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龍延:《共產黨的秘密起源》第七章(3)(圖)

第七章 法國大革命

2016-06-23 12:00 作者:龍延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接前文)

三年自然災害」是「削減人口」計畫?

通過對共產黨起源的深入研究,筆者對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深表懷疑,其是否也是中國共產黨實行「削減人口」計畫的一部分呢?中共奪權後,通過「鎮壓反革命」(1950年12月至1951年10月)和「三反」、「五反」(1951年底到1952年10月)等等政治運動,已經殺了很多人,毛澤東顯然不滿足。

這些年來,許多人陸陸續續地通過不同的方式指出,毛澤東確實準備讓中國死去很多人。例如,在1955年朝鮮戰爭之後的多次內部講話中,他說歡迎打第三次世界大戰,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應該早打,大打,打核戰爭,在中國打。毛澤東準備第三次世界大戰中讓中國死四億人。當時中國人口是六億,死掉四億,正好是三分之二,是偶然,還是跟雅各賓不謀而合?


一九五九至六一年風調雨順,然而這三年中國卻上演著「家家餓死人,村村人吃人」的悲劇。(看中國配圖)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提到,毛澤東在1949年12月訪問蘇聯期間,對蘇聯說: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中國準備死三億人。當時中國人口的統計數字是4點5億,三億也正好也是三分之二。可幸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沒有打起來。

現在通過各方提出的資料看,氣象資料顯示,那三年全國範圍內,風調雨順,根本沒有大的自然災害。劉少奇在1962年的中共七千人大會上講話的說法是:「導致4000多萬人被活活餓死的悲劇,主要是人禍,也就是一分天災,九分人禍。這三年,全國範圍內,風調雨順,造成大飢荒的原因主要就是人禍」。

「蘇聯逼債討帳」之說也完全是藉口。事實恰恰相反,當蘇聯得知中國發生大量餓死人的消息後,蘇聯馬上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立即援助中國50萬噸食糖,300萬噸糧食。當蘇聯駐中國大使向周恩來溝通和協商援助中國事宜以後,周恩來馬上向毛澤東匯報,但是,毛澤東一口回絕,說什麼「哪怕把全中國人都餓死也不要赫禿子(指赫魯曉夫)的一粒糧食,中國黨和政府是有志氣的。我們不但不要蘇聯的援助,而且還要把欠蘇聯的債還清」。這就是毛澤東欺騙中國人民說蘇聯乘人之危,「逼債討帳」的歷史真相。

現在人們越來越看清了三年大飢荒的原因完全是人為因素,國內外的學術界比較公認的餓死人數字為4000萬至4300萬。

當時的情況是,通過「大躍進」放「衛星」畝產萬斤,虛報糧食產量,共產黨按照放「衛星」的糧食產量進行徵糧,從而把農民的口糧強行徵收一空,人為地製造了大飢荒,餓死了數千萬人。而同時中共大量援助其他國家,大量出口糧食,換外匯購買製造原子彈的裝備和材料。

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巴黎公社曾經計畫要人為地製造大飢荒,以消減人口,蘇聯在列寧掌權時人為地製造了大飢荒,在斯大林掌權時人為地製造了大飢荒。我們是否也有理由懷疑毛澤東是有意製造大飢荒,以消減人口?通過研究歷史,並且和雅各賓、蘇聯共產黨、柬埔寨共產黨對照,筆者認為完全是有可能的。

巴貝夫的共產主義

雅各賓恐怖統治由於其邪惡血腥,在強大反對力量的作用下,羅伯斯比爾和其主要支持者上了斷頭臺,從而結束了其恐怖統治(史稱「熱月政變」)。但是光照幫不甘心,其另一名成員受命登場了,走上了前臺,這就是巴貝夫(Francois Babeuf,1762—1797),他受光照幫之命組織了一個類似共濟會的秘密組織「平等會」,密謀通過武裝暴動奪取政權,廢除私有財產,建立「勞動者專政」(也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即武裝奪取政權、「無產階級專政」的思想在法國大革命時候就已經具有了。

巴貝夫是法國人,1762年出生,也是由米拉波發展加入光照幫的,他在光照幫裡的化名為「Gracchus」。在雅各賓的恐怖專政時期,巴貝夫在巴黎公社的後勤部門工作。

1793年,在雅各賓恐怖統治時期有關共產主義的辯論中,巴貝夫支持共產主義,提出公社土地的平等劃分,但是又提出公社或國家持有土地的權利,換句話說,個人可以具有土地的使用權,但沒有土地的所有權,沒有產權,不是真正的地主。公社或國家是真正的地主。當然,個人只有土地的臨時使用權這個概念並不是巴貝夫首先提出來的,他只是支持這個想法。例如,現在中國人買房子只有土地的使用權,房主都沒有土地的擁有權,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搶劫。幾十年後房子不能留給下一代,中共通過收回土地使用權,又對下一代進行一次搶劫。這種在共產主義社會中,土地使用權和擁有權的區分早在法國大革命時候的共產主義理論中就已經有了。

巴貝夫在巴黎公社的後勤部門工作時,發現了巴黎公社一個可怕的陰謀計畫:巴黎公社秘密計畫人為地製造糧食短缺,人為地製造大飢荒,從而逼迫人民造反,這樣就有了屠殺他們的藉口。如果不造反就被活活餓死,那麼也達到了消減人口的目的。巴貝夫把這個發現告訴了上級,結果反而得罪了巴黎公社的高層,把他和同部門的同事們抓了起來,關在監獄裡。不過,人們又說巴貝夫有精神病(指他敢揭發上級的陰謀),他被放了出來。出來後,巴貝夫開始攻擊羅伯斯比爾等雅各賓領導人,因為他覺得消減人口的計畫太劇烈,已經殺了很多人了。他和羅伯斯比爾的分歧在於殺人多少的問題。

但是,熱月政變推翻了雅各賓恐怖專政後不久,巴貝夫又改變了觀點,以「共同幸福」的名義,公開支持羅伯斯比爾未完成的計畫(巴貝夫在他出版的資料中,估計雅各賓恐怖專政殺了至少一百萬人),支持羅伯斯比爾的殺人計畫,說羅伯斯比爾他們是「烈士」。巴貝夫為羅伯斯比爾辯解說,為了拯救法國二千五百萬人以及他們的幸福,他必須要把路上的「障礙」全部清理掉。羅伯斯比爾化了十四個月還沒有清理完,他要一次性就把所有障礙都清理掉,即要把那些敵人、反革命分子全部殺掉。

巴貝夫公開支持雅各賓以「人民幸福」的名義,大規模地屠殺異己,也為後來的共產黨樹立了榜樣。後來的共產黨同樣以「革命」的名義,大規模地殺戮,蘇聯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柬埔寨共產黨等在奪權後都馬上進行大屠殺。巴貝夫發表文章號召人民起義,反對新的執政委員會,支持羅伯斯比爾領導通過的1793年法國憲法。

由於他公開鼓動人們武裝暴動,他又被抓了起來,關在監獄裡。在監獄裡,他遇到了一些具有革命精神的雅各賓成員。他和這些人合作,進一步推動所謂的「為了共同幸福和真正平等」的社會革命。

出獄後,巴貝夫把他的合作者們召集了起來,討論推翻社會制度、實行共產主義和「勞動者專政」的計畫。因為他們開會的地點靠近巴黎的「泛神廟」,所以他們又被稱為「泛神廟者」。

巴貝夫是光照幫秘密會員,其共產主義主張直接來自光照幫。巴貝夫主張取消個人財產,土地公有,鼓動人們起來消滅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人人平等的」所謂「共產主義公社」。這些都是後來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思想,即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思想巴貝夫在幾十年前就準備好了。馬克思稱巴貝夫為第一個「真正能動的共產主義政黨」的奠基人。

沒多久,聚集在巴貝夫周圍就達兩千人(很多是雅各賓成員)。因為倡議「平等」的人太多,大家的思想很混亂,大家都不知道巴貝夫到底要幹什麼,也無法作出任何決定,於是決定組成了許多小的秘密委員會,很快就有些眉目,達成了第一個共識:所有的財產都是偷來的,必須要用武力把財產從它們的現任所有者手中奪走,即發動暴民用武力共產,歸共產主義國家所有。

巴貝夫他們的活動受到了當局的注意,於是他決定組建一個類似於光照幫的更加秘密的理事會。魏薩普用十二名高級會員指揮光照幫在德國的運作,巴貝夫現在用十二名主要助手在巴黎各個社區工作。巴貝夫也像魏薩普一樣,用強手腕管理其助手們。

1796年4月,巴貝夫的武裝暴動奪取政權的計畫完成了,「平等宣言」也準備就緒了。他在「平等宣言」中說:「法國大革命只是另一個大得多的革命的先行者」。前面說過,在1792年12月,雅克賓號召歐洲無產階級起來進行革命,推翻現政府。從法蘭克到光照幫,一直在宣傳、推行世界大革命。

「平等宣言」中闡述「人類文明是錯誤的」這個法蘭克主義—光照幫的中心思想,包括廢除私有財產,回到原始的、未開化的、野蠻時期的絕對平等狀態中。「平等宣言」號召成立「平等共和國」,甚至說為了獲得真正的平等,不惜摧毀掉一切。他的「平等宣言」主要內容都是從光照幫那兒搬來的,甚至有的幾乎是魏薩普的原話。所以他的秘密理事會認為不能把他們所有的陰謀計畫都公開告訴人,決定不適合公開發表。所以巴貝夫對「平等宣言」作了修改,語氣緩和了不少。人們分析發現,他提出的共產主義社會和國家農奴制沒有什麼區別。後來的共產主義實踐也證實,共產主義社會其實就是奴隸制,人民都是共產黨的奴隸。

巴貝夫的秘密理事會知道共產主義對人沒有吸引力,他們很小心,欺騙勞動者們(無產階級),不告訴勞動者們全部的計畫,並且承諾把保皇派和人民敵人的財富分給國家的保衛者和窮人,以欺騙勞動者們參加武裝暴動,給他們當炮灰。馬克思主義後來設置非常相似的騙局,許諾「幸福美好」的生活,誘騙無產者們給他們當炮灰。

雅各賓專政把恐怖作為正義的,巴貝夫說,成為強盜是回到正義和真正秩序的開始。他希望立即把所有的反對力量鎮壓下去,消滅整個現存的社會秩序,在這些廢墟中建立「平等共和國」。他在勞動者們(無產階級)中間煽動暴力和無政府思想,他說:財產被篡權者分享,法律是統治者的工具。我的朋友們,去騷擾、推翻這個不適合你的社會;拿走所有你喜歡的東西。這些都屬於無產者。還不止這些,我的朋友們和兄弟們,假如憲法阻止了你的行為,毫不猶豫地推翻它。要毫不留情地殺掉暴君們,掌權者們,和所有那些反對你們共同幸福的人。你們是真正的人民,只有你們才值得享受這個世界的好東西!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你們所有的命令都是神聖的!

巴貝夫說的「法律是統治者的工具」,正是共產黨的法律思想,所以在中國,法律不是用來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而是維護中共的意志和一黨專制。

巴貝夫的煽動在一些最低層的人群中產生了一些共鳴,因為當時由於戰爭和革命,食物缺乏到了飢荒的程度,而且雅各賓反對資產階級給經濟造成的惡果和大規模的失業還在持續,新貴們所展示的財富讓窮人們憎恨。所以巴貝夫們煽動仇恨的怒火,贏得了一些勞動者們的支持。到5月初的時候,估計巴貝夫已經組成了1萬7千人的造反軍隊,其中包括4500名士兵,6000名警察,他們被秘密理事會的承諾所誘惑。

巴貝夫和秘密理事會對武裝暴動進行了周密的籌劃。打算暴動成功後,他們保持執政的權力,然後運用國家暴力機器,強行實施國家奴隸制——共產主義。所以奪取國家政權成了他實施共產主義的關鍵前提。後來毛澤東說「革命的首要問題是政權問題」,正是這個意思。先奪取政權,然後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強力(或暴力)推動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殺掉「反革命」及其他的「障礙」。蘇共和中共走的都是巴貝夫提出的推行共產主義的模式。

最後巴貝夫把1796年5月11日作為武裝暴動的日子,不僅在巴黎,在法國所有的大城市都同時舉行暴動,推翻整個文明社會的結構。由於被人告密,巴貝夫和密謀運動的其他五十多名領導人一起被當局逮捕,他領導的共產主義運動失敗了。1797年5月27日,巴貝夫被凡多姆高等法院判處死刑。

巴貝夫在上斷頭臺之前的審判中,公開承認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幕後組織(光照幫)的代理人而已,自己只是一個次要的角色。巴貝夫的共產主義直接來自光照幫,為後來的《共產黨宣言》奠定了理論基礎。

英國著名歷史學家維伯斯特女士說,巴貝夫的「平等會」陰謀是法國大革命中要實現魏薩普的龐大計畫的最後嘗試。她還指出當時英國受法國大革命影響的情況。光照幫在英國已經有不少會所。受法國大革命的影響,光照幫的思想已經廣泛地滲透了英國,英國成立了許多的「革命社團」,他們仰慕法國的雅各賓,集資了很多錢送到了巴黎,並且造了很多武器給了法國。蘇格蘭一家主要的「革命社團」效仿巴黎革命公社,密謀舉行武裝暴動。結果這個陰謀被發現了,政府搜出了四千多支長矛。

幾十年後,法蘭克主義—光照幫成立了秘密組織「正義者同盟」(後來改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其目的是推行巴貝夫的共產主義(後人稱為「巴貝夫主義」),從而直接導致了《共產黨宣言》的出現。後來的布爾什維克主義和巴貝夫主義是一樣的。莫斯科第三國際的第一次宣言也說它是從巴貝夫主義遺傳下來的。

(第七章完)

(作者保留版權,歡迎轉載,請不要更改)

 

来源:大紀元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