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關於「碳積累排放」的笑話

2017-02-21 14:55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7年2月21日訊】最近看了柴靜採訪丁仲禮先生的電視節目,雖然是舊聞,但有人在網上重播,意在寒磣柴靜:看看柴靜,被科學家給問住了!我看了片子,實在忍不住想罵一句:「嘴臉」!我見過的人不算少,但像丁先生這樣傲慢、這樣缺乏教養,這樣公然欺負行外人的學者甚為罕見。忍不住在網上查了一下,原來這位丁仲禮先生是中科院副院長。不過是一位科學侍從而已,何至於此!

對丁先生的學問我有幾點質疑。首先,中國官方派這位丁仲禮先生出席國際氣候會議,以及柴靜對他採訪都是文不對題。思維正常者,犯不著跟他廢話。因為這位教授的研究對象是地球地質史,那是以億萬年計算的。他公開的表述是:我們拯救不了地球,而且,他似乎也不關心人類的自我拯救。因為他的研究高居於人類生存史之上。他堅信有關地球的真理都掌握在他這個極端少數手裡,全世界那麼多國家和科學家急於自救,簡直就是個笑話。其實,派這麼個不在乎人類死活的人代表中國政府出席國際氣候會議,這才是個笑話。

其次,這位丁先生使用了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概念,叫「碳積累排放」。國際社會不是對中國碳排放量成倍增長不斷提出指責嗎,中國官方反唇相譏,提出要算這個賬就要算100年的總帳,從1900年算起,到底是誰家的二氧化碳排放累計總量最大?這種歪理是毫無道理的:全球暖化現象是近幾十年才出現的,在此之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總量並沒有超出地球生態系統的自淨能力,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並沒有形成積累,而是被當時的森林海洋吸收轉化了,與今日的全球升溫海水上漲毫無關係。世界各國現在要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那是因為當前的排放總量超過了地球的自淨能力,形成積累,這積累起來的二氧化碳就像給地球裹了一床棉被,引發溫室效應,冰原、雪山融化,海平面快速上升,造成全球性災難。而且,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中國的「碳累積排放」增長速度超過了「崛起「速度,現在已近接近或等於歐美100年的積累!

那麼,換一個概念——跟西方去吵「人均積累碳排放」如何?反正中國人口多,無論什麼可怕數字,只要一「人均」就降下來。這個概念不是丁先生發明的。「人均累積碳排放」是中國政府代表團在2008年波茲南氣候會議上正式提出的。歷經波茲南、哥本哈根、坎昆、班德幾屆大會,沒人理睬,搞得發明者十分尷尬。誰都知道這是中國政府為了推卸廢氣排放總量失控的責任,而特製的一塊擋箭牌,根本站不住腳。這個歪理除了對中國政府有利,幾乎傷害了所有的國家。不單是歐美國家不理睬,就連森林覆蓋率高的國家也認為中國代表團在胡說八道。我們森林多,還吸收了大量二氧化碳呢!憑什麼要跟你這個砍光了自己森林還拚命建火力發電廠的國家站在一邊?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國年會上,中國的火電廠建設計畫引起大嘩。據媒體披露,中國計畫新建562座電廠,產生的溫室效應氣體將是京都議定書減少排放量的5倍。也就是說,全世界各國政府、專家討論了多少年,拚命想減少一點廢氣排放量,中國的一個新建電廠計畫,就讓所有努力付諸東流。世界各國吵來吵去想要減下去的那點排放量,不過是中國擬建電廠廢氣排放量的幾分之一。真是天可憐見!

再有,西方陰謀論。——丁先生背後的邏輯是中共官方一再堅持的詭辯:

——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就是想控制中國人民擁有汽車和其它電氣產品。」

——「你們是想讓中國永遠窮下去嗎?」

——「過度強調負面環境影響,將制約中國發展的權利。」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阻止中國崛起的陰謀!誰阻止呢?全世界!在哥本哈根氣候峰會上,中共的「破壞戰術「激起了所有國家元首的憤怒。一位參與起草最後協議書的國家元首回憶道:「在房間裡有25個國家的元首,這時大約是星期五晚上6點鐘。在我右邊的角上有歐巴馬總統,然後是布朗坐在邊上,另一邊是衣索比亞總統、墨西哥總統、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如果中國沒有在這個房間裡,那麼將會誕生一個每個人都想開香檳慶賀的協議。……阻擋一件事情總是比推動或做成一件事容易……事實是,我就在這個會議上,我很清楚‘附件1’中規定的,到2050年全球減排50%,發達國家減排80%的目標,每個人都支持,唯獨中國反對。……具有法律約束力的關鍵內容被中國從協議中剔除了,房間裡充滿了憤怒。雖然每個人的憤怒都被控制著,但這種氣憤的感受是非常、非常清楚。」

中國的超級排放率主要是「制度性」排放。如果中國政府換一種說法,說限制廢氣超標排放「是想迫使中國進行經濟、政治體制改革,是想迫使中國實行制度轉型」,那還八九不離十。根據專家估算,每單位產值的能耗,中國是中等收入國家的2倍多,是美國等發達國家的近4倍。假設限制溫室氣體排放能迫使中國達到美國的能耗水平,則意味著目前所消耗的能源,將能生產出4倍的產值。再如果這些產值能公平分配,中國人荷包裡的錢就等於翻了兩番。換一個角度來說,憑什麼粗放生產、違法排污所獲取的暴利統統裝入貪官奸商的口袋,而污染所帶來的疾病、死亡卻落到百姓頭上?

最後想告訴洋洋自得的丁先生,您的說法已經過時了。——事情真是有意思,忽然在一個早晨,「陰謀論」的喧囂消失了。原來,問題不在於別人是不是要阻止崛起,而是崛起得太高,「產能過剩」了。什麼叫「產能過剩」?御用經濟學家們有種種說法,用大白話來講,就是生產的東西太多了,賣不出去了。中共不是反對任何限制,要一味擴大廢氣排放量嗎?現在好了,被自己限制住了:中國以揮霍性的能耗與增排為代價,已經產出並積壓了巨量的鋼鐵、水泥、有色金屬、建材、機械、住房,不罷手也只能罷手了。笑話在於,即便已經到「產能過剩」的程度,離中國政府堅持的「人均積累碳排放量」還相當遙遠。也就是說,無論怎樣無法無天,無論怎樣對抗全世界,中共及其御用學者提出的「人均積累碳排放量」都是一個無法達到天文數字。話說回來,若真的實現了這種瘋狂的自殺性排放,中國的霧霾就會從氣體變成液體或者固體,使我們無限懷念今天這種霧霾好歹還是氣體的美好日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