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修行老人肉身化作彩虹而消失(圖)

2017-01-30 13:0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阿色·阿炯仁波切虹化照片。(網路圖片)

虹光身是一種殊勝的成就,是經由有效地修習金剛乘佛法而得之結果。

「嗡嘛呢貝美吽」是廣傳的大慈大悲觀世音佛的真言,簡意地說,就是「敬禮蓮花寳」,隱含它神秘而殊勝的意義。

康地靠近宗薩寺有個村落叫瑪尼千果,在一九五五年發生了一件非常特殊的事情。

有一個老頭,他曾是位僕役和彫刻摩尼石(祈禱)者,他在死後化現出證得最高成就──殊勝虹光身的跡象,令每個人都萬分驚異。

沒有人知道那老人是位佛教無上大圓滿教法有證量的修行者。他曾是一個富有家族的僕役;中年時,他離開那份差事,到寧瑪派的一個寺廟去修學禪定。

在那之後,他以彫刻六字真言「嗡嘛呢貝美吽」於石頭上,再將它們堆積成一座類似佛塔的大石堆,他就靠這工作勉強維生。(這樣的工作給他積累了極大的功德)

雖然白天他整天工作,晚上他仍禪修,一天僅睡二、三小時。

老人貧窮純樸,有個小小的家庭。

他幫助每個需要幫助的人,而他簡陋的住屋總是為朝聖者和乞丐敞開。

在他每日工作時,老人也繼續他的修行,以不間歇的覺知將禪修和工作結合在一起。

他的兒子是個出家人,經常勸他要多做些正式的修法,譬如禪坐、修行瑜珈等等。

然而這並沒改變他父親的習慣。

「兒啊!內在的覺醒才是重點,」他告訴那位熱誠的出家兒子,「只要試著保持內在覺知本身的清明覺性,也就是事物的本來面目」

在他過世的前三年,老人臥病在床。雖然他的家人很煩憂,他本人卻日益歡喜。

他只唱些精神讚頌的歌而不唱誦傳統的佛教祈禱文;他不修儀軌、不持咒,他似乎完全拋棄各種宗教的形式。

當他病得非常嚴重時,家人為他請來許多喇嘛和醫生。

他兒子提醒他說此時是回想他所接受過所有佛法最重要的時刻了,老人只是微笑著說:「兒子,我已忘記宗教是何物。畢竟,沒有什麼要記憶!一切如夢似幻,但是,我很快樂,因為一切都是圓滿的!」

在彌留之際,這安詳快樂的老人做了一項要求:「我死後一星期內不要移動我的身體,這是我僅有的願望。」

在他死後,家人以他自己的舊衣服包裹著屍體。喇嘛們為他誦念修法,而屍體就停放在一個小房間內。

當一切正在進行著,人們注意到老人雖然身材高大,但屍體似乎變小了;同時他們也看到屋子上方有一道彩虹。

六天後,家人往小房間裡探視,不可理解地,屍體繼續在縮小!

火葬儀式安排在第八天的早上。

到了那一天,當他們解開壽衣時,發現除了指甲和頭髮外,空無一物,每個人都大為驚駭。

沒有人會進到房間將屍體移走,因為房門一直鎖著。

於是老人的兒子去請問當地寺院的住持──宗薩欽哲仁波切這件事。

仁波切說這種情形以前也曾發生在大圓滿上師身上。

老人的肉體已轉化成燦爛的光──法身的清淨光──大成就者的證悟境界,這是件意義深重、不平常的事情。

宗薩欽哲仁波切又說,毫無疑問地,老人在一世中已成就了傳奇的虹光身。

秋絳創巴仁波切年少時曾拜訪該地,聽聞這個故事,並親睹遺留下來的聖物。

因此,甚至今日,一些成就的上師仍不為人知地生活在我們周遭,他們將深奧的精神修行與其日常生活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他們內在的成就鮮少被人察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