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最後悔的決定 親手把孩子送進豫章書院(圖)

2017-11-04 09:5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網傳嚴重體罰學生的江西南昌豫章書院(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7年11月4日訊】近日,有網友爆料稱,在江西南昌,有這樣一個地方:在家長眼裡,它是自己孩子能夠徹底「戒掉惡習」,重新「走上正軌」的最後希望;在通過網頁搜索的不知情人眼裡,它是以國學文化精髓染化「問題少年」的好學校;而在裡面的學生眼裡,這裡是徹頭徹腦的「地獄」。

它就是江西南昌豫章書院

據多家媒體公開報導,這是一所住讀式學校,學生在裡面都遭受過被戒尺、「龍鞭」打,被囚禁在黑屋中,吃難以下嚥的食物等各種虐待。

10月30日下午,豫章書院執行山長吳軍豹在朋友圈回應稱:豫章書院修身學校尊重輿論,敢於承擔社會責任,全體師生於今日正式宣告徹底停用戒尺管教。

南昌市青山湖區多部門聯合調查後回應,網帖反映的問題部分存在,書院確實有罰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為和相關制度。對此,已責成區教科體局對該校教育機構進行處罰,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

記者按照學生提供的該書院秘書長章偉以及山長吳軍豹的電話,撥打過去,均未接通。據新京報最新消息,針對豫章書院體罰學生一事,2日下午,該校發布消息稱,學校已申請停辦,待政府部門批准後,對在校生逐步分流。

1、我把他送進了豫章書院,「這是我最後悔的決定」

冷梅親手將兒子王偉送進了豫章書院,「這是我最後悔的決定,我對不起我的兒子。」

在與記者的對話中,冷梅不住地嘆氣和哽咽,「我也被這個學校的人洗腦了,回來以後,兒子告訴我他的遭遇,我都不相信,直到現在網上有人爆料,我才相信了兒子的話。」

距離王偉「逃離」豫章書院,已過去一年半的時間了。在書院裡,王偉遭遇了關小黑屋、被毆打,甚至不得不吞洗衣液自殺,還因此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

回家後很長一段時間裏,王偉的情緒都無法恢復正常,他害怕自己再被突然送走,他也害怕有人對他好,總之,他恨周遭的所有人。

對於親手將他送進豫章書院的母親,王偉一度不肯原諒,但在時間和母愛的浸潤下,現在的王偉,已經漸漸走出來了。「我不再恨母親了,但心底還是有隔閡。」

記者就此對話王偉母親冷梅,她講述了自己將兒子送進豫章書院的前後,也分享了她與兒子之間情感的撕裂到逐步修復的過程。

報名

搜「戒網癮學校」注意到該校

以旅遊為名帶兒子去南昌

去年6月,來自大連的冷梅將15歲的兒子送進了豫章書院。

「兒子當時不上學,老想上網,我作為母親,心裏又焦急又痛苦,已經沒辦法了,一心想讓孩子走出這種消極情緒。」於是,冷梅在網上鍵入「戒網癮學校」,「這家豫章書院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學校的宣傳頁面做得很好,提倡國學教育,我認為這是一家教育孩子向善的學校。」

於是抱著一線希望,冷梅打通了頁面上的報名電話,「接電話的是招生部一位姓胡的老師,她特別熱情,聽說我是大連的,還告訴我他們也有一個學生來自大連,歡迎我和那位學生家長聯繫。」除此之外,這位老師還告訴冷梅,許多從這裡走出去的學生,最後都考上了重點大學。

隨後,冷梅在學校的引薦下,與同樣來自大連的這位學生家長聯繫上,對方告訴冷梅:「讓孩子去學國學,總比呆在家裡上網強。」最終,冷梅繳納了半年三萬一千多的學費,將孩子送進豫章書院。

在沒有實地探訪的情況下,冷梅以去江西旅遊為名,帶著兒子王偉來到南昌。在這裡,兒子被豫章書院派來的車接走了。「當時兒子以為這輛車是載他去酒店,根本沒有反抗。」冷梅告訴記者,看著載著兒子的車慢慢遠去,自己的眼淚不停流下。

探望,孩子哭訴絕望遭遇,老師卻勸小心孩子編造

兒子進去一週後,給家裡打回了電話,「電話裡,兒子說他一切都挺好,還說自己會努力,讓我放心。」同時,她還收到了兒子寫的書法照片,看見照片裡的一切,冷梅懸著的心似乎放了下來。

「當時的我,哪裡知道,打那通電話時,兒子周圍全是老師,他不敢說一丁點不好。」

半個月後,丈夫剛好去湖南出差,於是順道去看兒子,「最開始學校是拒絕探望的,說還沒到探望時間,經再三求情,他才看到了兒子。」

看見父親,王偉立即扑向父親,他口中不停重複著:「我被帶了手銬,關進小黑屋裡……」

聽到兒子的遭遇,父子倆抱頭痛哭,父親當即表示要將兒子帶走,但遭到學校反對,帶走未果。回到大連後,丈夫與冷梅發生了激烈爭執,丈夫執意要將孩子接回,而冷梅卻認為沒有必要。

「只怪我當時被這個學校洗腦了,認為好不容易交了3萬多,把孩子送進去,孩子肯定需要一個適應過程,我說再等等吧,萬一孩子回來又不上學了,咱們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抱著「讓孩子規律地生活,知道上學的意義」這個念頭,最終夫妻倆決定,把孩子繼續留在豫章學院。

「現在回憶起來,我是徹底受騙上當了。」冷梅嘆著氣,語氣中有些哽咽,她表示書院的老師會不時給家長打電話溝通,進行洗腦,「老師經常告訴我們,如果孩子在家裡天天上網而不學習,就徹底完了。他們必須到一個規範的地方,過一種規範的生活。」她表示,老師們常勸說家長,別不忍心,甚至說學生會因為想離開書院,而編造自己被體罰虐待的遭遇,「當時老師這些話,我深信不疑。」

虐待,孩子不堪體罰虐待,絕望喝洗衣液自殺被下病危

本來,王偉與父母約定好,九月開學之前將自己接回。但眼看著開學時間一天天臨近,自己仍然深陷書院,絕望之下,王偉喝下了半瓶洗衣液。王偉隨即被送往醫院,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但書院並沒有通知冷梅,而是將王偉接回了書院,用桶裝水和漏鬥,不停往嘴裡灌,「肚子鼓了吐,吐了灌……」

王偉說,「我只記得自己當時吐了好多泡泡,也吐了好多血。」

雖然對兒子自殺之舉並不知情,但作為母親,那段時間對於冷梅來說,是依然矛盾和痛苦的,「當時我的心情非常複雜,一方面每時每刻都在思念和擔心孩子,但另一方面又怕自己的心軟會害了他。」

每天都處在煎熬中的冷梅,那段時間裏唯一的安慰,就是學校發來的視頻,「視頻是無聲的,但能看見學生們在寫字、唸書,看到這些,我心裏就安穩了很多。」

2、孩子面頰凹陷瘦了50斤,再回家性情大變:「充滿了恨」

「我知道他恨我。」冷梅回憶,「我永遠忘不了,在書院見到兒子那一刻,他眼裡的恨。」

王偉嘗試吞洗衣液自殺後一個月,她見到了兒子,看見兒子那一刻,冷梅呆住了,以前身材健碩的兒子,瘦了整整50斤,面頰凹陷,「我摸著兒子的臉,淚流滿面,兒子也哭了,嘴裡反覆叨念著‘我要好好唸書’。」

但當她看著王偉時,「從他的眼神裡,我看到了怨恨。」

這次見面後,冷梅堅決地帶走了王偉。但她沒有想到,回家以後,兒子性情大變。

「回家後,他處於極度恐懼狀態,隨時都在擔心有人再次把他帶走。」王偉那時的精神狀態已無法再去學校,但出於對父母的不信任,王偉也不想回到家中,於是父母找了一個心理輔導老師,對王偉進行心理干預,「他有時候會突然掐住心理醫生的脖子,質問她:‘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是不是裝的?你是不是想把我關進去?’」

為了緩解兒子緊張的情緒,冷梅提出帶兒子出去旅遊散心,也立刻遭到王偉的強烈反對。經過這次事件,王偉對父母產生了強烈的不信任和戒備心理,「我們一起出去,他會告訴心理老師:‘我發現我媽有異常,我趕緊錄像發給你,你幫我報警……’」

兒子的這些舉動,冷梅看在眼裡,內心像撕裂了一樣,「我沒有辦法,也非常絕望。」

最讓冷梅悔恨的,是她當時對兒子的不信任,「兒子一次次告訴我,自己在書院裡的遭遇,而我卻不相信,直到最近網上曝出來以後,我才恍然大悟。我對不起兒子。」

這件事雖然已經過去,但卻始終存在於王偉的記憶中。當被問及是否還恨母親時,他告訴記者:「以前恨過,現在不恨了,但這件事是我忘不掉的傷痛,也讓我和他們之間有了隔閡。」

在採訪中,大多數學生都表示,不會再恨父母當時把自己送進去的舉動,但這件事,在所有學生心中,都留下了痛苦的印記。

3、家長實地參觀看到的和諧,全是學生被逼「演」出來的

2014年3月,14歲的小卓被父母送進了豫章書院。

「那時我不喜歡讀書。」小卓回憶,自己曾經練過書法,父母在網上查到豫章書院,以為是一所國學院,就將自己從浙江老家帶到了江西南昌,於是這段噩夢般的經歷就開始了。

起初,小卓和父母一起來到豫章書院參觀,「我們看到,書院裡一派和諧,學生們有的彈古箏、有的在讀書,有的在練書法……」看到眼前這番融樂景象,父母非常開心,隨後,小卓就被送進了書院。

「當我進去以後才發現,這裡和我們那天看到的,完全是兩個世界!」在小卓正式進入書院後,她漸漸察覺了這所書院的「詭異」之處,「原來那天我父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小卓告訴記者,原來每次只要有家長來參觀,學生們都必須「演」,「每次有人來,這些和諧的景象,都是我們演的,不演就要挨打,我平時不會彈古箏,但他們會讓我們臨時抱佛腳。」

小冉也證實了小卓的說法。小冉來自寧波,在十三四歲左右,被父母送進了豫章書院。「每次有人來參觀之前,老師都會提前通知我們,然後提前幾天讓我們練習彈琴、書法這些。」

當家長帶著孩子來實地參觀時,小卓知道,又有新學生要進入「煉獄」了,她多次嘗試偷偷傳遞信息給這些即將把孩子送進來的家長,但周圍都是老師,「甚至連使眼色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有家長趁老師不在周圍時,拉住書院的孩子詢問情況,他們也並不敢告知家長實情。

小冉回憶,在書院裡,每個孩子都像驚弓之鳥,生怕遭受虐打,「家長來問我們,我們也不敢說實情,生怕是老師讓家長來問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說了實情就完蛋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冷梅、王偉、小卓、小冉為化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