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秘史:無恥賣國「武裝保衛蘇聯」(圖)

2017-07-19 00:10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中共為斯大林祝壽的場景。
中共為斯大林祝壽的場景。(網路圖片)

1937年,《申報》上登載了林語堂的「一夕話」,其中有這樣一段:「中國就是有這麼一群人,為了幾個盧布,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報紙上瘋狂叫賣自己的漢奸言論,武裝保衛蘇聯,支持外蒙人民自己當家做主,在動物世界裡找這樣的動物幾乎不可能。」

近幾年,這段話被網友改寫成「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在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裡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用以嘲笑被稱為「自干五」的人。

而原文中提到的「武裝保衛蘇聯」和「支持外蒙獨立」這兩個匪夷所思的口號,確是紅朝不願提起,而且刻意歪曲的。中共前黨魁陳獨秀還因反對此口號被開除黨籍。

中東路事件

所謂「中東鐵路」是「中國東清鐵路」的簡稱,因此也稱謂「東清鐵路」、「東省鐵路」。是俄國政府為了掠奪和侵略中國,控制遠東而在我國領土上修建的一條鐵路。俄國除獨攬鐵路經營權外,還取得了沿鐵路兩側數十公里寬地帶的行政管理權甚至司法管理權,沿線俄國駐軍一度高達十餘萬。1904年日俄戰爭俄國戰敗,中東鐵路長春至旅大(今大連)一段被日本奪走。

1917年的所謂十月「革命」後,蘇共在《蘇俄第一次對華宣言》公開聲明:放棄俄國在中國「用侵略手段取得的土地」,放棄俄國「在中東鐵路方面的一切特權」,但這不過是蘇俄內亂無暇東顧的託詞。此事後來被親共分子以及紅朝「神化」為蘇俄對華友好,那是純粹的胡話,事實上蘇俄不僅沒有歸還過任何領土主權,反而又在1921年強佔中國唐努烏梁海17萬平方公里的領土。

不過,中華民國北洋政府利用俄國內亂這一有利時機,與蘇聯簽訂《中俄解決懸案大綱協定》,其中關於中東鐵路規定:「中東鐵路純屬系商業性質,並聲明除該路本身營業事務直轄於該路外,所有關係中國國家及地方主權之各項事務,如司法、民政、車務、警務、市政、稅務、地畝(除鐵路自用地皮外)等,概由中國官府辦理。」並「允諾中國資本贖回中東鐵路」。

1924年9月,張作霖控制下的東北地方政府又和蘇俄簽署了《奉俄協定》,又將中東鐵路歸還期限縮短了二十年。

但蘇俄不守協定,獨吞鐵路盈利。張作霖對此極其不滿,拒不交鐵路使用的相關費用,並拘捕了俄方鐵路管理局局長伊萬諾夫,事實上控制了中東鐵路。

因張作霖嚴重威脅蘇俄利益,蘇俄特務部門制定計畫兩次暗殺張作霖。俄國作家普羅霍羅夫據此撰寫了《張作霖元帥之死檔案》,但是中共卻不承認。

1928年7月4日,蘇共第二次暗殺計畫成功,在皇姑屯炸死了張作霖,並且把這個黑鍋扣在了日本人頭上。1928年12月29日,張作霖之子張學良宣布東北易幟,服從國民政府。在國民政府的支持下,1929年初,東北當局開始驅逐蘇俄駐紮人員,強行收回中東鐵路各項權利。這一舉動也可以從側面印證究竟是誰暗殺了張作霖,張學良當然知道誰是真正的殺父仇人。1929年5月,張學良陸續關閉蘇俄駐東北各地的領事館,逮捕總領事。

自1927年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中國持續不斷的收回權力與「改訂新約」,南京國民政府當時正處在與列強緊張談判中,對東北地方當局收回中東鐵路積極支持。蔣介石公開宣稱:「吾人對俄政策之目的,首在暴露蘇俄侵略之真相。」「如蘇俄竟敢公然破壞世界和平,侵略我民族利益,吾人為世界和平計,為民族利益計,當以革命之精神,不惜犧牲一切,貫徹政府擁護國權之主張也。」國內的各派軍閥也一致支持張學良,在民族大義的方向上,讓人無話可說。

但是,張學良是個什麼人呢?他後來在中共蠱惑下發動西安事變,綁架了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使幾乎滅亡的中共逃過死劫,並趁日本侵華髮展壯大,因此在49年後被紅朝「神化」成了英雄。可是,究其實,他不過是個守土無方,敗家有術的公子哥。在處理中東路事件上,張學良猶豫不定,備戰不足,為一敗塗地埋下了伏筆。

惱羞成怒的蘇俄於7月宣布斷交,並於8月組建特別遠東集團軍約8萬人,配備飛機、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準備進攻中國東北。

而日後把自己標榜為民族救星的中共此時做了什麼呢?

中共「武裝保衛蘇聯」

中東路事件爆發後,共產國際發電要求中共「加緊中心城市工作特別是哈爾濱工作及擁護蘇聯的宣傳」,同時中共還「得到國際代表團的幫助」。共產國際在列寧當家後,就是蘇共的傀儡,全世界的共運組織都接受其經費維持運作,組織上都受蘇共操縱或直接領導。「無產階級沒有祖國」,中共作為共產國際遠東支部,無論組織上、財政上都是不折不扣的「反華勢力」。

中共中央在7月12日發表了《中國共產黨為反對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宣言》,忽悠民眾「擁護社會主義的蘇聯!」,宣稱「蘇聯的勝利,也就是中國革命的勝利!」

7月15日,中共中央就中東路事件給滿洲省委發出指示信,要求「在哈爾濱的工作要特別佈置」,並指派劉少奇到哈爾濱「佈置並指導為中東路事件的反抗示威」。

接著,《紅旗》等中共黨刊又發表了一系列擁蘇反華的文章,宣稱「在中國境內建築」的中東路「並不是完全屬於中國主權」,甚至不知廉恥的煽動民眾「準備以鐵血來保衛蘇聯」。

這種明顯數典忘祖,認賊作父的行為,連當時被剝奪領導職務的中共前黨魁陳獨秀都看不下去了。陳於1929年7月28日致函中共中央,稱這些行為會「使群眾誤會我們只是盧布作用,而不顧及民族利益」。對此,中共於8月3日復函陳獨秀,嚴厲指責陳「站到了資產階級立場,忘記了世界無產階級的利益」,「指控」陳是「反蘇」份子,並很快通過決議,將陳獨秀開除黨籍(小編註:若黨徒的人性高於「黨性」,自然為「黨」不容)。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在發給中共的命令中揚言:「誰忠誠地、真正地、堅定地、毫無保留地武裝起來保衛蘇聯,誰才是革命者,才是國際主義者」(人民出版社出版《斯大林全集》第十卷)。馬列教莫斯科總教的教主發了話,中共這個地方分支豈敢不聽?

李立三、惲代英等中共頭目率先發表文章擁蘇反華。以所謂的「階級的共同利益」取代國家民族利益,宣稱「使蔣介石政府在戰爭中失敗」,把中華民國捍衛主權的行動污為「帝國主義國民黨強盜進攻蘇聯的戰爭!」

斯大林通過共產國際指示中共,要用武裝暴動和進攻中心城市的革命行動來牽制中共政府,以幫助蘇聯在東北的戰爭。蘇俄甚至承諾每月供應3千萬盧布,派當時在共產國際學習的周恩來、劉伯誠、葉劍英等人直奔東北,召集中國、日本、朝鮮的共產黨人,組建義勇隊,直接參加與東北軍的戰爭。

在做好了充分的軍事準備,並在東北佈置好內應後,1929年10月12日,蘇俄共軍大舉進攻中國。

10月26日,斯大林直接電令中共堅決「武裝保衛蘇聯」,並明確指出,「武裝保衛蘇聯就是要在全國發動武裝暴動」。這就是中共黨史上著名的「十月來信」。

中共接到主子命令後立即行動,1929年11月,當時的中共最高負責人李立三即在「二大」上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裝保衛蘇聯’,就是全國的武裝暴動。」其後不久,中共在《中國共產黨接受共產國際第十次全體會議決議的決議》中直白的表示,「執行武裝擁護蘇聯與反軍閥戰爭的任務,而走向全國範圍的總暴動。」

正面是裝備和人員素質都佔據絕對優勢的蘇俄共軍進攻,背面是馬列黃俄匪幫的禍亂,再加上敗家子張學良戰和不定的草包指揮,東北軍節節敗退。俄軍以極小的代價相繼佔領綏濱、滿洲里、海拉爾等要地。

1929年12月22日,張學良被迫派蔡運升為代表,在伯力與蘇俄簽訂了《中蘇伯力會議議定書》,承認恢復衝突之前的狀態。對此「議定書」,南京國民政府稱為「伯力會議記錄」,併發表聲明,明確宣布對此不予承認,並將談判代表免職。從1930年12月至1931年10月,中蘇雙方先後就中東鐵路問題舉行過25次會議,但國民政府始終不承認這份「和約」。

結語

49年後,紅朝大概也知道自己這段歷史太奇葩,乾脆把「武裝保衛蘇聯」這一口號嫁禍於所謂的「王明錯誤路線」。而且,如此重要的歷史事件居然在紅朝的教科書中消失了……而且還不時的抗議日本人篡改教科書。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