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州學生慘案 警方與家屬對話錄音曝光(圖)

2017-04-07 03:53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趙鑫與母親合影
趙鑫與母親合影(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4月7日訊】四川瀘州瀘縣太伏中學初二學生趙鑫離奇死亡案,持續引發外界關注。官方聲稱趙鑫系自殺身亡,但其身上顯示的種種傷痕,都讓家屬和大陸民眾覺得案情可疑。

近日,大陸媒體爆出一段有關瀘縣警方、教育局與趙鑫父母和家屬溝通的錄音,全長24分鐘。在長時間的對話中,警察並沒有提及案情的細節內容,只是多次強調該案不是刑事案件,通過調查也沒有發現犯罪事實的發生,並大談如何平息事件。對於趙鑫身上的傷痕等案件其他疑點,警方都沒有作出正面回應,還多次聲稱官方對案子很「負責」。

對於警方、教育局人士一直兜圈子的談話,趙鑫母親氣憤的表示:「你可以把我拉去全身檢查,然後我走我兒那裡跳下去,我就從那跳下去,然後你們重新給我屍檢,你就檢查我就行了,如果我的跟我兒的是一摸一樣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樣,重新給我個說法!」

據悉,這段錄音最先由《環球時報》爆出,包括新浪網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轉載了,但不久《環時》就刪除了原文。

對話錄音方言翻譯全文如下:

死者母親:你們還要去剖他一刀,你們忍心嗎

警察:看是頭部還是內臟什麼位置,再看還有沒有其他傷,比如是吃了藥或者是被別人毒害,這些必須要通過屍檢才能確定。那麼我們屍檢了以後。一是可以對他的損傷程度,具體死亡原因在哪裡作出鑑定,二是要排除他是否服用過什麼藥物,比如之前(雜音)

孩子母親:我是我兒的媽,如果說你們堅持認為這是從高樓墜落導致的傷印。我,是我兒的母親,我再一次從那上面跳下來,你們再檢驗,可以嗎?

警察:這個你先聽我說

孩子母親:可以不可以,說

警察:這個你聽我說完,首先第一個問題,這個結論是初步結論,第二確定死亡原因必須通過屍檢,懂我的意思了嗎。我們沒有哪個人

孩子母親:你為人父母沒有?

警察:你稍等,等我介紹完。

孩子母親:你等我說完嘛,看著我兒,他經歷了什麼,他有多痛,你們所有的男士不懂,我是他媽,我懂。他有好痛我懂,十指連心,兒,就連著媽,因為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他有好痛你們懂嗎?你跟我說是從樓上摔下來的,你看他的傷,你們還要去剖他一刀,你們忍心嗎?

警察:這麼,你們,我們有其他什麼異議,肯定有渠道會解決的,肯定有渠道解決的,那麼你們自己信不信公安機關的調查,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公安機關說了就算了,還有其他很多監督部門,比如檢察院,他可以對我們公安機關的一切偵查活動進行監督,那麼作為我們公安機關如果有違紀違規行為,那麼縣上,還有縣紀委可以對我們的行為進行監督

警方:初步判斷不屬於刑事案件

孩子父親:你們都聽我說一句,你們都確定是從5樓上摔下來的是不是,確定?(警察:是的)你們先把我的這句話回答了再說,(警察:確定)

警察:那麼結合我們外圍走訪調查。那麼首先第一個,同寢室的學生當天晚上沒有發生任何與案件相關的異常,比如你們所談的打他,罵他。(手機鈴聲),也沒有發燒之類的情況。

孩子父親:那麼這些,還要把他的班主任老師給我叫來。

警察:對,這些我們也肯定也展開了調查。

孩子父親:我有一年沒見到他(指班主任)了,他和我說的一些話我還要和他對峙。

警察:這個我和你講,班主任這一塊,應該分開,我們公安機關只負責這個案件的調查,至於說你和班主任對峙也好,或者說什麼也好,因為你們之間有矛盾也好,我不知道有沒有矛盾。我們就事論事,這個事情就是這個情況,根據我們初步判斷,這個事件不屬於刑事案件。

孩子父親:從5樓他自己跳的?

警察:對,不屬於刑事案件,首先,滿足於刑事案件,第一個問題要屬於我們公安局管轄範圍,這肯定屬於我們公安局管轄,他是太伏中學發生的事情?(雜音)二要有犯罪事實發生,通過我們前期調查,沒有犯罪事實發生,那麼,現在我們的結論就是什麼什麼通報,那麼這個通報,提前我們說了,由於前期時間短,只有一天的時間,那麼你們家屬,有什麼需要反應的,及時向我們反應,並不代表這件事情就結束了,我們還要接著調查,只是說現目前的情況來說就是這個情況,你們家屬呢(警察被家屬打斷)

孩子母親:沒有必要談了,及時給你們反應?大家都是看得到的,為人父母得人呀,就看那個傷,你們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同時幾人說話)

孩子家屬:為什麼不等我們家屬來了再把孩子拉走。為什麼?

警察:我談的案子,你談的是細節,細節的事情,我們下來向你解釋,現在這麼多人,等我談完,等我談完以後,你們提出的問題,我們再向你作出合理解釋,首先,什麼什麼之後,現在的結論就是這個結論,作為家屬來說,你們來了這麼多親戚朋友,那麼盡快的,首先作為公安機關,人死未完,我們公安機關就是要想盡一切辦法,要把整個事情經過,真實情況還原。什麼叫還原,就是要把事情前前後後,因因果果調查清楚,那麼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你們家屬回去再好好商量一下,盡快給我們答覆,肯定,作為家屬的角度來說,也是想把事情還原真相,那麼面臨的問題就是屍檢,其實屍檢沒什麼,公安局遇到的這種情況也是很多,並不是說針對你們這個事情(被家屬打斷)

孩子母親:你們就連現在都說出這樣的話,屍檢?你們再去開一刀以後,你們還能說出什麼樣子的話?告訴你們,你們說的每一句話,說不定我兒子就在這週圍哪個角落聽到的,你們再繼續說嘛

警察:剛才我談了,你們的想法和我們公安機關的想法是一樣的,作為刑警大隊,我們要確定這個是案子還是不是案子

孩子母親:現在你們是扭曲事實。

警察:(接上一句)就要拿個依據出來,那麼我們同樣的目的,其實我們雙方是同樣的目的,就是要把事情查清楚,究竟死亡原因是什麼,死亡原因(被打斷)

孩子家屬:你現在你把結果給我說出來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懶得聽你囉嗦了。

警察:你想談的是什麼結果嘛?

孩子家屬:就是最終查的結果是怎麼樣的,一句話。

警察:現在查的結果,目前情況來看,就是不是刑事案件。

孩子家屬:還有人說話沒有,你們說

家屬:還有個事情,就是我作為…

警察:還有我說。(被打斷)

孩子家屬:你說完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就是這個說法撒。

孩子母親:要鑑定就去中央鑑定

警察:等我說完嘛,等我說完。就是什麼什麼,第一,屍檢,你們要盡快作出討論,作出商討,第二,作為屍檢這個角度,你們不相信我們瀘縣公安局,但是我們也不可能要把這個事情事實歪曲,你們可以聘請第三方機構,什麼叫第三方機構,就是還有鑑定所,你們回去諮詢好你們親戚朋友,就是懷疑我們公安局要歪曲這個事情也好或者別的等等想法也好嘛(不是具體內容,這幾句綜合起來就是這個意思)那麼你們可以聘請第三方機構,懂我這個意思吧?

孩子母親:那我要鑑定就拉在中央去鑑定。

警察:你們可以聘請第三方機構,就是你們可以聘請有資質的機構,他們可以對這個事情進行鑑定。這個程序我要對你們說清楚。第三,你們覺得公安局在這個調查過程中,有違規違紀行為,那麼可以申請檢察院提前介入這個事情,你們如果不相信我們公安局,你們可以相信檢察院。還有更上一級的公安局,每一個過程,有相應的渠道可以解決。你放心,我們就是要把這個事情查清楚!還原事情的真相,你如果對鑑定結果不滿意或者有異議,那麼可以申請重新鑑定。你們找親戚朋友諮詢一下。他們會給你提供一些幫助。

警察:或者覺得這個地方人太多了不方便說的那麼下來可以跟我私下說。

家屬:我們沒有什麼不方便說的。

警察:我們安排人給你們解決。

家屬:不用了你就把兒給我活活生生的交出來就可以了喊學校把兒給我活活生生交出來就可以了啥子都不要。

警察:我想我想說兩層意思嘛聽我說第一層意思哈就是作為死者家屬要理性的來看待我們調查的這個為啥子哎我們這兒這個(中院)中大隊是專門組織了相關人員開展工作唉包括痕檢也好法醫也好還有也好等等所以說應該說給你們通過的情況些都是很負責的很負責任的不同的是啥子是懷疑死者的這個真相家屬的這個心理是告慰死者的安寧那麼針對比如說法醫所謂的屍體解剖的問題我們律師都講了也請你們哈配合請你們配合

家屬:你們這樣子是讓我們配合阿

警察唉唉那麼正因為要通過你們的配合過後哈才進一步的把這些情況些搞得更清楚這樣也是對你們負責。唉對你們負責。

當然這個情況哈或許昨天你們嘛有些情況接受或者那麼今天更你們通告的情況你們還有疑問。

這些都是,該幹的事情唉都是啥子遮是沒得那個遮的住的

家屬:太污太黑暗了。

警方:希望家屬理性對待。

家屬:我們很理性。

警察:所以我曉得。這是一個意思哈,給你們闡明一個觀點。第二個觀點哎我想,要闡明的是,理性來維權,那麼自身的娃兒在學校裡面又在樓上又是14歲那麼突然就死了。這個肯定無疑的,隨便哪一個肯定都要有一個說法。這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那麼既然有這個要這個說法,那麼就理性的來對待,來處理這個事情。

家屬:很理性我們。

警察:哎來處理這個事情那麼我想現在哈從昨天到現在,我覺得有些不好的情況。

家屬:你不用再說這些了哈。

警察:我覺得我站在個人層面,我覺得,我們做一個溝通。從學校這個層面,我們要維護學校秩序和安全。從這個街道層面來講,我們要確保街道的暢通。然後對你們來說網上一些無事生非、虛構事實的情況,我們要制止,比如有些要製造事端,惡意的要去炒作打橫幅舉標語。

孩子母親:啥子叫炒作?我是娃兒的媽!未必我會拿我娃兒的命來炒作啊!

孩子母親:……

警察:或者還有些個別情況,這個我想啊作為公安機關都是不允許的,當然,我相信作為你們家屬這個層面來講,是不可能幹這些事情的,是不願意做這些超越法律底線的行為,反正通過這個渠道今天我把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向你們做個通報。針對我們通報的疑慮,你覺得有什麼不足,或者有什麼(意見),有些情況你們可以瞭解,但是這個派出所,現在我們這個地方的所長你們都留了電話的,都可以溝通,比如說針對學校這塊,昨天晚上你看到了,針對學校裡面有些反映的違法的事情,你要是看到了,我們歡迎你跟我們公安機關反映,好不好,我想我們就這個情況……

孩子母親:我說一下嘛,現在我還是活著的,你可以把我拉去全身檢查,然後我走我兒那裡跳下去,我就從那跳下去,然後你們重新給我屍檢,你就檢查我就行了,如果我的跟我兒的是一摸一樣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樣,重新給我個說法!

警察:生命誠可貴。。

孩子母親:生命誠可貴,好,你既然說出來了生命誠可貴,14歲的娃兒,他是學生,他還是個未成年的娃兒,我想問你他的生命貴還是不貴?!

警察:這邊公安機關已經把相關的內容介紹給大家了,你們還有些什麼疑問,或者說給我個建議(女家屬:不服)一個一個的說,我們控制情緒。

孩子母親:我的情緒很鎮定,沒啥子的就是有個不服。

男家屬:對你政府不服,對你教育局不服!

孩子母親:對公安機關不服!你們商商量量的就是這樣,你們連夜開會的決定就是我的兒是從樓上掉下來的,需不需要現在把我拉去檢查,馬上我從那上面跳下來你們再檢查,結果也沒關係,我死了只要我的兒能有一個清白的答案就可以了!

教育局人員: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都想還原事實的真相,我們在這裡進行很多細節(調查),或者你們有些什麼意見你們可以繼續提出來,我們進一步來(處理),同時我教育局也在很負責的,對於學校有些什麼問題或責任,我們也是在積極的調查核實,給一個基礎環境來。

孩子母親:我現在你們所有的領導都在哈,我想問一下我作為死者的家屬,我現在會不會有人身安全的問題?如果說我要為我兒升靈堂,你們是不是要拷我?

警察:法律允許的範圍內

孩子母親:不拷我是不?

警察說什麼聽不清。母親插嘴:意思是我兒死了沒得人管的了。

警察:不是剛才給你談的

孩子母親:我除了給我兒申冤之外其他的都不管我了就。

警察:一個是政府和學校也在為你們積極妥善處理,今天在通報這個結果,如果你們有什麼疑問,二一個我們在處理這個事情,我希望你還是積極的配合我們公安機關,相關職能部門,把它處理好。

孩子父親:只要你們政府機關,教育局給我能夠公平公正,我都能接受。你們有一點點不夠公平公正的,我們就接受不了。

孩子母親:問題是現在很明顯公平嗎?公正嗎?

孩子父親:我跟你們講道理,我只想把這件事搞好,我不想鬧事,雖然說我娃娃去了。

孩子母親:現在我們都很理智。

孩子父親:現在教育部門和公安機關給我一個明確的說法和答覆就夠了。

警察:要的嘛

家屬:死亡時間確定了嗎?

警察:用的就是說法醫和專門技術以基礎,他們的說法和中大隊,有啥子疑問呢可以提出來。

家屬:就是在推卸責任。

孩子母親:不管是你們說我們鬧事,你們說我這樣子為我兒討公道就叫鬧事,你們要拷我,我們不鬧事,或者我和孩子爸爸就在門口跪倒,給上天,過路的,所有的都看一下,我們就跪在這,你們什麼時候給我們滿意的答覆了,我們就什麼時候起來,現在我們沒得任何人,我們又沒得當官的,又沒得硬的後臺,我們又沒得當官的親戚朋友的,我們無能為力。就是一個平民老百姓啊,無能無力啊,我的兒就這樣子死的不明不白,我們無能為力。我唯一想的就是你們共產黨,共產黨的官員來給我解決啊。你們這樣不解決嘛。

孩子父親:我給你們打個招呼,一點差錯不能出,你要想拿去(屍檢)。

孩子母親:我沒有簽字哪個敢!

警察:我們看到的屍斑和屍僵,就是當時你們,因為這個情況,當時的屍斑和屍僵是形成了的。我們來的時候後只能根據屍表的一個初步判斷是兩個小時以上,那麼經過我們的初步調查,進一步初定他的死亡時間在3點鐘到5點鐘這個時間段。

孩子母親:呵,我就有疑問了,就連校長都說了兩三點鐘的時候還有時間去摸我兒的額頭在發燒,3點鐘就確認他死亡!

警察:這只是一個時間段,這只是一個時間段而不是一個時間點。

孩子母親:你說這些話讓民眾怎麼樣去信服哦!你作為一個法醫,我不曉得你咋過說的出這些話。

警察:還原事實,希望你們積極配合我們公安機關。

孩子父親:我還有個建議哈,可不可以這個樣子,涉及到兩方,配合的事情。

警察:現在回太伏。(母親插嘴:現在都是一樣的)

孩子父親:可不可以這樣子

(多人說話)

家屬:明天回太伏。

警察:專門住宿的地方給你聯繫好,(多人說話),希望你們能夠理解。

孩子母親:我要回太伏。

家屬: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說的小孩高處墜落,他會翻幾個身嗎?為什麼地上沒的血呢?我看他們發的視頻都沒得有血。你那個怎麼翻得身呢?我們看到的背什麼聽不清。

孩子母親:為什麼他的一隻手是反著的?

警察:現在也是反起的啊,並不是每一個高墜屍體都是一模一樣的。

家屬:但是,我這個老頭是亂球說,我從5樓那麼高的地方下來,那個是啥子概念?你自己跳下來是啥子概念?

孩子母親:你們是共產黨的人哦!共產黨的人哦!

(多人說話)

警察:公安機關需要你們回應,進一步的調查,好不?

孩子母親:我們沒有勢力,現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學去!

警察:我們做好了準備,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可以在這裡住的。

孩子母親:你們安排了,做好了準備,把我們套起的,把我們軟禁。謝謝!謝謝共產黨,非常感謝。謝謝你們給我這樣的答覆,很感謝。現在我們要回學校去,我們沒得很厚的背景。我們就像希望你們當官的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說法就行了。

警察:希望大家遵紀守法。遵紀守法!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