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摸骨神算高人的故事(圖)

2018-04-09 13:00 作者:蘇國聖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摸骨這門預測術是很神奇特殊的。(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自從喜愛上了易道,時常會四處訪一訪,大部分是沽名釣譽之輩,但有時也能真的尋訪到有真本事的高人,摸骨神相高師父算是一位。他承傳的是自古都不多的一門技法,那就是摸骨。

提起摸骨,可能許多人都沒接觸過,甚至聽都沒聽說過,因為這門技法是盲人秘傳的看家本領,是盲人賴以生存的飯碗,所以從不輕傳,更是不傳明眼人。但是這門預測術是很神奇特殊的,經歷過真傳高人摸骨的人都會驚嘆此術的神奇準確。高師父在我所見中,是真正能稱得上是摸骨真傳的,他是胎帶瞎,生下來就是雙目失明,可以說一輩子沒有見過天日。但是老人家的堅強與樂觀則是見過他的人們嘆若不如的。日常小事可見一斑。

老人家沒有老伴,一生孑然,但是對於生活起居確是安排的井井有條,事事親為從不假於他人,每天生活極有規律。早上天剛亮就起床了,摸索著灑掃庭院房間,因為看不見,所以老人動作非常舒緩,總是緩慢的幹著各種家務勞動。院裡種著一些花草,我很奇怪問老人,老人憨厚的笑了,我雖然看不見但是能聞見啊!我的鼻子比一般人好的多……平靜樸實的話語如那花香一樣。

老人早年家庭是大戶,雖然天生盲人,但是祖父還是給他請來先生,硬是背會了許多文章,老人常教人多讀蒙學,比如三字經,增廣賢文,朱子家訓,他說,這些書為啥叫蒙學,就是因為是我們每個人最基本的應該做到的東西,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要看,都要誦讀和背會。老人家最推崇朱子家訓,並且身體力行的按照這本書教導的去做,去生活。

我認為一個人,無論他掌握了如何驚天動地的技能,我們更應該從他這個人最基本的做人的素質來衡量他,先做人後做聖賢,未出三界尚在五行遊方,還是把人做好為佳,沒有這個基礎,恐怕也修不出什麼豐功偉績!

摸骨這個技術,如今會者已很少了,因為他不僅難以掌握而且手法特殊,特殊性就是要有手感功能,市面上很多號稱是摸骨的人,只從外形和骨骼上計量,那個很難有準頭,因為已經失去了摸骨通神的精髓,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過去行刑砍頭的老官差,一摸這個人的脖子就知道他命裡有沒有死厄,那個是什麼?是手通靈的手感功能,還有老中醫,學太素脈法的,多年經驗,從脈象裡就能號出這個人的富貴賢愚,包括長壽夭折,那個是什麼?也是這個手感功能。

我所拜訪的高師父就是一個手感極好的摸骨先生,他家住在偏遠農村一個小村莊上,靠最北邊幾乎沒有別的人家的地裡,是他的宅子,三間瓦房一個小院,因為上輩成分「不好」,他家的房子地都被分了浮財,後來就只剩下這一點鹽鹼地,開始老人住在自己搭的窩棚裡,颳風漏雨的很是艱難,老人就以他的堅強樂觀苦熬歲月,不僅自力更生的照顧自己,還能夠照顧一些同樣殘疾的人。

老人自己回憶說,最先他學的是唱大鼓,每天就摸索著去集上唱大鼓,看賞幾個零錢,買點吃的用的,後來有一次,在集上遇見一個同樣盲的老人,不知怎麼的一下就暈倒在他擺攤演出的地方,許多人都勸高師父挪地方,不要管那盲老頭,可是同病相憐啊!只有盲人才最同情盲人,高師父當即就拿出辛苦攢的幾個錢,叫熟人給請大夫,這時老頭醒了,告訴不叫請大夫,高師父就把他接到自己的窩棚裡住著,每天管著這個老頭吃飯,住了有大半年,一點沒有要趕老頭走的意思。

後來老頭就說,高啊!我說實話,當初我暈倒是裝的,我是摸骨的傳人,我給自己摸骨,知道後年就是大限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想找個徒弟,所以這才找著你,我今天給你正式的摸一下,看看行不行,高師父許是命裡注定吧!經過老頭摸骨判定,正式的就把摸骨神相這門技術傳給了高師父,並且就在他的棚裡開始給外人摸骨。

他的技術很過硬,畢竟走南闖北的摸一輩子了,邊給人摸骨邊教高師父,慢慢的就響名了,高師父也掌握了摸骨的技巧,老頭後來就病了,告訴高師父說,我們研究骨相只是預測吉凶,而這個吉凶實際還是在各人自己身上,我們用此術來謀生還要用此術來教化人,人活著一輩子能幹幾件好事,能叫受恩的人在你死後還能記得你的名字,比啥都強……老頭說完就嚥氣了,高師父和眾人埋葬了老藝人,高師父拿著棍子就外出雲遊了。

後來在遊歷中邊給人摸骨邊總結經驗,並且以此術做過不少好事,聽高師父說,有一年他在一家旅社裡掛牌摸骨,傍晚時來了一個高大漢子,又高又胖,進門就問,能摸準麼?高師父聽聲音感覺不善,就說,摸不準!實際是不想給他看,那人就說,我給不起錢是咋?就非要給摸,高師父就說你要是非要摸骨就得雙倍價錢,那人說好,就開始摸了,摸了一會就告訴那人,說實話啊!你是個囚徒,最近剛釋放的,但是最近你還要進去,那人心裏很吃驚就問為什麼?高師父確實是真傳,摸了摸頸椎那裡就告訴那人說,你這兩天想幹個事,這個事要是干了就得進去……話說完那人撲通就跪下了,央求高師父給指點迷津,高師父說,聽我話你就走吧,越遠越好……

那人徹底服氣了,自己說出了事情的原委,這個人果然是剛出來,回來一看家裡媳婦跟人好了,就尋思著要殺了這倆人,正是猶豫不決,卻全被高師父摸骨知曉了,所以身心是剎那變化的,一個念頭,身心世界也在隨之微細變化,摸骨就能摸出這個變化,所以起心動念,鬼神皆知,那人聽話就放棄了殺人念頭,遠走高飛了,高師父摸骨,一言救了三命,功德無量啊!所以當今能夠學有所成,能夠以術來顯化的師父們,你們的一言可以殺人也可以救人,一定要以度人向善為重,慎重立言啊!

我那次去拜訪高師父,也請他給我摸了下,見識了這位傳奇的摸骨神相。高師父的手掌很厚也很軟,摸骨時感覺很溫暖,其實摸骨並非是摸遍全身,那個叫看全相,而摸骨只是摸頸椎幾節骨頭和頭上幾塊骨頭還有手腕幾塊骨頭,每個部位大概一尺長,就能摸出一生命運,很奇特,感覺跟全息的道理似的。

高師父是先摸頭,他說頭是先天,人一生下來到老,可能別的地方都會改變,但是頭始終還是那樣,一個歪頭不會長成正頭,一個葫蘆不會長成尖錐,那個就是命的根,所以先從頭上摸起,高師傅的手很大,他屏住呼吸慢慢的摸著我的頭,從後腦杓開始摸,就是那個頭八字那個疙瘩位置,說是摸實際是摁,稍微有力的摁一下,然後往上走,摸到頭頂,摁幾下再摸印堂,再摸眉骨,頭上的就結束了,接下來就摸脖子,就是頸椎那幾塊,一塊一塊的摁,力度稍微大點,摸的很仔細,他說頸椎是一個人的福分和一輩子的經歷,所有一切都記錄在那裡,最後就摸手腕,幾根手指都摸到,他說手是一個人一輩子所能夠擁有的東西,實際在他摸我時,我能感覺到一種輕靈的磁場,我明白這是高師父的感應。

他是邊摸邊說,摸哪說哪,他摸我的後腦杓第一步就預言我將來會是出家這個路上的人,但他說我是僧人骨頭,那時我按八字看也是有出家緣,加之又有出家的心願,所以覺得高師父說的很準,但是後來的經歷,確是斗轉星移的成了道士,出家是說對了,只是僧道未說中,高師父給我斷了好幾樣,包括我父親的去世年,都應驗了,他說的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現在也會偶爾想一下,他說我,你俗世上沒福,寺廟裡才有你的福,事實上果然如此,我曾上班曾經商,干了很多行,確實一事無成,比如上班,三年換了倆單位,到哪哪破產,趕上兩回破產大會呢,也是相當背了,經商跟姜子牙似的,賣啥啥賣不動,後來跟師父住廟,雖然那時還未正式出家,但是確實法源很好,跟很多居士比較投緣。

高師父摸骨的樣子很怪,說是摸骨,又不真正地拿手去一塊一塊骨頭地仔細去摸,手往頭頂上一搭,一摁一摁地順著臉就下來了,這就是憑感覺,感覺裡細小的變化,不一樣的地方,就決定了人不一樣的氣質。古人說,觀千劍而後識器。摸骨也一樣,摸上成千上萬的人,才能類比出高低貴賤。處處有心皆學問,摸骨關鍵在於細心比較。摸上幾十個賊,賊的骨頭便一目瞭然,搭手便知,他們共同性的東西明擺在那裡。

經常和高師父聊天,知道人家盲派東西不外傳,但是很喜歡高師傅的人生經歷,和他摸骨的故事。一次,高師父在一家人家住,這家人很信服高師父,並且經常給他介紹人來摸骨,有一回來個打扮很平常的人物,就叫高師父摸骨,高師父一摸頸椎幾節,馬上拱手說,您最低是個縣長,那人很佩服,說明瞭,自己就是個相當於縣級的官,按說看到這就可以打完收功了唄,偏偏高師父藝高膽大啊!摸著手就說那縣長,我說話您可別惱啊!您現下有病了,是孬玻……那官壓低聲音問,什麼病?高師父說,花柳!一句話跟炸雷似的,那縣長就慌神了,趕快說很對,就是看看有無大礙……

高師父說,你這個手上都是花柴骨頭,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啊!那人承認了,確實很多女人,平生就好這口,高師父說,趕快戒了吧!你壽限本來定在75,如今只能活到63,楊梅大瘡肉爛而死,你覺得你沾光了,實際你吃大虧了,舒服那幾分鐘,少活十來年還得受罪,這個時候若是戒了還能有轉機……那官聽了話就改過自新了,派人送了一份厚禮給高師父,並且特意打製了一根雙龍銅枴杖鎏金,送給了高師父。

高師父每天摸三個最多不超過五個,我問過他,怎麼不多摸幾個呢?高師父說,你不知道,摸一個不是人,摸一個不是人,摸著摸著自己都夠了……高師父的意思是很多人的骨相其實如禽獸那樣,所以披人皮而不干人事。呵呵,發人深省啊!

責任編輯: 姚馥鎂 来源:者行孫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蘇國聖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