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6歲小美後離奇被害懸案20年未解(圖)

2016-05-12 13: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美國6歲小美後離奇被害懸案20年未解。(網路圖片)

1996年12月26日,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年僅6歲的選美小皇后瓊貝奈特•拉姆齊死於自家的酒窖中,死前曾遭受過毆打及性侵犯,殺害第二天她的父親列為第一嫌疑人,美國大陪審團先後經過數次聆訊,該案至今懸而未決。

1990年8月6日,瓊貝妮特出生在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市,9個月大的時候全家遷往科羅拉多州的波爾德。她的母親是位前選美皇后,曾在1977年當選美國「西弗吉尼亞小姐」,父親是一家計算機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1995年,年僅六歲的瓊貝妮特頻繁地參加全國及各州舉行的兒童選美活動,並很快就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明星級人物;曾先後獲得過包括「美國小皇后」在內的六項兒童選美冠軍頭銜。

按照這樣的軌跡發展,瓊貝妮特的未來是無可限量的,但令人心碎的是,她的人生就此戛然而止。

1996年12月26日清晨5點,瓊貝妮特的母親到廚房準備早飯。在廚房的樓梯上,她發現了兩張半勒索信。綁匪在信上索要贖金11萬8千美金,否則就將小瓊貝妮特斬首。

11萬8千美金,這恰恰是瓊貝妮特的父親在前幾個月得到的一筆公司紅利的數額。

母親慌慌張張地跑到女兒的房間,發現女兒不在屋內,她馬上叫醒了丈夫。儘管綁匪在勒索信中明確要求:不允許聯繫警方或是親戚朋友,但夫妻二人還是在5點25分向警方報了警。7分鐘後,警方就趕到了現場。

警方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後,只是草草地檢查了一下房屋的門窗,未發現有破門而入或暴力闖入的痕跡,這就完了。與此同時,瓊貝妮特的母親在客廳的沙發上,邊哭泣邊給幾乎所有的親戚朋友打了電話,而瓊貝妮特的父親則開車出去了,到一家當地銀行提取現金。

直到當天的下午,一位名叫琳達的女警員這才想起來有必要仔細查看整個房子。瓊貝妮特的父親帶著他的兩個朋友,開始逐個房間進行檢查,在檢查完盥洗室和煉功房之後,瓊貝妮特的父親和他的一位朋友,兩個人來到了地下酒窖。在那裡,他們看到了被包裹在一張白毯子裡的瓊貝妮特——脖子上套著一條尼龍繩,嘴上貼著膠帶,衣衫不整,早已絕氣身亡。

因為波爾德這座城市治安一向都不錯,當地警員之前根本沒有接觸過類似的綁架案,所以在處理案件時,犯下了很多低級錯誤,比如:始終沒有封鎖現場;始終沒有對整個房屋進行認真的檢查;任由被害人的親屬、朋友隨意進出;在瓊貝妮特的屍體被發現後,警方亦沒有對現場證物進行採集。

但是,警方卻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做了這樣一件事情:發現被害人屍體後,警方立即將被害人的父親列為第一嫌疑人,並將其猜測向媒體爆料。

於是,凶案發生的第二天,當地媒體即開始按照警方提供的情況報導此案,在案件還沒有偵破的情況下,警方向公眾展示的,全部都是不利於瓊的父母的證據。瓊的父母還沒有從喪女之痛中解脫出來,媒體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了。

2001年,又有兩個「筆跡監定專家」同時對媒體宣稱:那兩張半勒索信的筆跡系出自瓊的父親之手。輿論再次大嘩。

警方的驗屍報告顯示,瓊貝妮特在死前頭部遭到嚴重的鈍物擊打,導致其頭骨骨折;凶手似乎是使用手指或是油漆刷子柄之類的東西侵犯過被害人的性器官,但沒有證據顯示曾發生過「常規強姦」,真正使被害人斃命的是一條普通的尼龍繩,瓊貝妮特系窒息死亡。

2003年12月,法醫從瓊貝妮特的內褲上提取出了足夠的DNA樣品,並製成了DNA圖譜;該DNA屬於一個未知男性。這份數據後來被上交到美國聯邦調查局的DNA數據檢索中心,該中心擁有超過160萬份相關數據,大多數都屬於有過前科的不法之徒。

後續調查驚人地發現:在瓊遇害的那個社區,在瓊遇害的那年,共發生了100多起入室盜竊案;另外,以瓊家為中心,方圓2.5英里內,居然有38個已在美國警方標名掛號的性侵犯者。雖然他們先後都經過警方的逐一排查,被解除了嫌疑,但人們不禁要問:在這樣一個入室盜竊頻發、性侵犯者雲集之地,為何波爾德警方直接把矛頭指向了瓊的父母呢?

2006年8月16日,41歲的約翰‧卡爾,前小學教師,在泰國首都曼谷被捕。被捕的原因是,美國加州警方懷疑他與多宗猥褻幼女案有關。後來之所以又把他和瓊貝妮特的案子聯繫起來,是因為他在寫給科羅拉多大學新聞系教授,邁克爾‧特蕾西的信中,以大量篇幅描寫了自己對瓊貝妮特的愛意,並極其關注該案件的進展情況。被捕後,他供認,瓊貝妮特在死前,自己曾和她呆在一起。當被問及他自己是否清白時,他的回答是「No」。

約翰‧卡爾,戀童者。結過兩次婚,第一任妻子13歲時嫁給他,第二任妻子16歲;在過去的幾年裡,他「轉戰」南北,先後去過歐洲、中美洲和亞洲,到處搞那套噁心的把戲。

然而,就在很多美國民眾歡欣鼓舞,認為真凶落網之時,2006年8月28日,美國地方檢察官宣布不會對卡爾提出謀殺指控,因為他的DNA圖譜與從瓊貝妮特內褲上提取出的陌生人的DNA並不吻合。同年12月,美國國內安全局官員宣稱,將繼續跟進此案,不排除卡爾協同作案的可能性。

隨著案件的跟進,美國警方發現,在瓊貝妮特被害的當夜,卡爾身在阿拉巴馬州。

2008年7月29日,美國波爾德警方宣布:根據進一步的DNA測試結果,瓊貝妮特的家人將不再作為本案的嫌犯。同一天,波爾德地區檢察官瑪麗‧萊西給瓊的父親寄去了一封官方道歉信。

但是,這依然於事無補,瓊貝妮特的父母已經陷入無盡的官司中。他們的代理律師林‧伍德先後對美國多家知名媒體提出了誹謗指控,包括聖馬丁出版社、時代雜誌、福克斯新聞頻道、美國媒體公司、紐約時報……就在瓊的父母忙於指控別人誹謗時,又有兩個人把他們也告上了法庭,罪名是誹謗。

時任科羅拉多州州長的比爾‧歐文斯也沒忍住,跳出來跟著起鬨,呼籲瓊的父母「不要躲在律師的身後,不要躲在他們的公關公司的身後」。

最後,瓊貝妮特的父母逼的沒辦法,自己花錢掏腰包,請來了前任美國聯邦調查局行為科學小組的組長,約翰‧道格拉斯負責調查此案。而後者在經過一番努力後稱,由於波爾德警方的「毀滅性」操作,想要調查清此案,已無可能。

於是,這個驚動全美的凶殺案,最後以沒有結果的方式了結。但是,瓊貝妮特的父親也無力感到欣慰了,他的妻子因為長期壓抑,已經患病去世。原本快樂的四口之家,最後只剩下他和兒子兩人。

帶著無限的傷痛,父子二人又回到了亞特蘭大,那個他們一家四口曾經快樂生活過的地方,那個瓊貝妮特出生的地方。他們努力的讓自己平靜的活著,好像從來沒有離開過這裡一樣。

責任編輯: 蘇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