮,燕軍這才發現城牆上所掛的全是草人。草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滿了箭。白天一數,共得敵箭數十萬隻,這解決了軍中缺箭的問題。

之後一連幾天,還是像前次夜裡一樣,城牆上都出現了草人。令狐潮的兵士見狀,都嘲笑張巡故伎重演,貪得無厭。於是只箭不發。逐漸,圍城的燕軍對張巡夜縋草人以為常,不再防備。幾天之後,張巡挑選了五百勇士,並在夜裡把他們放下城去。燕軍士兵以為這次城上吊下來的仍是草人,沒有防備。五百勇士乘敵毫不防備,突然殺向令狐潮的大營。燕軍頓時大亂,自相衝撞踐踏,不辨敵我。令狐潮下令集合人馬,但倉皇之中,已不及組織抵抗,被唐軍殺得四散走避。令狐潮縱馬一直逃到十幾里之外,才穩住了陣腳。  (未完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