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想起彭加木

2014-12-02 00:55 作者:蘆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最近,不知老蘆的那根神經錯亂,破天荒地寫了篇影評《老虎與少年》,引來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但是老蘆卻笑不出來,影片中少年派大海歷險的兩個版本一直在腦海裡反覆播映。就在鏡頭的不斷切換中,競讓我募然想起了一位名人來:彭加木!說起彭加木,有點年紀的人大概都知道,他是60-70年代一位大名鼎鼎的科學家,在1980年6月17日考察新疆羅布泊時神秘失蹤,這是當時轟動全國的重大新聞,幾乎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

彭加木(1925-1980),廣東番禺人,植物病毒學家。畢業於南京大學,曾任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研究員。他對新疆情有獨鍾,曾十多次赴新疆科考,並組建了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任副院長。1980年5月,彭帶領一個10人的科考隊進入羅布泊。官方發布的消息稱,因考察隊缺水缺油,6月17日,彭不顧個人安危,獨自外出尋找水源。臨走時留下字條:「我往東去找水井。彭。6月17日10時30分。」從此一去不返,無影無蹤。

當時的中共領導高度重視,由軍方派出了飛機、汽車、數千人進行了四次大規模地攤式地搜索,可以說是寸土不漏。僅飛機就出動了數十架次,可是一直沒有找到彭加木。上窮碧落下黃泉,兩頭茫茫都不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成了中國科考史上永遠的謎團。到底真相如何呢?這還得從羅布泊說起。

如果說中國地圖像只面向東方的大雄雞,那新疆就是那高高翹起的雄雞的尾巴。新疆地域廣闊,面積166萬平方公里,佔中國總面積的六分之一,相當於16個江蘇省。但地大人稀,人口只有江蘇的四分之一。新疆的地理特點是三山夾兩盆,即北部的阿爾泰山和中部的天山夾著北疆的準葛爾盆地;而天山和南部的崑崙山夾著南疆的塔里木盆地。塔里木盆地是中國最大的內陸盆地,面積53萬平方公里,約佔整個新疆面積的三分之一。盆地呈卵形,南北600公里,東西1500公里,而羅布泊就位於塔里木盆地的東端。1928年測量,羅布泊是個面積3100公里的咸水湖,僅次於青海湖,為中國第二大內陸湖。其流域也曾是水草繁茂的綠洲,瑞典的考古學家曾在此發現樓蘭古城和三千多年前的小河古墓葬群,可見其昔日的榮華。但所謂白雲蒼狗,滄海桑田,眨眼之間風雲變幻。不到半個世紀,羅布泊就乾涸見底,留下一片白花花的鹽鹼殼,成為荒無人煙的不毛之地。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起,羅布泊成為軍事禁區,中蘇合作在這裡做一些秘密研究。研究什麼,一般人當然不可能知道,但絕對不是植物病毒。人們只知道羅布泊戒備森嚴,沒有軍方頒發的特殊通行證,任何人不得進入。曾經有些外國探險家願出巨資進行羅布泊穿越旅行,但是都被中國政府拒絕了。小道消息說50年代,蘇聯人在此打井,深達1.3萬米,稱地獄井。後來中蘇交惡,蘇聯人走了,中國還在繼續研究。1964年年10月16日,中國在羅布泊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而彭的第一次羅布泊考察是1964年3月底,距離原子彈爆炸僅早半年。彭是植物病毒學家,這裡幾乎是既無植物又無病毒,沒啥理由來此軍事禁地。後來才知道,他的任務是尋找核試驗急需的重水。1967年6月17日(又是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在羅布泊爆炸!從1964到1996的三十多年裡,中國在羅布泊進行了45次大氣層和地下核試驗。彭加木與這些核試驗是何種關係?官方的公告裡說彭加木的科考為祖國發現了重大的寶藏。什麼寶藏?事涉重大軍事機密,當然沒人能夠回答。

中蘇的合作科研、多次的核試驗,加上彭加木的失蹤,都是極敏感的話題。於是,羅布泊就被塗上了一層神秘迷幻的油彩,各種謠諑和猜想也紛紛出籠,不脛而走,被廣為傳播。首先,有人說,羅布泊3-4千方公里的水面為啥說乾涸就乾涸了,絕對不是自然蒸發,一定是通過地獄井漏掉了!漏到哪裡去了?漏到地球對面的南太平洋的復活島裡去啦!有一本小說叫做《羅布泊之咒》說是復活島正處於與羅布泊相對稱的位置,經度緯度的度數都絲毫不差,只是復活島是南緯西經,羅布泊是北緯東經;換句話說,如果從羅布泊打一口垂直深井,穿過地心,就能直通到復活島。復活島是神秘的,那裡有不明來路的上千尊巨石雕像,還有一些刻寫著奇怪文字的木簡,被人稱之為地球的肚臍。

羅布泊也是神秘的,有人說在地獄井裡鬧鬼,常有靈異事件發生。更聳人聽聞的是說地獄井中有一種食人蜥蜴,毛但心它們爬出來為害,遂下令在這裡用原子彈爆炸把它們消滅。還有人說,羅布泊有個神奇的洞,是兩個平行宇宙的交錯點,而交錯時間只有7小時。彭加木在洞裡找核燃料,耽誤了時間,洞口合攏,彭被留在了另一宇宙中。也許哪天兩宇宙再度交錯時,他還能再回到咱們的宇宙中來。

此外還有彭加木被雙魚玉珮複製的傳聞,雙魚是佛陀釋迦牟尼腳掌二趾下的一個圖案,象徵著解脫。雙魚玉珮是一個絕密行動的代號,真正的雙魚玉珮目前下落不明。代號為雙魚玉珮計畫的實質是在羅布泊這個節點上研究平行宇宙。據說平行宇宙是存在的,很多考古發現的現場會找到和那個時代不符的東西。甚至有人聲稱,曾在華盛頓的街頭看見過彭,時間是1980年9月14日下午7點!此消息成了當時轟動世界的新聞,各大媒體都轉載了,據說這個現身美國的彭加木是雙魚玉珮的複製品。此事牽涉到周培源和鄧小平的兒子鄧質方,鬧得紛紛揚揚,最後連駐美大使館都不得不出面做正式闢謠。

老蘆以為,上述種種,都不靠譜。只是某些想像力豐富的人吃飽了撐的,沒事瞎編出來逗你玩的。也許是科幻小說或電影的好體裁,如同《老虎與少年》一樣。娛樂可以,但不可當真。但是,最近老蘆看了一個朋友傳來的網文,對彭的失蹤案又做了新的解釋,挺有意思。有興趣者不妨參閱老蘆給出的林克,由於沒有官方的權威說法,很多事實需要保密,缺乏佐證。可信與否,請網友讀後做出自己的判斷,信不信由你。

老蘆認真地讀了一遍此文,以為較以前的種種說辭,這是比較可信的一個版本。原文很長,有種種細節的描述和分析,不擬一一援引,茲撮其要簡述如下:

此文作者朱明川,是個法醫。機遇巧合,得到了另一個參與彭屍案調查的老法醫老鄧的日記。朱發現老鄧把調查彭案的細節隱藏在一個郵箱裡,他讀後深感震驚。原來2005年彭的屍體就被找到了,通過老鄧等法醫的鑑定是被謀殺的。因為當時能有特殊通行證進入羅布泊的只有科考隊的11人,所以彭肯定是被那十人殺害的。經過一番審訊,後來那十人都承認了謀殺彭的事實,但誰是凶手,沒人承認,選擇了集體沉默,但他們說是彭的作為激起了眾怒。

大家都知道,彭是通天的名人,人大代表,學習毛著標兵,「又紅又專」的典型。他時年55歲,卻患有兩種癌症,依然抱病工作,被人民日報專題表彰,名滿天下。但彭剛愎自用,脾氣很壞,說一不二,與隊員們相處不好。在補給不足的困難情況下,不顧大家反對,執意繼續深入羅布泊。大家建議向軍隊求援,但被彭否決了。他說空運太貴,要花費國家上萬元,不行!我們要靠自己,自力更生找水!

天哪!自力更生找水?這羅布泊全年的降雨量才幾厘米,夏天酷熱如煉獄,氣溫高達60多度,你這不是把俺們往死裡整嗎?你自己5-60歲了,又到了癌症後期,蹦達不了幾天了,可以為黨光榮獻身了!而我們才3-40歲,有老婆孩子,思想覺悟跟你差遠了,還不想光榮,給你陪葬。去你媽的,彭霸天!於是,彭加木只好被失蹤了!誰殺的?從彭屍上的傷口看,十個科考隊員,每人都捅了幾刀,人人有份!

殺人時,也許人人心中都有個小算盤,少一個人,省下的水就能多撐兩天。

殺人後,他們立即向空軍發報求援,兩天後,500公斤救命水從天而降,他們獲救了!

案件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加密的案卷送進了中南海。中共領袖們紅著眼研究了一夜,天亮時終於有了結果,一道紅頭文件傳達下來:此案列為特級絕密,內情嚴禁外泄!彭加木嘛,嗯,就讓他繼續失蹤吧。失蹤應該是對彭加木同志最大的尊重與最好的紀念。

這就是電影《老虎與少年》的現實版,中國版,Oh, My God!

来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