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縱死猶聞俠骨香:這詩正是王維的真實寫照(圖)

2018-04-10 18: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縱死猶聞俠骨香」(《少年行・其二》),正是王維真實的人生寫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說起王維,凡是讀過點書的,都知道他,尤其是他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使至塞上》)、「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相思》)、「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送元二使安西》)、「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瞑》)等等,膾炙人口。但是,最讓人感動的,應是王維的氣節——身陷賊中,仍然保留了文人的高尚:身從賊,心不從賊!

「祿山陷兩都(洛陽,長安),玄宗出幸(實際上是逃跑,因玄宗為帝,安祿山為叛,故曰出幸),維扈從不及,為賊所得。維服藥取痢,偽稱喑病。祿山素憐之,遣人迎至洛陽,拘於普施寺,迫以偽署。祿山宴其徒於凝碧宮,其樂工皆梨園弟子、教坊工人。維聞之悲惻,潛為詩曰:『萬戶傷心生野煙,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宮裡,凝碧池頭奏管弦。』賊平,陷賊官三等定罪,維以《凝碧詩》,聞以行上,肅宗嘉之,會縉(王維的弟弟王縉)請削己刑部侍郎以贖兄罪,特宥之,責授太子中允。」

這段話用不著多解釋,已說得很清楚了,原文見《舊唐書・列傳一百四十・文苑下》。

《新唐書》對此事的記載大同小異:「祿山大宴凝碧池,悉召梨園諸工合樂,諸公皆泣,維聞甚悲,賦詩悼痛。」

這兩段記載,突出了王維的立場,一不是主動當偽官,二是即使你讓我當,我的心還是不在你這裡,立場堅定。

王維,一個文人的高貴品質,就此體現出來了。

什麼叫威武不能屈?這就叫威武不能屈。後人更多關注的是王維的詩,王維的畫,王維和孟浩然所開創的山水詩派。當然這些也重要,更重要的是文人的品質。

王維不能和屈原相比,不能和文天祥相比,不能和岳武穆相比,他們用生命贏得了歷史的謳歌。但王維,一樣有他值得肯定的地方,就是身雖事賊,心卻背異。晚年的王維寄情田園山水,是在曲折地透露出他對現實世界的不滿和抗爭,有的詩還有虛無冷寂的所謂「頹廢」調子,是他在飽經滄桑後對人生的感悟。

王維,因為安史之亂,讓他的一生,不能完全光輝。

王維,也因為他的立場堅定,讓文學史家們從來沒有詆毀,甚至連責問都沒有,這不能不說是奇跡。因為,王維用他的詩,表明了他的心跡,他的愛恨。

「縱死猶聞俠骨香」(《少年行・其二》),正是王維真實的人生寫照。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来源:汗青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