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走出去」?中國企業海外腐敗問題再成焦點(圖)

2014-05-14 08: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4/05/13/20140513204714895.jpg
報告指出,腐敗案件對謀求海外擴張的中國企業來說,衝擊最大、干擾最頻繁。(AFP)

【看中國2014年05月14日訊】中國人民大學等研究機構星期二發布報告指出,腐敗案件已成為中國企業海外擴張的最大干擾。有學者認為,中國經濟「國進民退」、紀檢取代司法反腐等體制性問題,是導致國企海外虧損、官員假公濟私的主要原因。

這份題為《「走出去」:國際商務反腐敗規則研究》的報告,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中國國際商會等4家機構聯合推出。

報告指出,腐敗案件對謀求海外擴張的中國企業來說,衝擊最大、干擾最頻繁。中國作為全球第一貨物貿易大國,海外並購、投融資勢頭強勁,而腐敗案件不但損害企業形象和長期盈利的潛能,也破壞了國際市場秩序及全球範圍的公平競爭環境。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就此表示,中國經濟體制存在的「國進民退」問題,目前不僅涉及市場經營許可範圍,能否走出國門也是一項國企、央企享有的特權:

「中國現在外匯儲備將近4萬億(美元)。李克強前幾天也說道,過多外匯儲備對中國是不利的,要充分利用外匯儲備對外投資。但是,大部分走出去的也都是國有企業。」

根據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在今年初發布的《中國海外投資國家投資評級》報告,過去十多年,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規模呈巨額攀升狀態。數據顯示,中國2002年的企業境外投資為27億美元。10年期間,這一數字在2011年已高達600億美元。而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在2012年更攀至878億美元,僅次於美國、日本,成為世界第三大對外投資國。

中國商務部的統計顯示,國企熱衷海外收購、並購的同時,其回報比率卻令人失望。2011年末,非金融類中國海外企業的虧損比例竟超過22%。追究其責任原因往往更被一句「海外投資風險不明」而不了了之。

胡星斗教授表示,他並不贊成過多國有企業以平衡投資風險為藉口,盲目進軍海外。另外,尤其要對乘機將國有資產劃歸私囊的貪腐形式加以著重關注。他說:

「中國企業雖然要走出去,但主要應該是民營企業走出去。國有企業不要打著走出去的旗號、打著改革開放的旗號,實際行貪污腐敗、轉移資產、中飽私囊之實。」

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無論按投資額還是海外資產總量排列,截至到2013年9月,中國海外前100家大企業絕大多數均直接隸屬中央編製。這些央企的海外投資存量已在2012年,佔中國海外投資總額的80%。

但近年中國一些海外投資巨額虧損事件,也往往出自大中型國有企業。2011年7月,中國鋁業宣布在澳大利亞昆士蘭的鋁礦開發項目告吹,損失高達3.4億;2011年6月,中國鐵建在沙特的輕軌項目虧損超過人民幣41億元;2009年底,中化集團在海外投資的3個油氣田項目,累計虧損1500多萬美元;2009年9月,中鐵在波蘭的高速公路項目虧損,其合同總額近4.5億美元。據中國媒體報導,海外國企的虧損有時更是一筆糊塗賬。例如,中鋼集團2010年6月在澳大利亞鐵礦項目告停,其具體損失至今沒有公開。

目前旅居美國,上世紀八十年代任職中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體改所綜合研究室主任的程曉農指出,中國體制性的權力腐敗近年並不單體現在貪污、受賄或利益輸送。中國特色的「官二代」、「紅三代」近年更多是以企業「走出去」的名義,通過資本市場融資上市,將國有資產輕易納入私囊:

「所謂資本外逃,就是通過國有企業走出去而逐步實現的。因為只有走出去,資本才能帶出去。我們知道,現在在香港有大批國有中資公司,股東和公司都已經不是國有了。反腐敗只有以黨的紀律檢查機構出面,以黨代法處理腐敗這本身就是大問題。表明中國 的腐敗已經滲透到整個司法系統,司法系統已經失靈。」

北京理工大學的胡星斗教授也指出,由於國有經濟模式缺乏監督,當前中國海外企業的貪腐問題仍難以解決:

「國內的中紀委等等無法監督到海外,而國有企業自身的產權不清、權責不明、缺乏應有的約束機制,注定只能成為虧損和貪污腐敗的重災區。」

中國人民大學等機構聯合發布的報告還強調,海外國企腐敗案件頻發,其原因與企業經營者的個人操守及國內一些不規範的做法易滋生腐敗有關。報告認為,中資企業要想走好海外擴張之路,就必須重視國際上的反腐慣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