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王思聰也不再炫富(圖)

2017-07-31 07:45 作者:假裝在紐約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美國 奢侈品 消費 中產階級
《炫耀性消費的終結》(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看中國2017年7月31日訊】上面這篇文章最近在美國流傳很廣,題目叫《炫耀性消費的終結》,講的是——美國的富人,不再愛用奢侈品炫富了。

但是看來看去,我看到的是另一件事——美國的中上階層,為了維護他們所處的社會階層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而這個話題,對於中國人來說,也是很有參考意義的。

文章的作者是南加州大學教授伊麗莎白.科瑞德-霍凱特。她提到的炫耀性消費,意思是以前的富人喜歡用物質來象徵自己的身份。

比如在高跟鞋剛開始流行的時候,穿上一雙高跟鞋的意思,其實是在向別人暗示自己不需要從事體力勞動。

19世紀歐洲上流社會流行用銀質餐具,到後來大家都愛買奢侈品,道理都是一樣的,都是炫富,都是為了尋求心理滿足——對內強化對自己的認同,對外表明身份地位,把自己和普通的大眾區別開來。

拿今天的中國社會比照,可以看出我們大致還停留在這樣一個炫耀性消費的階段。

中國是一個金字塔型的社會,處於金字塔尖的是極少數的幸運兒,越往下金字塔的塔身就越龐大。中產階級在中國才剛剛出現,佔總人口的比例還不到五分之一。

不管對頂層階級還是中產階級來說,用物質消費來區分自己和其他人,還是有效的——不管是幾萬塊錢的名表和包包,還是幾百塊錢一條的男士內褲。

所以你看,各種大牌奢侈品在中國市場的業績往往是最好的。

但是美國的情況就有點不一樣了。美國是一個紡錘型的社會,中間大兩頭小,處於中間的中產階級佔了人口的絕大多數。

富人能夠承擔的那些生活方式——比如買SUV,去歐洲旅遊,大多數人也同樣能夠承受。不一樣的只是,你是咬著牙關下了決心才買了一個5000美元的包,還是輕輕鬆松眼睛也不眨地就花了出去。

一條CK內褲,在中國賣300塊錢,大多數人可能不捨得去買。但是到美國一看,像白菜一樣隨便堆在超市的角落裡,沒有人覺得有多了不起,當然價格也便宜了不少。

還有一個原因是新科技產品的大量湧現,科技產品的功能性是第一位的,附加在產品上的炫耀反而不那麼重要了。

比如人人都愛用iPhone,一般人愛用,歐巴馬也愛用,馬克.扎克伯格也愛用。所以賣十幾萬一部的Vertu手機破產了,因為它不好用,沒有哪個富豪會傻到放棄iPhone用Vertu來炫耀身價。

這個現象,叫做消費的民主化。

當奢侈品不再有區分社會地位的作用時,它們也就不會引起狂熱的追捧了。

在美國,進入社會前1%的門檻是年收入30萬美元以上,我們姑且把這部分人稱為中上階層。

有數據表明,從2007年到現在的十年時間裏,美國的中上階層花在物質消費上的錢在顯著減少,他們不再那麼愛用奢侈品來炫富了。

而相對應的,普通的中產階級花在物質消費上的錢還是維持在和以前一樣的水平上。

如果中上階層不再愛買奢侈品,那他們把錢花在什麼地方上了呢?

答案是:教育。

2017年,美國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比20年前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產階級花在教育上的錢,則基本沒有任何增長。

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佔家庭年收入的6%,是他們最大的一筆開銷;而普通中產階級的教育投入則只佔家庭年收入的1%。

這還只是比例,考慮到兩個階層年收入的巨大差異,他們各自花在教育上的絕對金額,可能相差多達幾十倍。

除了教育,還有養老、醫療——所有這些花費,都有別於物質消費,是無形的非物質消費,也是非炫耀性消費。

它們的共同特點是:消費的目的不再是用於炫耀,而是用於對自己和孩子的長期投入,是為了增強綜合競爭力,確保自己和下一代人能夠在中上階層穩定下來,立於不敗之地。

這些非炫耀性消費,外人不一定能看到,但是它們所需要的錢,要比一個大牌包包或者一塊名表多得多,所以是無形的消費,也是最昂貴的消費。

但是最終,它們的效果是會顯現出來的。

你可能很難從一個人的外表打扮,一眼看出他所處的社會階層——大家用著一樣的iPhone手機和蘋果電腦,穿一樣品牌的衣服,用同樣的手錶、包包和化妝品。

甚至有可能,有錢人用的包包還普通一點,可能只是訂閱《紐約客》雜誌所附送的環保袋,上面還打著雜誌的logo。

但是,只要一和他們開口交談,你就能馬上做出判斷——

比如,看他們感興趣的話題,是《紐約客》或者《經濟學人》雜誌,還是賈斯汀.比伯的八卦,或者熱播的腦殘電視劇?

非炫耀性消費不一定都要花很多錢,訂一年《紐約客》雜誌不過是一兩百美元而已。

可是,能隨口引用《紐約客》上的某句話,或者有長期讀這本雜誌的習慣,能說明很多問題——比如你所接受的教育,比如你的朋友圈子。最終,這些都是一個人所處的社會階層的體現。

能夠定義和維繫一個人階層的,不再是物質消費,而是精神消費和消費背後的觀念。

我開頭提到的那篇文章,把今天美國的中上階層稱為「有抱負階層」,aspirational class。這個精英階層滿懷抱負,充滿上進,不計成本地把錢、把時間投資在自己的未來和孩子身上。

我在美國的一個發現是,這是一個特別矛盾的社會。

一方面,大眾階層排斥精英文化,嘲笑知識份子,反智傾向非常嚴重;可是另一方面,真正的精英階層,卻在無比努力地維持他們的精英地位。

大街上走的人,通常都是兩個極端,要麼是特別胖的胖子,要麼是身材特別好的人。

胖的,一般都是中下階層的人,他們安於現狀,喝可樂,愛看垃圾電視節目,愛吃快餐薯條和垃圾食品。

身材好的,則往往家庭背景很好,他們非常自律,吃綠色有機食品,長期健身,最要緊的是非常努力,往往事業越成功的人早上起得越早,每天只睡五六個小時的人非常多。

到美國的大學裡走一走,你會發現越是好的學校裡,身材好的、顏值高的,就越多;而與此同時,越是好的學校裡,圖書館裡通宵讀書的學生也越多。

再看看那些有錢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管是特朗普的兒女還是比爾.蓋茨的女兒,個個都是男神女神範兒,而且還特別上進特別有本事——也就是我上面所說的,「有抱負階層」。

「比你好看,比你有錢,還比你更努力」,這樣的例子到處都是。這是美國版的階層固化,也是美國社會的險惡之處。

我常常說美國的階層固化比中國更加嚴重,這就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美國社會已經到達高度發展的階段,他們的中上層精英知道如何維繫自己的社會地位,知道如何用自己的努力來封殺其他階層的上升通道。

中國社會還沒有到達這樣一個階段,我們這裡的有錢人還在學習怎麼做有錢人,富二代裡讓我們皺眉的多,讓我們佩服的少。

但是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這可能還是一件值得慶幸和僥倖的事。

否則,等到所有的富人和富二代都成了有抱負階層,那普通人就更沒有出頭的機會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