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遊記》居然不是吳承恩一個人寫的?(組圖)

2016-03-17 01:00 作者:李天飛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關於《西遊記》的作者是誰,有眾多說法,至今沒有定論。(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現在流行的百回本《西遊記》的作者,不一定是吳承恩。學界對這個問題,至今沒有定論。

明代的通俗小說,和今天的小說完全不同。它們往往源於話本、口頭傳說、戲劇,從開始流傳到寫定成書,經歷了很長時間和很多人之手,很難說誰是主要的著者。越是名著越如此,這就好比一塊石頭,經一錘一斧的雕鑿,慢慢成了雕像,是漸漸成型的,而不是一次衝壓成型的。


《西遊記》只署名「華陽洞天主人校」。只是吳承恩為《西遊記》的作者,屬於廣泛的認知。(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現在這部《西遊記》,就是世德堂百回本,是明代中晚期的作品。它只署名「華陽洞天主人校」,我們不知道這個「華陽洞天主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只是校對了一番呢,還是真的是一個寫定者。

華陽洞天主人校

它之前,肯定還有各種各樣版本的《西遊記》,只是不幸的是都沒有保存下來。肯定印之前是有一個高手做了全書的統稿、編排、潤色工作,這是毫無疑問的。全書肯定也體現了這位先生的個人風格。

那時文人和書商合作,或者書商本身就是文人,對書稿你加一段,我改一段,和現在作者投稿給出版社並聲明著作權的模式很不一樣,所以很難說本書究竟寫定於何人之手。《西遊記》裡有許多前後照應不到的bug,一般來說就是這樣形成的。

另外,古今對文學作品價值的認識,也有很大的不同。在明清,專注於科舉的文人,連嗜好寫詩填詞都有可能被歧視。做這種通俗小說的作者,更不是多麼露臉的事。

事實上,今天紅遍網路的小說就是一個人寫的麼,也未必。

有人說,《西遊記》是名著,是偉大的經典,怎麼能和今天的網路小說相比?其實《西遊記》在當時就是消遣用的。古代高句麗有本書叫《樸通事諺解》,說白了就是「跟樸翻譯學漢語」,裡面都是些常用的漢語對話。裡面也有假設的對話人,就像李雷和韓梅梅似的。這是元末明初的事,有一段對話是這樣的:

李雷:「我們兩個買文書去來。」韓梅梅:「買什麼文書去?」李雷:「買《趙太祖飛龍記》《唐三藏西遊記》去。」

這時「韓梅梅」就體現出乖學生的氣質來了,她(他)說:「買時買四書六經也好,既讀孔孟之書,必達周公之理,要那些平話做什麼?」

李雷說:「《西遊記》熱鬧,悶時節好看。」

元末明初「李雷」和「韓梅梅」對話的時代,大概相當於中國的元末或明初。有趣的是,這本《跟樸翻譯學漢語》還保留了大量的當時《西遊記》的片段。這些片段是非常珍貴的資料,讓我們得以知道,元末明初時的《西遊記》和我們今天看到的百回本《西遊記》,在情節上差別已經不大了。

丘處機的亂入

在明代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人們一直認為,這部《西遊記》,是全真教祖師丘處機丘真人寫的。

丘處機確實有一本《西遊記》,但多了幾個字,叫《長春真人西遊記》。這個故事,我們在《射鵰英雄傳》裡就讀到了。丘處機從中原出發,千里迢迢跑到西域去見成吉思汗,「一言止殺」,勸說大汗不要濫殺無辜。丘真人的弟子李志常,把這段經歷寫成了書,叫做《長春真人西遊記》。

這本書寫成後,在社會上流傳不廣。但丘處機本人實在太有名了,於是人人紛紛傳說,市面上流傳的小說《西遊記》就是丘處機寫的。

今天的百回本《西遊記》不可能成於丘處機之手,因這裡面出現了很多明代才有的東西,比如錦衣衛。

但不能否認,《西遊記》和全真教以及丘處機有親密關係。

吳承恩刷屏時代

丘處機的謠言粉碎了,那《西遊記》的作者又該是誰呢?有人在一本《淮安府志》裡發現了這麼一條:

吳承恩:《射陽集》四冊□卷、《春秋列傳序》《西遊記》(方框裡那個字原本就丟了)。

對了,就憑這一條,大夥就傳開了,看啊看啊,原來《西遊記》是吳承恩寫的啊!(就好比「六尺巷」的故事哪兒都有,大家就憑《桐城縣誌》裡的記載認為這是桐城專有的,其實去查各地的地方志,這樣的一個模子的故事比比皆是,只不過桐城的被大家炒出來了而已。)

於是,大家紛紛來炒這個吳承恩,這個梗一直傳到民國,魯迅、胡適這幾位大神看了看也就信了。於是經他們一講一宣傳,吳承恩是百回本《西遊記》作者的事,就被大眾認可了。

上世紀二十年代,鉛印出版了第一部署名「吳承恩」的《西遊記》。換句話說,我們如果想找署名「吳承恩」的《西遊記》,1920年以前是一本都不會有的。

1949年以後,出版的《西遊記》,都遵從胡適和魯迅認定的結論,於是一律被「吳承恩」刷屏了。

很可能就是一本重名書

不錯,吳承恩確實寫過一本《西遊記》,多處文獻有記載。

但古今中外,同名的書多了去了,憑什麼只靠《淮安府志》記錄了吳承恩寫過《西遊記》,那上面又沒說多少卷多少回,又沒說是本什麼樣的書,憑什麼就一定認為是今天的百回本《西遊記》呢?

吳承恩的《西遊記》,極有可能是一本重名書。

證據一:吳承恩《西遊記》跟遊記、地理志分在一類。

復旦的章培恆先生提出過一個重要證據。明末清初,有個大藏書家黃虞稷,他家裡的藏書可多了去了,他據此編了一個目錄,就叫《千頃堂書目》。我們翻一下就會發現,吳承恩《西遊記》怎麼被他編到「地理類」去了?

黃虞稷比吳承恩不過晚四十來年,他又是大學問家,一般來說不會犯錯。我們從圖上可以看出,吳承恩的這本《西遊記》,與別人的什麼《東遊錄》《南遊記》《西遊隨筆》《劍南遊記》《遊山志》放在一起,都是旅遊的「遊記」。

證據二:承恩,不必名諱。黃壽成先生,就是史學大家黃永年先生的公子,他隨黃永年先生研究《西遊記》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現在的百回本《西遊記》裡。

「承恩」這兩個字用得非常隨意。比如說:伏逞豪強大事興,降龍伏虎弄乖能。偷桃偷酒游天府,受錄承恩在玉京。惡貫滿盈身受困,善根不絕氣還升(第七回)。

「李兄,我想那爭名的,因名喪體;奪利的,為利亡身;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走。人人曉此,人人不曉此……」(第九回)。

我們不能給出確切結論

但是說到這裡,是不是吳承恩的著作權就一定被否定了呢?恐怕也不能這樣看。

假如說,黃虞稷家裡那麼多書,他看不過來,而是想當然地把小說《西遊記》劃歸地理書呢?假如說,黃虞稷這裡乾脆就抄錯了呢?假如說,《淮安府志》就是在這裡破了例,覺得不著錄這部名著實在對不住吳老先生呢?假如說,吳承恩乾脆就是個隱藏得很深的全真教信徒呢?不能說完全沒有可能。

所以,我們既不能說一定是,也不能說一定不是。只能說,確定百回本《西遊記》作者的條件不夠成熟。畢竟,正方提出一個候選人,反方雖然駁來駁去,卻拿不出一個新的候選人來。學界盡可爭論,而出版社碰上一定要署一個作者在封面的時候,也盡可遵循成例署上「吳承恩」。但最好還是給讀者講清楚這裡面的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