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從公務員辭職了,而且是國家部委(圖)

2017-08-21 05:42 作者:匿名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北京
北京公園一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8月21日訊】1

本人女,一枚國家部委公務員,09年重點大學碩士畢業入職,文科專業,2015年已經31歲,女兒兩歲。這種情況,上有老下有小,又是女性,又不是理工科人才,幾乎沒一個人能理解我為何想要辭職。還好老公支持我,他說我們這種工作狀態,擔心我的身體。

我們加班的時間非常多!且領導帶頭,局長、司長級別加班最狠,科長、處長、剩下的同志們一個比一個不服輸(有些是活兒實在太多,有些是迫於其他人都加班自己不好意思走)。主任、部長(省部級)加班情況不很多,但百分百每週都有週末雙休日落筆簽字的文件。

我頂上的司局級領導,前任領導06年上任,任職以來從未休假過,2014年兒子已經上高中了,他終於離婚了,他愛人是隔壁部門的司局級領導。這一任領導1966年出生,女,至今未婚。

有些人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活兒,您們可能聽過一個詞:文山會海。公文全都是寫稿的同志們撞牆吐血寫出來的,那個著名的「一稿二稿等於沒搞…九稿十稿回到一稿」的段子,雖不必每回都那樣,但就是推稿那些一兩個字、那些四六句對仗、押韻,要了多少壽命啊!

還有各種會議、各種活動。若是省部級幹部活動,常有司局級幹部帶著處長最後審查擺!桌!簽!

你覺得大材小用?最初列印桌簽、放進有機玻璃的桌簽架裡、親自去擺好的,也是個985大學碩士畢業的科員,70後(我們辦公室的老一點的同志)。

若是國家級的活動,更超出普通人的想像。一場記者會、一個會議、一次會見、一次合影,背後得用多少人的血汗、多少套方案、多少個日夜不眠、現場得打多少雞血,才能順利運轉,恐怕只有在電視台大型直播節目後臺的副導演和導播級別的人能想像到,還未必是體會到。

網上有張照片:兩會時期服務員們拿著繩子拉直,保證每排的茶杯位置在一條線上。這些都是沒有編製的20出頭小姑娘,就這樣還有多少網友認為是浪費人力。但那些活兒就得有人干,還特不能出錯。事無鉅細,親力親為,就這樣還可能出差池。

見識過大領導上著勤務接機的流程以後,我就有了去電視臺直播節目幕後打雜的心了。現場的擔任聯絡的那位科長,手機打到沒電插著充電寳,帶著耳機,小跑著打電話協調。

多少輛車,怎麼進T2,哪些轉T3,再回T2又是一套新的貴賓服務程序…多少小領導坐車來接大領導,每個人都不能怠慢。如果是馬不停蹄的電視臺直播,你的付出好歹是成就了一場精彩的直播,有很好的收視,有賺錢並且讓很多觀眾得到了愉悅或學到了東西。但這樣一次人仰馬翻的接機,其實只是接機而已。你接或不接,飛機一樣降落的,不過就是省了領導排隊過安檢等流程而已。

我常臆想,領導本身有時候真不介意與民同樂一起安個檢,但是官僚機構一層層安排下來,誰敢讓領導走普通通道?送機也很搞笑,有些小領導要進入控制區,幫大領導提包一直提到飛機上,放上行李架之後再道別,好像大領導自己提不動個手提行李箱,那箱子有輪子可以拖行的啊!

但是你知道多少公務員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參與一次接機麼?能見大領導一面是多麼難得的機會啊!

所以,就像其他人想辭職的原因一樣:我對工作沒有認同感。

有時候我們的一個領導一點想法,我們自己忙乎不說,我們下面的很多同志又要一把血一把汗很久。這種時候我總是內疚自己改變不了這不科學的體系結構。誰都知道不科學,沒人知道該咋辦。

雖然辭職後我壓根不知道能找到什麼工作,但是我想至少不會是感覺好像在害人的工作。害得領導不能親民走普通路線登機、降落,害得領導顯得像殘障一樣非得讓別人把什麼都給自己安排好,不得不害得下面同志為我們領導的一些拍腦袋決定而痛苦奔忙,不得不把孩子交給保姆……

2

當然,肯定也會有不同的聲音,既然擠進公務員的人每年屢增不減,肯定是有原因的。雖然我已辭職,但我也簡單贅述一下做公務員的「好處」吧。

首先肯定是家人朋友以及所有的路人都覺得你「穩定」,就像你這輩子可以不用再奮鬥了一樣,好像這樣加班還不叫奮鬥一樣。

其次是某種「樸素的榮譽感」,你手機裡存電話的都是各部委的人。(絕大多數人想進都進不去的地方、見不到的人)

你可以參加各種看似規格很高的會議和活動。(我承認第一次進大會堂確實自我感覺良好,好想自拍)

你可以見很多VIP。(如同經常受到接見,經常被攝影師閃燈,宛若明星的保鏢)

下面單位和領導都拿你當回事。(這不完全是好處,雖然你佈置的工作下面都會認真完成,但發生「上面動動嘴下面跑斷腿」這種情況的時候,我的內心是非常鬱悶的,還曾經忍不住直言勸誡過領導某些拍腦袋的想法)等等。

還有「真正的榮譽感」,你有機會參與能影響這個國家的事,某些時候你能感覺到自己是國家機器裡的螺絲釘,雖然不是只有你才能當好這顆螺絲釘,但是這螺絲釘確實是不可或缺的。

關於工資

眾所周知只是保你基本生活而已,別指望靠工資在北京買房,我閨蜜在二線省會城市買房的時候問我,你現在的存款能買一個衛生間麼?我說大概能買2平米,夠一個衛生間麼?(當時我們按西四環以外五環以內的地價算的,然而今天我已經連那兒的兩平米都買不起了)

至於車,我和我現任的司局級領導沒車,兩個處級同事搖號前按揭一輛克魯茲、一輛低配帕薩特,一副處級同事今年終於搖到號買了KIA我不認識型號,前任司局級領導開手動檔捷達,其他人都抱著「要是能娶到/嫁給真愛就好了」的心態在等搖到號。

福利

吃喝從來就不是福利,工作飯局各行都有,而且那樣喝酒也是眾所周知的痛苦,所以八項規定出臺以後酒局大幅減少確實是喜大普奔的;以前單位一個月給發150塊錢伙食補助,13年以後停發了;本單位從來沒有傳聞中的報銷手機費、打車費(但確實有別的單位可以報銷的);至於中秋髮月餅……真的想吃月餅、且缺一年一次月餅錢的同學,請果斷報考公務員吧(然而13年以後也沒有再發了,現在你們報考也晚了)。

灰色收入

我在的部門沒有「老虎」,而且相處這麼多年下來,我感覺自己的部門裡都是不敢、不想和非常反感吃拿卡要的人,可能歸功於前任領導上樑很正,現任領導精神潔癖。以前有過下面單位的人送過月餅,還有人請我辦公室裡5個人吃過冰激凌。當然,如果有人主動想要吃拿卡要,那是可以有灰色收入的,但那也就是走向深淵的開始了。

比起灰色收入來說,我所在的單位的人明顯更珍視自己的工作,所以小環境很好。大家都忙,也沒什麼時間勾心鬥角。前任領導提拔的時候,大領導跟同志們聊「xx同志沒有一封舉報信,更難得的是居然也沒有一封表揚信。尤其難得啊!沒有一封表揚信!」

那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其他候選人都有表揚信……我們單位的人是多麼單純啊。當然,理論上也可能是因為我自己非常反感,所以同事們有這種事時都避開了我(我也是精神潔癖啊)。

產假有保障,請假相對容易

前提是沒有急事。我產假休了滿滿6個月。在沒有急事的時候,請幾小時假相對容易,並且如同加班沒有加班費一樣,請個幾小時假也不扣工資。

本單位很多人都是夫妻兩個公務員,一位處級幹部愛人在北京知名高校機關任職,工資高、假期多、工作有積極意義、很難造成什麼負面影響或事故、工作環境很好、每天面對充滿活力奮發有為的大學生、沒有發表學術成果的壓力,這是目前我認為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了。但她是動用了不少關係才能在那兒工作的,所以想要好工作還是要看個人有多大本事(會搞關係絕對是大本事啊)。

3

很多同學說現在都是干一行恨一行,有一定道理。從事的行業就像白米飯和蚊子血,別的行業就像白月光和硃砂痣。也有很多人勸我不要頭腦發熱辭了職,再去發現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但我頭腦熱了很多年了,也是因為謹(dan)慎(xiao)而尚未跨出那一步,並沒有幻想外面的世界很美好^o^

目前我已寫辭職報告。接下來還有幾波慰留、幾輪談話、層層審批,再算上工作交接,估計最遲一個月後徹底離職。

不論新工作還是生活,我都會努力的。現在的心情,說一點忐忑都沒有那是騙人的,但也確實興奮多過於恐懼。可能有點像:

我要找到All Blue,我要成為海賊王,我要成為大劍豪,我要畫出世界地圖,我要成為勇敢的海上戰士,向著偉大航路,進發!(當然不像那一眾,個個身懷絕技。我都從部委辭職了,您就讓我熱血一下嘛……)

最後,我想對所有想報考公務員的朋友們說一句:「對於某些性格、價值觀、專業、興趣、具體情況的人來說,公務員絕對是個好工作。但所有工作都有適合的人群,所以一定要具體分析你自己是否是這個適合人群中的一員。」別讓自己的人生在懊悔中度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