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夏聞】武俠版王岐山囚禁嚇唬「皇帝」(圖)

2015-07-12 16:38 作者:夏聞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15/07/12/20150712041340220.jpg

【看中國2015年07月12日訊】學歷史的王岐山近日在陝西和一些省區黨委書記、紀委書記講起了歷史。對此,人民日報海外網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發文《解讀:王岐山最新講話透露出的紀委新動向》,此文隨後被國內各大門戶網站推到重要位置並長時間停留。

有意思的是此文開始隻字不提王岐山,而是圍繞「講歷史」,用四分之一的篇幅講了金庸的《書劍恩仇錄》裡的一段頗有深意的,江湖人士囚禁皇帝,然後用講歷史來嚇唬皇帝的故事。文中是這麼寫的:

紅花會的一幫人在杭州綁票了乾隆皇帝,把他關在六和塔的塔頂,派人輪流看著。排到「黑白無常」的常氏雙俠的時候,這兩兄弟比較有文化,開始當著乾隆的面大談「歷史」。

他們談的歷史,和乾隆爺從小學習的那套不太一樣,屬於「江湖史」的亞文化研究範疇,主要是對付仇家的諸般慘毒掌故。

包括如下案例:「甚麼黑虎崗郝寨主當年失風被擒,後來去挖掉了捉拿他的趙知府的眼珠;甚麼山西的白馬孫七為了替哥哥報仇,把仇人全家活埋;甚麼彰德府鄭大胯子的師弟剪他邊割他靴子,和他相好勾搭上了,他在師弟全身割了九九八十一刀。」

乾隆又餓又怕,想掩上耳朵不聽,但話聲總是一句一句傳進耳來。兄弟倆興致也真好,一直談到天明,「龜兒子」和「先人板板」,也不知罵了幾千百句。

所以,黑白無常聊歷史,是服務於他們的造反生活的,為了更好地嚇唬乾隆,他們才會毫不保留地展示自己的淵博,我相信如果有可能,他們絕對會給乾隆上點更嚴厲的手段,比如放PPT之類。

文章接著說「好了,閑篇扯過,來說正題」,然後說「在座談會上,老王也談到了歷史」。其實這個長篇幅的故事放在文章之首,絕對不是閑篇,以中共控制媒體之嚴格,此種對王岐山動向的解讀又豈能允許有閑篇在內?相反,中共高層在攤牌之前利用歷史、小說等影射現實倒是不絕的慣例。

現在大陸有句廣為人知的話,叫「寧遇閻王,莫遇老王」,其最早出處,恰恰也是這個人民日報微信公號俠客島,而且也是在解讀王岐山動向時,講起了《書劍恩仇錄》的故事。去年8月,俠客島發文《王岐山的政協內部報告,透露了哪些新動向?》,文中說:

據查良鏞博士《書劍恩仇錄》記載,清乾隆年間,有倆不世出的高手,河朔鏢客王維揚和武當劍客張召重,江湖謂之「寧遇閻王,莫遇老王;寧挨一槍,莫遇老張」。

時至今日,中國掀起反腐敗大潮。據說,一些身負案底的官員,對上述民諺中的前半句,甚是「心有慼慼焉」。「寧遇閻王,莫遇老王」。今天的老王,是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

所以,在俠客島推出「寧遇閻王,莫遇老王」這句名言時,同時也推出了《書劍恩仇錄》版的王岐山,這個版本的王岐山並不是官場人物,而是一位武藝高強,讓各路人馬畏懼的江湖人物。

把兩篇文結合起來看,從去年8月到今年7月,不到一年的時間,江湖人士王岐山已經不止是讓各路江湖人馬畏懼了,而是成了紅花會中「黑白無常」常氏雙俠中的一員,幹起了囚禁皇帝,講歷史嚇唬皇帝的「壯舉」。

說到這裡,說說這個俠客島,俠客島和學習小組都是2014年2月底創建的,被認為是習近平、王岐山陣營用來突破劉雲山江系媒體壟斷,爭奪自己話語權的「新媒體」的一部分,這兩個微信公號成立後,其文章頻頻上大陸各大網站頭條,顯示其背景深厚。而在今年2月,此俠客島還發文《專訪慶親王:我覺得我還蠻不錯的》,在無情以慶親王調侃曾慶紅的同時,文中還順帶明顯的譏諷了江澤民,文中這樣寫道:奕劻繼續說道:「所以,雖然本王一般只跟華萊士之類的媒體打交道,但俠客島誠心可嘉,本王破例接受採訪,以正輿論視聽。」

《書劍恩仇錄》版的王岐山囚禁了皇帝,然後講起歷史來嚇唬皇帝。而《書劍恩仇錄》中的皇帝乾隆最大的問題就是其虛假的身世,不是滿人皇帝雍正的兒子,而是漢人海寧陳家的兒子。現實中,這很可能是在影射靠隱瞞漢奸子弟身份,偽裝成中共「烈士」子弟起家的江澤民,而江澤民近期也曾自稱要干政到生命最後一息。在喬石的葬禮上,愛出風頭的江澤民只能從外地送花圈,已有海外分析認為其行動可能已經受限。

現實版的王岐山在陝西「講歷史」的內容恰恰也是能嚇唬江澤民的。王岐山提到瞬間鑄就永恆,講到毛澤東在山溝溝裡出馬列主義,寫下一篇篇「光輝著作」,稱要從歷史中汲取力量,全面從嚴治黨等。

學歷史的王岐山不會不知道,毛澤東在山溝溝裡時,彼時江澤民正在繁華的南京城。江在1942年進入日偽南京中央大學,當年日本人對培養漢奸的教育非常重視。他們對學生「一律免收學費、雜費及住宿費」,相當多學生連吃飯也不要錢,此外還有多種獎學金、清寒補助金、工讀辦法等等助學措施,日本人花了血本。

學歷史的王岐山當然也知道,毛澤東寫下一篇篇所謂「光輝著作」時,江澤民正在大學裡一曲曲的吹拉彈唱,江澤民1997年訪美第一站在夏威夷,曾經得意忘形的說,「我回憶起我曾經在1945、46年的大學時代,經常我們喜歡玩夏威夷吉他,經常彈奏的HELLO夏威夷這首歌曲……」

就算今天,中國大學生裡會彈夏威夷吉他的也不多,而在日軍侵華的國難時期,江澤民醉心的遠不止是小眾的夏威夷吉他,2011年,李嵐清曾發表吹捧江澤民的文章《一首世界名曲失傳歌詞的再現》,提到江澤民在2010年8月15日給李嵐清的信中說到,「托塞利小夜曲乃世界名曲。我在大學期間,同學們經常吟唱,至今仍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絕大部分唱詞我都能寫得出來。但少數唱詞只能哼其聲而不能知其意。近幾年我遍訪京滬等地音樂學院、過去的老同學、老教授乃至九十幾歲的周小燕同志,……」

李嵐清稱被江澤民懷念此首小夜曲之心「深受感動」,在江澤民和眾多老人回憶的歌本基礎上,安排了男高音歌唱家顧欣出力,江澤民親自錄音,逐句指導顧欣反覆模唱,作填詞記錄。這樣經過多次反覆終於模唱成功……。

然而王岐山顯然並不感冒顧欣當年為江澤民所作的苦勞,7月9日,身為東方演藝集團董事長、總經理的顧欣被中紀委拿下,在集團所在地被戴上手銬直接帶走,隨後不到1小時,中紀委就已發出其落馬通報。

王岐山還知道,如此喜歡彈唱的江澤民不會沒有唱過日偽中央大學的校歌,歌詞中有「干戈永戢,弦誦是崇」等語,隨唱「永遠放下武器,共頌皇道樂土」!這些歷史瞬間是江澤民抹殺不了的,王岐山在講歷史,回憶那個時間段,說到瞬間鑄就永恆,恐怕不止是在說毛澤東。

俠客島的文章後面談到了王岐山要讓黨紀嚴於國法,從嚴治黨,只要違反了黨紀,哪怕沒有違反國法,也要處理,讓一些黨官降級、換崗、提前退居二線等。這無疑將是習近平和王岐山在未來更快速消減黨內江派勢力的手段。

習近平上個月到了毛澤東起家地遵義,王岐山此次到陝西也再次提到毛澤東,二人想借用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地位來強化「黨紀」武器的意圖明顯。俠客島的文章透露了王岐山到陝西講歷史針對的兩個目標,未來習近平、王岐山很可能會用「黨紀」來上對江澤民,下對江派的官員。江澤民偽造自己的出身,編造入黨經歷,並沒有觸犯國法,但用「黨紀」這個武器卻能對之以致命打擊。如果公開江澤民歷史,把江澤民開除出黨,無法和中共互相利用的江澤民將面對無計其數的法律訴訟。而在習王能夠徹底控制中共之後,按照兩人性格,會有出人意料的大動作也未可知。

事實上,7月6日,新疆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栗智被立案審查及開除「黨籍」,中紀委通報中,就有稱栗智「嚴重違反紀律,檔案造假,隱瞞本人真實年齡等……。」;而在此前中共對郭伯雄出事的海外放風中,也有軍方知情人士指出,無論年齡、學歷、資歷等各方面,郭伯雄都有很多的造假。

《書劍恩仇錄》中所描寫的乾隆皇帝是一個兩面作假的反麵人物,對於清廷來說,他是一個假皇帝,不是滿人,是漢人。對於紅花會來說,他又利用自己是紅花會舵主陳家洛親哥哥的身份,欺騙紅花會眾人,聲稱自己會反滿復漢。紅花會雖然擒住了乾隆,最後卻相信了他,將之釋放,犯下了致命錯誤,導致了紅花會最終失敗。相信現實版中的習近平、王岐山不會再犯同樣錯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