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乙欣】從陳澄波的「畫中畫」開始憶想(組圖)

2016-01-16 01:3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以藝術為志向的畫家,陳澄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據媒體報導,因為二二八事件而遭到國民黨槍決的畫家陳澄波,他有二十多幅油畫在經過高雄長庚醫院的X光檢驗後,被發現底層另外藏有畫作。不過,這並非首例,陳澄波的畫作之前就曾被發現有畫中畫了。

「畫中畫」

綜合2015年的媒體報導,可知悉,在歷經高雄長庚X光的檢驗之後,在七十五幅陳澄波的畫作中,共有二十二幅畫作的底層另藏有畫作。令人驚訝的,不僅僅是「畫中畫」的數量之高,還包括「畫中畫」的題材罕見:裸女、原住民。

「雙裸女畫」是藏於《嘉義公園一景》畫作的底層,然而,不曾被陳澄波作為主題來繪製的原住民主題「達悟族畫」,則是藏於以陳澄波長子為主題的《小弟弟》畫作的底層中。其實早在數年前,陳澄波的畫作《紅與白》就已經被X光測出底層有一名裸女畫了。

據專家推論,「裸女畫」應該是陳澄波於日本留學時所繪,限於當時的民風保守,只能以畫覆蓋,也有可能是因為經濟拮据,節省畫布所致。然而,陳澄波的「畫中畫」的數量如此之多,仍待專家繼續探究確切主因。不知道畫家是否借由「畫中畫」傳遞訊息,亦或是以繪畫為天職的他,只是借由「畫中畫」來勾勒只有自己才能體會的情感或想法,藉此舒發那個時代,那個時期的自我。「畫中畫」的新聞,令人勾起些許回憶,與二二八事件相關……

致力於藝術的畫家陳澄波


這幅《嘉義街外》,讓陳澄波成為首次進入日本官展的臺灣畫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陳澄波,出生於大清時期,是一名因為二二八事件而遭到國民黨槍決的嘉義畫家。他的畫作《嘉義街外》於1926年入選至第七回日本帝國美術院展覽會,他成為首位以西畫進入了日本官方展覽門檻的臺灣畫家,自此之後,他的畫作陸續被選入帝展與其他展覽。

陳澄波自小即對繪畫產生興趣,當他前往臺北市就讀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臺北市立大學博愛校區與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前身)時,受到日本畫家石川欽一郎的指導,習得基本的寫作畫法與水彩技巧。當陳澄波於國語學校畢業後,曾擔任過教職。1924年,他前往日本就讀東京美術學校繪畫科,隨後再繼續於該校就讀研究所,並於1929年畢業。

繪畫令陳澄波沸騰,他認為,以藝術為己任的人,就該為藝術奉獻心血,為藝術而活。陳澄波曾於1933年,與楊三郎、李石樵等八位畫家組織「臺陽美術協會」,共同協力捕捉、繪製臺灣各地的景色。

因二二八受害的議員陳澄波

然而,雖然以畫家為職,陳澄波亦於1946年加入中國國民黨,當選了嘉義市第一任參議會議員,步入政治圈。不料,隔年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嘉義市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隨後,國民黨軍隊被人民組織的嘉義民兵部隊圍困,退至水上機場。嘉義仕紳為平息紛爭,組織「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推派陳澄波、盧鈵欽等議員與仕紳們前往協調。令人驚愕的是,這些協調者一進入機場即被逮捕,歷經了嚴刑拷打,還被逼迫得承認曾煽動群眾反抗。此外,軍隊還逮捕了處理委員會的台籍成員。3月25日,陳澄波與其他被逮捕者被處以鐵線刺穿手掌的酷刑,並被載運於軍車上,在嘉義市區遊街示眾後,最後於嘉義火車站前遭到槍決。陳澄波的屍體經曝晒了三日後,其妻張捷冒險地將之帶回,除了拍照留證亦保存他當時穿的衣裳。

事後,陳家還遭到國民黨多次搜查,與陳澄波有關的人士亦不可免除地受到了監視。在恐怖氛圍瀰漫的情況下,許多收藏了陳澄波畫作之人紛紛將畫作燒燬,避免受到牽連。張捷不顧生命危險,將陳澄波的畫作通通藏入土牆與天花板中,每隔一段時間再偷偷拿出來曝晒。然而,畫作仍因為保存條件極差,存留至今的資料已不到一半。

猶記翻閱美術書籍,粗略覽讀了陳澄波、藍蔭鼎、楊三郎、謝裡法、「臺展三少年」(郭雪湖、陳進、林玉山)等多位臺灣畫家的消息。這些在教科書裡所缺乏的資訊,總令人感到疏離。即使手中翻閱著相關資訊,仍有著扞格,仍不及「康熙」、「漢武帝」等名詞這般地引人熟悉。

長輩總說,腳踩這塊土地,得瞭解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事情,珍惜這塊土地。然而,人擅於回憶亦擅長遺忘!許多人事物總一再於人們的腦中歷經遺忘、織補、尋找、記憶等歷程,被召喚回的部分若轉化成人生的養分就會顯得彌足珍貴。借由這則「畫中畫」新聞,可又再一次嘗試找回既陌生又熟悉的回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