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的極度缺水與房地產瘋狂(圖)

2014-06-04 10:20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14/06/03/20140603221649315.jpg
上海居民因金山區一條河流受化學物品污染而在消防水泵旁排隊領水。 (法新社圖片)

【看中國2014年06月04日訊】據報導,4月23日,在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的擴大會議上談到了北京地區嚴重缺水問題,認為北京水安全問題的癥結是人口無序過快增長,深層次原因是功能過度集聚,強調要「以水定人」。

依我看,這是一句無法實行的空話丶廢話。何謂「以水定人」?就是以北京水資源為基準,來限制人口增長和經濟的規模與類型。換句話說,就是要實行某種變相的「計畫經濟」。
 
過去限制人口流動,主要是用戶籍制度以及配套的糧票制丶「鐵飯碗」制丶限制自由遷徙制等等,現在由國家壟斷的就業制度以及票證制度被打破了,戶籍制也軟化了,如何實行「以水定人」呢?
 
對於缺水的原因,北京市委還是有所瞭解的,問題確實在於人口和經濟規模的過度膨脹。但為什麽中國的資金和人口都想往北京跑?
 
我想主要原因還是北京過度享有首都特權。無論在就業丶升學丶發展丶文化丶交通以及社會福利等各方面,北京都享有大大超越其他城市的特權。
 
這種狀況,主要不是由於自然的經濟發展所形成的,比如港口丶鐵路樞紐丶能源基地等經濟地理條件自然而然形成的,而是政治決定一切:因為是首都,是政治權力的核心,所以要優先發展,並儘可能對居民實行優惠—贖買政策,以維持政權穩定。
 
中國人極度重視教育,可以從高考分數線一窺北京的特權。據統計,北京的大學,最低錄取分數線與外省相比,竟然可以低幾十分甚至一百多分!換句話說,在外省連專科都上不了的學生,在北京卻可以上重點大學!
 
報載北京某重點中學的考生與福建某重點中學的考生聊天,北京學生炫耀說:我們班有六成的同學考進了北大清華。福建學生則說:按北京的錄取分數線,我們全校都應該進北大清華。
 
一些深感不平的外省官員拿出了憲法和教育法說事,教育法上有這樣兩條明文規定:「公民不分民族丶種族丶性別丶職業丶財產狀況丶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機會。」「受教育者在入學、升學就業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權利。」如此說來,這種教育上的不平等,連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也是不容許的。
 
那麽,北京在各方面享有的特權不可以加以廢除嗎?只要在經濟發展、升學就業、社會福利等各方面的特權加以廢除或削減,北京的人口自然就會減少,並一直減少到與它的生態環境丶經濟地理條件相匹配的程度。在實行真正的市場經濟和民主制度的歐美國家,首都和首府所在地,通常都不是人口最密集的大都市。甚至許多在歐美居住了多年的中國人,還搞不清自己所在州、市的首府是哪裡。
 
我們還是回到地下水資源的話題上來。
 
北京缺水,早就是一個人所共知的老問題。地面上河流乾涸,整個華北地區已經沒有一條常流河,北京的水源主要靠地下水超採。每年超採幾億立方米,經過多年的嚴重超採,北京人均每年可利用水資源量現在已不到100立方米,30年減少了80%。北京地下水資源之匱乏,已陷入日趨枯竭和難以維繫的危險境地。連年超採造成地下水位迅速下降,北京的地底下已經形成一千平方公里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區。漏斗中心位於朝陽區的黃港丶長店至順義的米各莊一帶。地下水超採帶來的次生災害是地面沉降,危及地下的各種管道和地面的建築丶道路丶橋樑,甚至會造成建築物開裂和倒塌。
 
從科學理性的角度來說,北京早就應該迅速「消腫」了,但奇妙的是,事情居然反其道而行之:近來又爆發了所謂「京津冀一體化」的發展狂潮。外地房地產走跌,而北京及環北京地區不降反升。這實在與經濟丶發展無關,而僅僅是官商勾結的末日歡宴。北京市委打算如何「以水定人」呢?或者,他們自己的非法利益就在其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