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析:中共與朝鮮的恩怨情仇(圖)

2017-05-25 00:10 作者:劍中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北韓的武器──導彈。
隨著北韓威脅水準的升級,在國際上更顯孤立,圖為北韓的武器──導彈。(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以下是2009年刊登於《動向》雜誌的一篇文章,深刻地解析了中共和朝鮮之間的恩怨情仇,也帶給您一個從歷史角度看現今中共和北韓關係的參考方向。

隋唐以來,朝鮮就是中國的附屬國。明末清初,夾在明朝和崛起的滿清之間的朝鮮,猶如老鼠鑽風箱──兩頭受氣。1636年,僅因朝鮮使臣不肯在自己的登基大典上行三拜九叩之禮,皇太極大動干戈,親自統帥大軍打到漢城,多爾袞領水軍衝上江華島,俘虜了朝鮮國王的王妃、子女、大臣。

1894年,為爭奪對朝鮮的控制權,日清戰爭(甲午海戰)全面爆發,滿清苦心經營的北洋艦隊全軍覆沒。1895年,滿清被迫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朝鮮「向中國所修貢獻典禮等,嗣後全行廢決」;滿清與朝鮮的宗主國、藩屬國關係終止,其地位被日本取代。

1950年6月25日,在蘇俄、中共的支持下,金日成突襲韓國,韓戰爆發。由於中共不惜血本地入朝參戰,金日成的獨裁政權得以保全。北韓數百萬被餓死的民眾和逃北者的斑斑血淚,中共與金氏政權罪責難逃。時至今日,中共每年向北韓提供石油消費量的90%、糧食的45%、生活必需品的80%。

按理說,北韓應對中共感恩戴德,其實不然。北韓關於韓戰的紀念日、教科書和紀念館,突出的都是金日成和人民軍的作用,助紂為虐的志願軍處於被遺忘的尷尬境地,最可愛的人成了最可憐的人!不過,相對於中共無限誇大自己在抗戰中的功績,北韓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在中朝「鮮血凝結成的友誼」的背後,兩個獨裁政黨、流氓政權之間的相互利用和較量從未平息。韓戰結束之後,中共在延安培訓的北韓幹部(親中派)及留蘇派,要麼逃亡要麼死於金日成的內部大清洗,到1961年9月,北韓第四次代表大會選舉中央委員,前三次代表大會選舉出的71名中央委員連任者僅剩28人。

文革時期,金日成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嗤之以鼻,對大陸政局產生誤判,下令搗毀志願軍烈士陵園,包括毛岸英墓碑在內的烈士碑被砸得粉碎,鼓吹「金日成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與中共展開狗咬狗似的罵戰。後來發現毛澤東在大陸的地位無可撼動,金日成又專程到北京致歉。韓國學者把北韓1965~1969年的對外政策概括為「偏向莫斯科的中立」;1970年代以來,北韓在處理中蘇關係時採取自主中立的政策,希望與中蘇都能保持正常和良好的關係。

與蘇聯交惡之後,中共為改變不利的戰略態勢,被迫調整與美國的關係。1972年2月21日,毛澤東會見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及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對北韓的衝擊不亞於對台灣的衝擊。

1992年4月,為打破六四大屠殺之後在國際上處於孤立的形勢,中共決定盡快與韓國建交,特派外長錢其琛赴平壤面見金日成,通報中韓建交的消息。金日成的憤怒和失望,可想而知。1993年9月23日,北京申辦2000年奧運會以兩票之差敗給悉尼,坊間多有北韓在關鍵時刻支持悉尼的傳聞。

1997年2月12日,正在大陸訪問的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局書記黃長燁及其助手金德弘逃入北京的韓國大使館,申請政治避難。中共3月18日將其禮送出境,借道菲律賓投奔韓國。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對北韓加強與台灣的關係而施加的報復:1996年,北韓國際旅行社設立了台北辦事處;台灣議員出訪北韓;朝鮮國際貿促會副委員長李成祿、金英烈率團訪問台北。

一方面,中共意欲利用北韓充當反美的排頭兵,以自己對北韓的影響力作為與美國談判的籌碼;另一方面,要融入國際社會,避免駐南大使館被精確制導炸彈命中的悲劇再度上演,確保權貴能在一個穩定和諧的大環境中長期腐敗下去,中共必須在某種程度上與北韓劃清界限,即:經濟上多幫助,政治上少來往。

2003年,為解決朝核問題,彰顯自己的地區影響力和大國地位,中共多方斡旋,一手促成了六方會談,自以為長袖善舞。北韓不甘心做中共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砝碼,將計就計,利用六方會談,使之成為秘密研製核武的擋箭牌。

2006年10月9日,北韓進行核子試驗之後,惱羞成怒的中共,罕見地使用非常強烈的字眼指責北韓「悍然實施核子試驗」。2009年4月5日,北韓宣布成功發射「光明星2」號衛星;聯合國安理會13日通過主席聲明,對此表示「譴責」;北韓14日宣布永遠退出有關其核計畫的六方會談,中斷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合作。

對大國制訂遊戲規則的憤慨,北韓被中俄拋棄產生的屈辱和苦澀,以及金正日為樹立威信、轉移國內矛盾、鞏固獨裁統治的需要,2009年5月25日,北韓再次進行了核子試驗,此後數日內,又先後發射了6枚短程導彈!這是北韓在重壓之下的激烈反彈,同時也給了想兩面討好的中共一記響亮的耳光。憑什麼你們能有核武器,北韓不能有?中共餓死幾千萬人尚且要搞核武,北韓遇到的困難又算得了什麼?

核武器對中共維持極權統治、增加國際話語權的作用,北韓看在眼裡、想在心頭。一旦擁有核武器成為事實,國際制裁又能制裁出個什麼名堂?下決心一條道走到黑的北韓,對國際形勢的判斷已經喪失了正確的戰略分析能力,體制內亦無異議存在的空間。因此,在繼續向韓美傾泄「從地球上抹去」、「核彈雨」威脅的同時,對中俄譴責、制裁北韓的立場表示了強烈的憤怒……

北韓5月29日表示:「事到如今,責任在於將我國和平的衛星發射提交聯合國討論,並加以批評的美國和其追隨勢力。這些國家在我們面前口口聲聲說,衛星發射是主權國家的自主權,但發射衛星後又在聯合國指手畫腳。」由於歷史原因和凝聚民心的需要,北韓對大國主義向來深惡痛絕,看在經濟援助的分上,指責中俄是美國的追隨勢力而非「走狗」,已經是較為克制的表達方式了。

史達林死後,窮兵黷武的毛澤東為樹立威信、爭當國際共運老大,不惜與蘇聯老大哥翻臉;而金正日為了獨裁統治的需要,與世為敵,誠可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隨著北韓威脅水準的升級,其在國際上更顯孤立,美韓同盟益發強化,北韓清楚地知道這一點,但是,把核武器當作救命稻草的北韓權貴,甘冒天下之不韙,孤注一擲。他們不明白,核武器拯救不了蘇聯,同樣也無法拯救北韓,反倒可能加速其政權的崩潰。

養虎為患的中共,因更加流氓和肆無忌憚的北韓而盡失顏面。6月2日,有記者問:「中國是否與朝鮮之間存在著同盟的關係?」中共發言人秦剛表示中朝之間有著正常的國家關係和人員往來。這意味著中共再次在事實上否定了1961年7月11日簽訂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該條約規定「雙方保證共同採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國家對締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締約一方遭受到一國或幾國聯合武裝進攻時,締約另一方應立即盡其全力給予軍事及其他援助」、「雙方均不締結反對對方的任何同盟,不參加反對對方的任何集團和任何行動或措施」。

近年來,中共反對北韓的「行動或措施」還少了嗎?對於納粹、中共、北韓這樣的獨裁政權來說,食言而肥、背信棄義是家常便飯,想用一紙條約來約束它們無疑太過天真。只要能夠確保獨裁統治,還真沒有它們幹不出來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中共向曾經的戰友北韓開火,不必為之驚訝。中蘇、中越友好的時候恨不得穿一條褲子,後來不也大打出手嗎?獨裁政權之間,缺乏自由、人權、民主的共同價值觀,有的只是利益,難免擦槍走火,戰成一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