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如何理解美國大選中的憤怒民意?(圖)

2016-03-24 08:52 作者:未普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美國的制度非常有彈性,而這正是提供了一種安全機制,讓民眾能夠表達對政策的不滿並要求改革」(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3月24日訊】美國大選進入白熱化階段。選民無論來自共和黨還是來自民主黨,都顯現出一種憤怒情緒。在中國官媒看來,這表明美國民主不行了;而中國普通老百姓則關注,美國民意到底在選舉中能起多大作用,因此本文專門討論這次選舉中的憤怒民意。

這種憤怒民意,集中體現在支持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特朗普)的選民身上。他們對美國現狀普遍不滿。他們不滿共和黨黨內建制派推出的體制內候選人;不滿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經濟改善了,自己的生活卻沒有多大改變;他們反感華盛頓的政客,也反感華爾街的金融寡頭,更反感緊箍咒一樣的政治正確;他們不滿非法移民搶了他們的福利,不滿合法移民過的比他們好,不滿自由貿易剝奪了他們的飯碗,等等。而所有這些不滿,幾乎都可以從川普的競選宣言中,得到發泄。不能不承認,川普競選團隊準確地號到了美國社會跳動的脈搏,迎合了民意中強烈不滿的民粹主義情緒。

那麼,這種憤怒民意是不是美國社會的主流民意呢?川普剛開始選舉時,絕大多數支持者來自共和黨中年齡偏大、教育水平偏低的藍領階層,佔共和黨選民的30%-35%。但是從去年12月加州發生了恐怖襲擊,川普公開表示要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之後,支持者的構成發生了變化。除了原來的藍領白人成為鐵桿支持者之外,一些宗教人士,特別是反穆斯林的極端宗教人士開始支持他。民主黨中的藍領白人和不滿貧富懸殊的選民,也開始跨黨支持川普。難怪川普會得意的宣稱:我就是站在曼哈頓第五大道上濫射,也不會喪失選票。

川普的支持者,如果再加上民主黨左翼人士桑德斯的支持者——有同樣強烈失落感的選民,就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憤怒力量。有專家說,這股力量有可能佔選民總數的55%左右,甚至更高一點(見美國之音的有關川普的相關討論)。這種巨大的憤怒力量,無論哪個黨的候選人勝選,都不能不重視。

這種憤怒民意是不是代表了一種反體制力量?選民們的確展示了對政客和體制的不滿。蓋洛普(Gallup)的最新民調數據顯示,大多數美國人對兩黨領跑者同時持消極看法,這是過去25年中罕見的政治現象;其中,53%的美國人對希拉里持負面評價,63%對川普持負面評價(見《紐約時報》「希拉里與特朗普(川普)贏了選票但贏不了民心」)。此外,美國民眾對美國國會更是反感,贊成率只有10-20%。

憤怒民意的發展是否會掀起一場政治革命?要想化解這種憤怒情緒,美國的確需要一場政治革命。美國之音的龔小夏認為,在這次選舉中,經濟是次要問題,主要是選民對政治正確的多年積累非常反感,一些白人感到自己是美國的少數族裔,政治正確對他們的剝奪,讓他們感到十分失落。這顯示,如何在堅守美國立國精神的同時,回應這些訴求,消解這些憤怒,是個不小的難題。

憤怒民意的進一步發展,即川普當選,能否證明美國民主在沉淪?一些美國政治學者不這樣看。他們認為,即便川普當了總統,美國仍然可以熬過去,因為他不能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美國有三權分立,有媒體監督。福山(Francis Fukuyama)認為,川普的崛起確實反映出了一些民意,選民的憤怒確實反映了美國的某種社會現實,而美國政治中確實存在一些問題,比如精英把持政治、金錢政治以及政府運作上的一些問題,但是川普現象本身並不表明美國的政治體製出現問題或者是危機。他指出,美國民主不僅有民主選舉,還包括權力制衡和法治保障。

蘭德公司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也這樣認為。他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的制度非常有彈性,而這正是提供了一種安全機制,讓民眾能夠表達對政策的不滿並要求改革」。同筆者在「他們為什麼擔憂川普當選」一文中政界和媒體的擔憂相比,學者們顯然對美國的民主體制更樂觀些。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即使川普當選,美國先賢創立的歷經200餘年風雨的民主體制,不至於受到重創。而這次選舉展現出來的強大的憤怒民意,必然會啟動美國民主的糾錯機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