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誰在製造失蹤人口

2015-04-09 22:45 作者:和心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5年04月09日訊】人口失蹤一直是一種社會現象,以往人口失蹤的主要原因是戰亂或者逃荒過程中走失,而現代,中國出現的大量人口失蹤原因卻是拐賣、誘騙或者其他不法原因,失蹤的對象起初集中在嬰幼兒,後來是少年,現在成年人也常常成為失蹤對象,那麼,失蹤事件在中國為什麼屢屢發生,且越來越多呢?筆者簡單的分析有以下幾點原因。

在嬰幼兒失蹤事件中,往往是拐賣案件,這種惡劣的事情古時候也有發生,但卻是極少極少的,因為古時候的人的道德水準處於比較高的水平,比較善良,比較能為人著想,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而在近代,尤其是中共執政以來,拐賣兒童的事情幾乎年年無數起的發生,並出現集團化的拐賣團體,因為在中共邪黨文化的灌輸下,宣傳「無神論」,使人不畏懼天遣,一切以利益為先,只顧自己不管別人的扭曲人性的教育下,可以使人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不惜他人家破家亡為代價。那麼,中共的邪黨文化是不是兒童失蹤的主要原因呢。

再來說說近年常常出現的少女或者成年女性失蹤案,據已破獲的一些案件顯示,這些失蹤女性一般是被迫賣淫或者被誘騙到傳銷組織。

我們舉一個少女失蹤案件當例子。看一看中共的公安部門是以什麼態度來對待的。也許,從中我們或多或少的可以窺視到中共是否在間接的縱容少女失蹤案件的頻發。

「劉霞,1991年出生,在2014年4月6日,她在自稱「宋銀山」的人的蠱惑下,坐上了從武漢去湖南婁底的火車。 劉霞跟著「宋銀山」一道,先是去了婁底,之後便輾轉去了邵陽。其間,劉霞和家人聯繫較少,但是,還是會偶爾向家人報平安。另外,她還曾向親戚借款5000元。種種跡象顯示,劉霞是被騙入了傳銷窩點,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宋銀山」所使用的手機號碼歸宿地在江西宜春,而邵陽和宜春一樣,都是以傳銷猖獗而著稱的地方。

情急之下,父親劉長林只得放下手頭的工作,親赴邵陽尋找女兒的下落。他分別向武漢警方以及邵陽警方報警,但武漢警方一直以失蹤地不在武漢為由拒絕立案,而邵陽警方則只是暫時配合調查,之後便不了了之。調查得知,在2014年5月9日,劉霞曾在邵陽的惠佳賓館入住,登記人為王楨和郭劍平。據賓館工作人員透露,當時,一個領頭者手中拿著十多張身份證,很可能那些入住者也多是被騙去做傳銷者。

劉霞失蹤過後,家人只能是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雖然報警多次,但是,卻沒有一個地方的警方願意正式對此立案調查。時至今日,劉霞是生是死都還是一個謎。」

這也許是不被立案的失蹤案的冰山一角,根據中共公安手上那套嚴密的人口監察系統和現代化手機信號監聽定位跟蹤系統,可以說,公安部門如果想破獲此類案件並非難事,而且近幾年,中共公安部門還常常聯合電信部門和工商局部門「提醒」中國民眾手機號碼要實名制登記,有的省份甚至強制拍照。那麼,耗費人力、物力、財力而建立起的各個方面都實名制的監控系統,到該用的時候,該發揮作用的時候,怎麼就不用呢? 原因很簡單,中共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服務人民,而是為了監控人民、迫害人民,人民的死活安危不是它關心的。在這樣的一個不幹正事的執政黨的統治下,只會滋養違法犯罪的基因,社會只會越來越不安全,中國的社會現狀已經驗證這一點了。

如果說,以上兩種人口失蹤是由中共的惡政和不作為而間接引發,且越演越烈的,那麼下面要說的這種失蹤事件則是中共主導發生的。

因偷竊人體器官而出現的成年人人口失蹤。在中共邪惡的迫害法輪功以來,它們打著「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的邪惡指令下,迫害手段逐年升級,直至邪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的人體器官謀取暴利,並在國際上一度引起了到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的熱潮,幾乎全國各大醫院都有參與此類的器官移植手術。在「國際調查」組織以患者身份電話諮詢的時候,院方大多承認器官來自於法輪功修煉者。因此而失蹤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數量一定很驚人,而真實的數據一直被中共掩蓋著。到目前為止,中共還在遮遮掩掩,變換著各種自相矛盾的藉口來否定其惡行。

不管作惡者如何欲蓋彌彰,作惡者必遭惡報,現在已經顯現,如今,中國人都在反對它,「三退」勢不可擋,它的惡行早晚要全部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那時,也到了中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時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