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末代沙皇一家被蘇共滅門始末!(圖)

2015-10-07 00:02 作者:藍英年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末代沙皇夫婦(網路圖片)

國慶節晚上看電視新聞,忽然聽到為俄國沙皇尼古拉二世恢復名譽的消息。我感到驚訝,為什麼俄羅斯要為90年前被處決的沙皇恢復名譽呢?馬上上網查找,但我的電腦水平太差,找了半天也沒找到。給南京的朋友打電話,他次日即把10月2日刊登在《莫斯科共青團真理報》上的原文發給我,翻譯如下:

……俄羅斯聯邦最高法院主席團確認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員是政治鎮壓的犧牲品,並為其恢復名譽……我們提醒大家,前沙皇尼古拉二世,他的妻子和五個孩子是在他們被囚禁的葉卡捷琳堡市商人伊格納季耶夫住宅的地下室內被處決的。1918年7月17日凌晨與他們一起被處決的還有侍從他們的御醫、女佣、廚師和僕人……沙皇一家的遺骸1991年發現,於1998年隆重安放在聖彼得堡彼得保羅要塞教堂停放歷代沙皇棺槨的墓室中。2000年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員被尊為聖徒。

「契卡」回憶槍殺沙皇一家的細節

處決末代沙皇一家的事,我知道得很晚。1950年代學習(《聯共(布)黨史》)時,只知道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十月革命推翻了臨時政府。沙皇是如何被推翻的,推翻後的命運如何,從未想過。1991年我在蘇聯講學時,蘇聯各報都刊登了末代沙皇一家遺骸被發現的消息,我這才知道沙皇一家是在地下室內被秘密槍殺的。我聽說當年參加槍殺沙皇的人留下了回憶錄,很想找來看看,但沒有找到,俄國朋友告訴我這些文件尚未解密。直到我最後一次到俄羅斯講學,才在蘇聯著名歷史學家沃爾科戈諾夫上將所寫的《列寧》和蘇共前政治局委員、《一杯苦酒》的作者雅科夫列夫的新著《記憶的漩渦》裡看到這些回憶錄的摘錄。本文所引用的資料也出自這兩本書。

二月革命後,沙皇尼古拉二世於1917年3月15日在列車上宣布遜位,把皇位傳給弟弟米哈伊爾大公,但米哈伊爾大公拒絕繼承皇位,自此俄國便沒有了沙皇。尼古拉二世遜位後與家人仍住在皇村。臨時政府與英國聯繫,想把尼古拉二世一家送往英國,英國答應派軍艦來接,但消息傳出後遭到彼得格勒蘇維埃的堅決反對,英國報刊輿論也激烈反對,英國政府不得不改變主意。當時擔任俄國臨時政府司法部部長的克倫斯基為了應對國內的嚴峻形勢和保障沙皇一家的生命安全,把他們送到了偏遠的托博爾斯克市。十月革命後,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各地的蘇維埃逐漸轉入布爾什維克手中。1918年1月,烏拉爾工農兵蘇維埃通過了把沙皇一家從托博爾斯克遷往葉卡捷琳堡的決議。

擔任這個特殊家庭的衛隊長是尤羅夫斯基,副隊長是尼庫林。他們都是契卡成員,直接受烏拉爾州軍事委員戈羅謝金的領導。1918年7月17日凌晨,沙皇和皇后、四位年輕的公主(奧莉加、塔季揚娜、阿納塔西婭和瑪麗婭)、患血友病的皇子阿列克謝、御醫博特金、廚師和兩個僕人,共11人,在伊格納季耶夫住宅的地下室內被槍殺。

1964年5月,參加槍殺沙皇一家的尼庫林回憶道:

1918年7月17日凌晨,烏拉爾州蘇維埃通過處決羅曼諾夫一家的決議,由特殊家庭的衛隊長尤羅夫斯基負責執行。軍事委員戈羅謝金下達處決命令……尤羅夫斯基把執行處決任務的十二名拉脫維亞士兵召集到一起,給每個士兵分配任務,誰向誰開槍。尤羅夫斯基發給每個士兵一隻手槍。他分配任務的時候,拉脫維亞士兵請求取消他們向四位公主開槍的命令,他們對年輕的姑娘下不了手。尤羅夫斯基把這些在關鍵時刻不能履行革命義務的人換掉……房間裡只有一盞燈,光線昏暗。囚禁的人到齊了,執行命令的人走了進來。尤羅夫斯基對尼古拉說:「你們在歐洲的親戚準備進攻蘇維埃俄羅斯,烏拉爾蘇維埃執行委員會決定槍決你們!」尼古拉回頭看了看家人,驚恐地問道:「什麼,什麼?」房間裡發生一陣騷亂,聽見哭泣聲,接著下達了開槍的命令。十幾隻槍一齊射擊,射擊了幾分鐘。房間太小,子彈從牆上彈回來。幾個射擊的人退到房間外面射擊。尤羅夫斯基肯定說沙皇是他打死的。

下面是尤羅夫斯基本人1922年寫的回憶錄:

我第一槍就把尼古拉打死。士兵不停地射擊,我費了很大勁才制止胡亂射擊。槍聲停止後,我發現很多人沒打死。比如博特金醫生,他支撐著右手躺在在地上,彷彿在休息。我用手槍把他打死。阿列克謝、塔季揚娜、阿納斯塔西婭和奧莉加還活著。女佣傑米多娃也沒死。葉爾馬克同志想用刺刀結果他們,但未能成功。後來找到他們未被刺死的拉原因。這些公主的胸衣綴滿鑽石,彷彿盔甲一般。我不得不一個個把他們打死。讓人遺憾的是紅軍戰士看見她們身上的東西,想把它們據為己有。我要求一起執行任務的同志看住士兵,不准他們拿搜查出來的貴重首飾,拿走的立刻歸還,否則將受到嚴懲。卡車把屍體運出城。在道旁找到一口廢礦井。我下令把這一地區包圍起來,燃起火堆,從屍體上扒衣服。我撕開一位公主的胸衣,裡面裝滿鑽石,很多人激動得喊起來。我對大家說:「這只是普通石頭。」我命令士兵們停止扒衣服,馬上走開。只留下幾個可靠的人。我們繼續搜查。在塔季揚娜、奧莉加和阿納斯塔西婭身上找到很多寶石,但瑪麗婭身上卻沒有。在皇后身上發現一條鑲滿珍珠的金腰帶,還有很多金戒指和金耳環……然後把屍體扔進已經進水的廢礦井裡。我回到葉卡捷琳堡向蘇維埃報告完成任務。但他們認為這個地方不安全,容易被發現。晚上又把屍體從廢礦井裡撈出來,裝上卡車,尋找更深的礦井。但汽車陷入泥潭,只好在泥煤裡挖了個大坑。在埋葬屍體前灑上硫酸,免得日後被辨認出來。這時捷克軍團已迫近葉卡捷琳堡,只好草草用土把坑填平,便離開了。

皇室成員有威脅布爾什維克政權的力量嗎

除上述兩人的回憶外,書中還引用了其他幾個人的回憶,細節雖有出入,但殘忍屠殺尼古拉一家的情景是一樣的。

處決尼古拉二世一家後,烏拉爾蘇維埃電告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鑒於敵人迫近葉卡捷琳堡,契卡截獲白軍妄圖劫持前沙皇一家的情報,根據烏拉爾蘇維埃主席團的決議,7月17日凌晨處決了尼古拉羅曼諾夫,他的家人已轉移到安全的地方。」20日烏拉爾蘇維埃收到斯維爾德洛夫的回電: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確認處決羅曼諾夫的決議是正確的。19日《消息報》公布處決末代沙皇的消息:「近日紅色烏拉爾首都葉卡捷琳堡受到日益逼近的捷克匪幫的威脅,同時截獲反革命分子妄圖從蘇維埃政權手中劫持沙皇劊子手的機密情報,因而烏拉爾州蘇維埃主席團決定處決尼古拉•羅曼諾夫……近日曾準備把前沙皇送交法院,公審他反人民的罪行,但意外的事件使公審無法實現。」

尼古拉二世是蘇俄第一要犯,不經中央批准,一個小小的烏拉爾蘇維埃竟敢處決沙皇,是不符合布爾什維克組織原則的。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中央服從領袖,儘管至今仍未找到中央下令處決沙皇的文件,但從已有的材料上看,處決沙皇一家的決定來自上面。老布爾什維克們長期從事地下工作,深知保密的重要,很多指示都是口頭下達的。所以烏拉爾蘇維埃只是執行者,莫斯科才是決策者。如果公審,只能審訊沙皇,最多加上皇后,無法審訊四位年輕的公主和一個患血友病的男孩,更不能把他們和父母一起公開處決,那樣必然引起國內外嘩然。蘇維埃政權尚未鞏固之前,布爾什維克不敢冒這個風險。沙皇雖已於一年前和平遜位,但布爾什維克認為人民對他仍抱有幻想,且任何一個宗室成員留下來都是皇權的象徵,可能成為人民擁戴的對象,威脅布爾什維克的政權。

宗室成員果真有威脅布爾什維克政權的力量嗎?這些人只是出身皇族,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沒有政治活動能力,也沒有罪行。例如拒絕繼承王位的沙皇尼古拉的弟弟米哈伊爾大公,向人民委員會申請改姓妻子的姓氏,從此隱姓埋名,過普通人的生活,但未被理睬。1918年5月在彼爾姆市,米哈伊爾大公連同他的英國秘書約翰遜一起被處決,財產被洗劫一空。凡是留在布爾什維克佔領區的宗室成員通通被消滅。

赫魯曉夫為何下令調查槍殺皇室經過

托洛茨基在放逐期間,曾於1935年4月9日的日記中記錄了他與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斯維爾德洛夫的一次談話。

托洛茨基提到沙皇現在何處。

斯維爾德洛夫回答:「當然被處決了。」

「那他的家人呢?」托洛茨基問道。

「同他一起被處決了」。

「所有人?」托洛茨基話裡流露出一絲驚訝。

「所有人!」斯維爾德洛夫回答,「那又怎麼樣?」他想看托洛茨基的反應。

托洛茨基沒有說什麼,只問了一句:「誰決定的?」

斯維爾德洛夫回答道:「我們在這裡決定的。伊里奇認為不能給敵人留下活的旗幟,特別是在我們今天最困難的時候。」

這是兩位布爾什維克領袖之間的談話,對外人,包括其他老布爾什維克,槍殺沙皇全家一事則被嚴格保密,連對蘇俄駐柏林的全權代表越飛也保密。

越飛後來寫道:「處決沙皇及其一家時我在柏林。正式通知我處決了尼古拉二世一人。我對他的妻子和孩子一無所知,以為他們還活著。德國威廉二世和皇后兄弟的代表向我詢問皇后及其子女時,我就我所知道的告訴他們。但傳言不斷傳入我的耳朵裡,我開始懷疑,多次向莫斯科詢問,但毫無結果。直到捷爾任斯基路經柏林的時候,他才告訴我實情……」

不經審訊隨意槍殺無辜的人,是極端殘忍的行為,定會受到西方各國的譴責,所以不得不說謊。但謊言容易戳穿。捷克軍團攻佔葉卡捷琳堡後,高爾察克的白軍也到了。高爾察克下令調查沙皇一家的去向,很快便找到沙皇一家被布爾什維克槍殺的證據,立即向世界公布,使布爾什維克陷入十分尷尬的境地。槍殺沙皇一家開始了不經審訊處決人的先例。到了斯大林時代,不經審訊的槍決成為家常便飯。

1964年初,蘇共中央書記伊利喬夫交給時任蘇共鼓動宣傳部副部長雅科夫列夫一項任務:調查沙皇一家被槍殺的經過。雅科夫列夫困惑不解,為什麼要調查幾十年前的陳年舊事?伊利喬夫說這是赫魯曉夫交下來的任務,必須完成。雅科夫列夫找到尚在人世的參加槍殺沙皇一家的尼庫林和羅德津斯基,請他們講述當時的情形並用錄音機錄下來。他自己又到克格勃總部查找檔案。

雅科夫列夫用了半年時間把材料整理好,6月6日交給了伊利喬夫。伊利喬夫看過後退還雅科夫列夫,要求補充。雅科夫列夫重聽錄音,再看其他材料。等他寫好補充後的材料,已經到召開蘇共中央十月全會的時候了。赫魯曉夫在這次全會上被趕下臺,槍殺沙皇一家的材料沒人感興趣了。雅科夫列夫對交給自己的這項任務百思不得其解。赫魯曉夫在1956年蘇共二十大上作過《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報告,揭發了斯大林所犯下的種種罪行。他是不是想追本溯源,探求早期的真實歷史呢?雅科夫列夫琢磨不透赫魯曉夫的心思。

来源:今日讀庫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