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蔣介石是如何被戴上「投降賣國」帽子的?(圖)

2017-02-03 12:13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蔣介石是領導中國人民進行抗日戰爭的最高領袖、民族偉人。(網路圖片)

現在,海峽兩岸都承認,蔣介石是領導中國人民進行抗日戰爭的最高領袖,是他領導全國軍民進行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不屈不撓的頑強堅持,終於贏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稱之為「抗日領袖」「民族偉人」並不為過。

但是,半個世紀以來,中共的主流媒體、主流意識,以及各種歷史資料和文藝作品,一直稱蔣介石是「消極抗日,反對抗日」,「屈辱退讓,投降賣國」,甚至將其與汪精衛相提並論,都是「漢奸賣國賊」!直到現在的一些媒體和影視作品,竟然還延續歷史慣性,罵蔣介石「投降賣國」,要不叫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逼蔣抗日,要不叫共產黨打壓和爭取,蔣介石早就陷入「漢奸」的泥潭了!

這種違背歷史事實的觀點,竟然如此根深蒂固,難以糾正。現在,教育部要求將「八年抗戰」改正為「十四年抗戰」,目的當然是「糾正歷史錯誤,還原歷史真相」,以利於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但是,如果虛假的歷史不予糾正,最高抗日領袖蔣介石頭上「投降賣國」的黑帽子不予徹底去掉,在歷史虛無主義迷霧的籠罩下,如何進行正確的愛國主義教育?

蔣介石「投降賣國」的「證據」,基本上都源於1931年「九一八事變」到1937年「七七事變」這6年間。而最大的證據,就是在「九一八事變」在,面對日軍的進攻,蔣介石向張學良發出的「不抵抗命令」,導致東三省淪於敵手。也就等於是蔣介石「拱手」把大好河山讓給了日本帝國主義,這不是賣國是什麼?

對這種說法,有一個疑問在人們心頭盤繞,卻都不敢說出來:1931年,蔣介石基本上統一全國。作為一國之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對領土丟失最心痛的,當是蔣介石,而不是別人。彭德懷有言:「仔賣爺田不心痛。」當時卻是「爺」(蔣介石)不心痛,「崽」們心疼得了不得,怒罵蔣介石出賣大好河山。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最主要的當事人張學良,在1990年獲得自由後,對外界澄清了這個事實。就在這一年,日本廣播協會記者在美國採訪張學良,張學良說:「九一八事變時,我認為日本利用軍事行動向我們挑釁,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我希望這個事件能和平解決。是我判斷錯了,自己不想擴大事件,採取不抵抗政策。當時沒想到日本人會大規模進攻。有很多學者認為是國民黨中央政府下達不抵抗指示,中央不該負責任,我不能把九一八事變不抵抗的責任推卸給中央政府。」

1991年5月28日,有人向張學良提出:「大陸拍攝的電影《西安事變》中說,蔣介石下手諭,命令你們對日軍採取不抵抗政策,究竟有沒有這道手諭呢?」張立即回答:「哪有什麼手諭!是我們東北軍自己選擇不抵抗的,我沒有認清日本的侵略意圖,所以盡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給他們擴大戰事的藉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我下的命令,與蔣介石無關。」

著名華人歷史學者唐德剛應張學良邀請,為他記錄口述歷史。其中一段張學良的話:「我要鄭重聲明,就是關於不抵抗的事情。九一八不抵抗,不但書裡這樣說,很多人都在說,這是中央的命令,來替我洗刷。不是這樣的,那個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我下的所謂不抵抗命令,是指你不要跟他衝突,他來挑釁,你離開他,躲開他。」他解釋為什麼這樣做,「因為過去對日本的挑釁,一直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沒把日本人的情形看明白。我對這件事情,事前未料到,情報也不夠。我作為一個封疆大吏,我要負這個責任。這就是我給你解釋的不抵抗,不能把這個諉過於中央。」

唐德剛笑著感慨道:「我們聽了50年了,都是這個說法,都說是蔣介石打電報給你:‘日軍無論如何進攻,都不要抵抗。吾兄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於不顧。’說你成天拿著皮包,把電報稿隨時放在身上。」張學良答道:「瞎說!瞎說!沒有這個事情。我這個人說話,咱得正經說話。這種事情,我不能諉過於人。我要聲明,這個事不是人家的事,是我自個兒的事情,是我的責任。」

張學良在獲得自由後,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面對不同作者,反反覆覆陳述,九一八事變不抵抗命令是自己下的,與南京政府無關,與蔣介石無關。張學良以前講話多不靠譜,此刻卻敢說真話,好漢做事好漢當。那麼,大陸50多年來到處流傳的「蔣介石不抵抗」,顯然是人為編造的謊言。究竟是誰編造的呢?

原來,中共建政後,東北軍的一批大員投靠了中共。其時張學良在臺灣受苦,但他的部下卻在大陸靠張學良蔭庇而做了高官。東北軍當年不戰而逃、丟失東北的劣跡使他們惶惶不安,於是他們一個個編造歷史,說張學良東北軍是要英勇抗日的,但蔣介石下了不抵抗命令捆住了他們的手腳,導致東北大好河山淪於敵手。他們編造的這個謊言「意義重大」,一箭雙鵰:既樹立了張學良抗日愛國的高大形象,大家都跟著沾光;又糟蹋了中共的宿敵蔣介石,符合政治鬥爭的需要。反正他在臺灣也不能辯駁,無可奈何。

但是,張學良幾位部下編造的這個謊言,其實是自相矛盾,互相穿幫:有的說蔣介石不抵抗命令是打電報,有的說是打電話,有的說是寫手諭,而那些「電報稿」「手諭稿」、電話記錄,卻統統找不著,查無實據。蔣介石下命令的時間,有的說是「九一八」夜晚,有的說是9月12日,有的說是7月12日。蔣介石下不抵抗命令的地點,有的說是在石家莊,有的說是在南京,等等。這些矛盾、穿幫的謊言於是便不攻自破。

這些帶有個人目的編造的謊言,卻被中共當成歷史事實,在各種作品、各類節目裡反覆引用;而張學良反覆聲明的真話,卻被我們有意無意地掩蓋了、屏蔽了!蔣介石「投降賣國」的黑帽子還時不時戴在頭上。

蔣介石被戴上「投降賣國」帽子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在「九一八事變」後,在長城抗戰、綏遠抗戰、淞滬抗戰等戰役中的妥協、退讓態度,以及對抗日民眾和團體發出的抗日呼聲不支持甚至反對的做法。

日本佔領東北後,對華北和內地虎視眈眈,不斷挑起事端,中國軍隊奮起抵抗。在長城、上海抗戰中,面對日寇的瘋狂進攻,國軍確實不怕犧牲,英勇殺敵。但是在敵我雙方殺得難解難分,或者我軍佔上風之時,蔣介石卻突然下令「停止進攻,必須撤退!」讓國軍將士氣得不行。蔣介石甚至派出政府大員和敵人談判,簽訂了什麼《塘沽停戰協定》《淞滬停戰協定》,讓全國人民議論紛紛,憤怒抗議。一些未經中央政府同意的抗日團體擅自向日軍發起進攻,蔣介石甚至於以強烈阻撓。北京、上海的青年學生紛紛罷課,遊行示威,抨擊政府的投降賣國行為,懇求政府立即抗日,嘆息著說:「偌大的中國放不下一張平靜的課桌!」但是,他們一腔熱血慷慨激昂的愛國行動,卻遭到了國民黨政府軍警的鎮壓和驅散。

不僅普通民眾唾罵蔣介石屈辱退讓的賣國行徑,而且國民黨高層人士也紛紛譴責他的妥協無能(這些人後來大都投靠了中共)馮玉祥、何香凝等對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冷嘲熱諷,極為不滿。國民黨要員範續亭對蔣介石的投降賣國行為極為憤怒,竟然在南京中山陵剖腹自殺,欲以自己的鮮血和生命驚醒蔣介石,迫其抗日。自殺前他賦詩道:「謁陵我心悲,哭陵我無淚。瞻拜總理陵,寸寸肝腸碎。戰死無將軍,可恥此為最。靦顏事仇敵,瓦全安足貴!」讓全國人民對蔣介石的投降賣國政策更加痛恨。

然而,當「七七事變」爆發,日本向中國發動全面大規模進攻的時候,蔣介石立即命令北平守軍堅決抵抗。他提出「不屈服,不擴大,不求戰,必抗戰」的方針,致電宋哲元(29軍軍長)秦德純(29軍副軍長兼北平市長),「宛平城應固守勿退」,「盧溝橋、長辛店萬不可失」。1937年7月17日,蔣介石在廬山談話:「盧溝橋事變已到了退讓的最後關頭,再沒有妥協機會,如果放棄尺寸土地與主權,便是中華民族千古罪人!」

尤其是規模最大、最為慘烈的上海大會戰,蔣介石直接指揮。開始佔了上風。但是敵人不斷增兵,由1萬增到5萬,再增到10萬20萬。蔣介石也不斷增兵,由30萬增到50萬,最終增到75萬。蔣介石從全國調兵遣將,將中國最精銳部隊全部調集於此(佔總兵力的60%以上),與日軍展開大規模血戰。為爭奪某個陣地,反覆拚殺,血流成河,屍積如山。蔣介石給軍長下達最多的命令是:「守不住陣地,提頭來見!」「奪不下陣地,師長旅長統統槍斃!」幾個團的部隊衝上去,眨眼間就報銷了;幾個師的部隊正在堅守,一會兒就沒有了!75萬虎虎生風的將士,幾天時間就被打掉了30多萬。蔣介石原本是要拚命保住上海,但是當日本大本營又調來13萬精銳從金山包抄過來時,蔣介石大為震驚。為了免致全軍覆沒的命運,只得忍痛下令撤退,放棄了上海。

看了蔣介石在平津抗戰和上海抗戰中的表現,你還能說他是「投降賣國」嗎?

當日本小打小鬧之時,蔣介石總是一味妥協、退讓;當日本大規模進攻時,蔣介石卻堅決抵抗,毫不妥協。世上有這種投降賣國的領袖嗎?

原來,蔣介石從「九一八事變」到「七七事變」的6年期間,一味屈辱退讓,委曲求全,絕不是「投降賣國」,完全是一種為了國家最高利益而實行的韜晦之計。蔣介石曾留學日本,後又多次到日本考察訪問,最瞭解日本的實力。「九一八事變」後,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聞瀋陽、長春被倭寇強佔以後,心神不寧,如喪考妣,苟為吾祖吾宗之子孫,則不收回東北,永無人格矣!臥薪嘗膽,生聚教訓,勾踐因之霸越,此正我今日之時也。」但他對一英國人說:「對日抗戰是不能避免的,由於中國力量尚不足以擊退日本的進攻,我將盡量使之拖延。」他甚至在日記中說:「深知雙方實力,如即倉促開戰,只有自取滅亡!」

平津抗戰、上海抗戰的悲壯歷史,充分驗證了蔣介石的顧慮和遠見。中日相較,不說經濟實力,單說中國軍隊的兵員素質、武器裝備、戰術指揮、炮火威力等方面,與日軍差距巨大。中國一個團抵擋不住日軍一個營甚至一個連的進攻,國軍幾個師幾個軍的兵力,半天時間就能被報銷;如果不及時撤退,蔣介石的百萬大軍就會徹底覆滅!想想那些「愛國誌士」對蔣的盡情辱罵,想想那些「愛國青年」聲嘶力竭的狂喊,是多麼無知,多麼可笑!

因此,在這6年中,蔣介石一面作了大量抗戰準備工作,一方面對日本的挑釁採取妥協忍讓態度,目的是盡量拖延時間,避免刺激日本好戰的神經,從而避免全面抗日的爆發,以爭取組建更多的師團,建造更多的兵工企業,構筑對日作戰的能力。但是,作為最高領袖,蔣介石還不能公開這些戰略部署。因為一旦公開,就等於告訴日本人:中國正在臥薪嘗膽,準備全面抗日,就會刺激日本鷹派提前全面侵華。

但是,當時國人大多不知蔣介石的韜晦之計,對蔣介石一時的對日妥協退讓,視為投降賣國的漢奸行為,多少人謾罵羞辱,多少人遊行示威,多少人抗議譴責,非把他罵成秦檜、吳三桂、汪精衛之流不可!直到今天還有人在不斷辱罵呢!

有人說,蔣介石抗日,那時張學良在「西安事變」中「逼蔣抗日」的結果。沒有張學良和中共的逼迫,蔣介石是不會抗日的!

這種荒誕的謬論流行了幾十年,現在該澄清了——張學良在西安用武力捉住蔣介石後,可以逼他一下:你不抗日,我就斃了你!但是,當張學良送蔣介石到南京,蔣介石反過來用槍指著張學良時,他還能「逼蔣抗日」嗎?蔣介石若趁機拉著一幫文武大員投靠日本,誰能阻擋得了?我們不是罵他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嗎?

原來,蔣介石的骨子裡是要「抗日救國」的,可是中共給人家扣了半個世紀「投降賣國」的帽子。在「十四年抗戰」進教材的歷史性日子裡,我們是否應當正本清源,還原真相,把這頂黑帽子給人家徹底摘下來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