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留學生晚會高唱「讓美國人叫我們爸爸」結果……(組圖)

2018-04-28 12:39 桌面版 简体 49
    小字


王伊凡及其同學(圖片來源:王伊凡微博)

【看中國2018年4月28日訊】近日,一名中國留學生在他的歌曲中寫道:不僅送給penn state的陳公公和Jenny Li也送給所有心裏向到美國的狗東西……歌曲開頭就劍拔弩張,後面的歌詞也是充滿謾罵和仇視。

據《留學帝》報導,演唱者的名字叫王伊凡,是一名美國留學生。這首歌,是源於兩個月前一起華裔老師與中國學生的糾紛事件。

2018年2月23日,美國賓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的中國學生聯合CSSA(中國學聯)舉辦了一場元宵晚會。晚會上,CSSA邀請了學生音樂人王伊凡表演了其原創歌曲《We Are Penn State》。節目結束之後,主持人要求王伊凡即興表演一段說唱。

問題隨即出現在了這段Free Style的說唱中。

演唱中,王伊凡唱了這麼一句歌詞:「中國學生的晚會辦的這麼強這麼大,遲早有一天讓美國人叫我們爸爸。」

當天晚會的參與者90%是中國人,剩下的一些是外國人。晚會結束後,有一些美國學生向兩名美籍華裔老師反映了這個情況,隨後,兩名老師向節目主辦方發了兩封郵件。

其中1封郵件,是一位叫Gong Chen的教授發給同校另一位華裔教授Jenny和相關工作人員Charlotte的,內容如下:

Hi,Jenny,我聽到有人跟我說,他參加的學聯晚會上,有一個說唱歌手在台上唱道「讓美國人叫我們爸爸」,對此我很震驚。

這太糟糕了。有些學生愚蠢無知,思維病態。

你好Charlotte,雖然我已經不當CSSA輔導員了,但對舞臺出現的侮辱用語,我還是想要表達我的想法和擔憂。有很多的美國學生都懂中文,我自己的實驗室裡就有兩個,他們一定會覺得受到了侮辱,就像我一樣。

我希望CSSA學生會的官員能嚴肅處理這名學生,並且制定規範防止如此惡性的表演在舞台上再次發生。

而接下來這封郵件,是Jenny Li教授給Gong的回覆:

Hi Gong,我參加了上週五的晚會,但因為表演者說得太快,我沒能聽清楚歌詞。然而,後來有些教職員工和朋友確實來對我表達了他們的顧慮和不舒服。

我不清楚他是怎麼通過組織者的彩排的,也可能他是即興加了那些侮辱的字眼?我同意你說的,學生會現在應該做的是防止此類事情再次發生,並且需要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

Hi Charlotte,

你可以把學生會負責人的名字和聯繫方式給我嗎?這樣我們可以先找他談一下這件事。

接到郵件後,學生會很快與王伊凡取得了聯繫。但王伊凡表示,拒絕任何形式的道歉,並作了一首歌曲謾罵老師。

此後,該事件在PSU校友間和網友間都引發了很大的爭執。

大部分網友都表達了自己看到新聞後的一種不適感: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一個外國留學生,在中國大學的舞台上唱出類似的歌詞,估計得橫著下臺了。」

「侮辱性語言不屬於言論自由範疇。這位歌手損毀的其實是他自己的人格和中國人的形象。」

「看神情,就知道是個吸大麻的,快送回給中共。」

「混得太慘,心理扭曲。表面強大,內心自卑。跟‘厲害了我的國’一個路子。」

就在今天,這件事情又有了新一步進展,賓州州立大學學聯突然發了一份聲明,聲稱這位王伊凡同學,並不是PSU的學生。

聲明裡提到,王伊凡並非賓州州立大學的註冊學生,其言行無法代表賓州州立大學的華人學生,更無法代表賓州州立大學學聯CSSA。其在說唱歌曲中以歌詞對兩位教授進行了攻擊,造成了名譽上的損害。CSSA呼籲大家理性看待此事,「CSSA的目標一直是幫助學校建立一個多元化校園,更好的服務當地華人學生和學者。我們堅持,無論哪個國家哪種文化,相互交流都要以相互尊重為前提。」

有網友指出這份聲明中有一個點很有意思:

王伊凡同學既然不是賓州州立大學的學生,那麼要麼他拿到了後續工作簽證,要麼應該簽證到期,早該回國了。

假設他是拿著工簽留在美國,那這就是啪啪啪打臉其高唱的「學成回國建設祖國」。

如果他沒有合法的停留工簽,那很有可能他就是滯留美國的「黑戶」了。一個留在美國不肯離去的人,卻對捐助過國內教育事業的華人教授大罵「龜兒子」、「狗漢奸」!

責任編輯: 傅美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