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富士山下的小村子(組圖)

2013-10-13 02:00 作者:長腿叔叔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10月11日訊】富士山是日本第一高峰,這座橫跨靜岡縣和山梨縣的休眠火山,是日本自然美景的最重要象徵。每年夏天,從日本甚至世界各地趕來的朝聖者會不畏艱辛登頂一睹它的風采。這次日本之旅去了靜岡縣、山梨縣、神奈川縣,繞著富士山轉了個圈,平平淡淡的旅程,親切自然的景致,保存完整的木屋神社,代代相傳的古老技藝,對於自然和傳統文化的尊重和保護的確值得我們學習。

靜岡縣富士宮市的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神社,是日本國內到1300多所淺間神社的總本宮,擔負著人們很多精神寄託。相傳很多年前火山爆發讓周邊居民背井離鄉,淺間神社修建後,富士山便再沒有噴發,周邊的居民們也過上了安穩的生活。由此,百姓們深信是本宮神社安定了富士山的怒氣,成為「富士信仰」的中心地,盛傳至今,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富士山的重要組成部分。

到訪淺間大社時天公不作美,正趕上瓢潑大雨,甚至天氣預報發出了洪水警報,美女在大殿屋檐下跟身穿傳統服裝的工作人員聊天,湮沒在寫著漢字的白色酒缸中,與紅色的背景構成了一幅和諧的穿越畫面。很好奇為什麼神社中會存放這麼多酒,神奇的網路告訴我:在日本,酒最初主要用於祭神,神社是釀酒中心。全日本灑廠的業主、掌櫃和酒師年年要來朝山進香,祈求灑神保佑。所以我們才會看到神社中堆滿了不同廠家不同品牌的酒缸,無意中成為了最亮眼的道具。

巧的很,神社中看到的高砂酒,就是在附近富士宮市的一家酒廠生產的,說是酒廠在我看來就是個釀酒作坊,但卻生產出口味不凡的名酒。日本的傳統酒廠大多規模很小,一般一年只開工兩三個月。他們的造酒技術源於中國,日本的風土將其精練,併發展成現在的清酒。採用秋季收穫的大米,在冬季經發酵後釀成的。由於不到季節,我們得以進入到空空如也卻仍殘留著濃濃酒香的酒廠車間,從流程圖上看遠比中國的釀酒簡單,其實就是個蒸餾發酵的過程,但經過不斷總結經驗、選擇高質量的原料,加上保留傳統工藝,這種古老的技藝越發精湛。

說實話我對普通的清酒一直不太感興趣,總覺得口感有些乾澀。但對同門而生的梅酒卻情有獨鍾,雖然梅子也是在清酒中泡製,卻讓酒變得酸酸甜甜,輕輕爽爽,尤其冷凍後那種凜冽的口感,有一種冷冷的舒服。每次在機場都忍不住買上一兩瓶帶回家。在高砂酒廠品嚐了幾種特別的梅酒,其中以綠茶梅酒口味最佳,混合了綠茶的清苦,但依然味道純正,不濃,也不寡味,微微酸,微微甜,一絲淡淡的苦,很適合女孩,不過不要以為酸酸甜甜就放鬆警惕,後勁也是很大的。一瓶1000多日元的出廠價,老闆說在香港要7000千,立刻拿下幾瓶,背了一路,後來在其他商店中再也沒找到同類,頓時覺得很值。

還有一種酸奶清酒,味道如同乳酸菌混合了酒精,口感很是獨特,可惜保質期只有一天,只能忍痛割愛,準備回家後自己調製試試。

晚餐在富士宮市一家很小的居酒屋,只有三張桌子,酒的品種卻比客人還多,雖然高砂酒廠的師傅說很多清酒其實味道差不多隻是生產時間不同而已,但還是有點選擇恐懼症了。一般吃正規的日式料理時,酒一定要選擇清酒,據說這樣才能原汁原味,不破壞料理清淡的味道。

還好居酒屋不是特正式的用餐場所,說白了這就是日本上班族平時的小吃店,怎麼放鬆怎麼來,清爽的大杯朝日啤酒招呼,這一杯300多日元真不算貴,但拍這張片子還是因為膚如凝脂的年輕女招待。日本各種店裡的年輕服務員都很有禮貌,服務週到,可惜不知為什麼英語都不靈,尤其是小地方,交流起來還是有些不便,看來日本人也是很不喜歡學外語的。

山梨縣位於富士山腳下群山環繞的盆地內,太平洋潮濕的水氣被阻隔在富士山另一頭的海岸,成為多雨的日本群島中最乾燥與陽光充足的地帶,也是最適合葡萄種植的地方。

附近葡萄園很多,類似於國內農家樂的採摘活動盛行。巨峰葡萄是這裡的特產,這個品種在國內曾經很流行,山梨的巨峰甜得都有點過分,汁水滴在手上黏糊糊,每串葡萄都打了把「傘」防止被雨水淋壞,吃的時候根本不用洗,沒有任何農藥和化肥,做到這一點真的很不容易。

山梨縣甲州市的勝沼町是座寧靜的小鎮,像其他日本鄉村一樣平平淡淡。之前從來沒喝過日本的葡萄酒,覺得這是歐洲澳洲和美國的強項,沒想到勝沼卻聚集了許多釀酒廠,使用日本原產的甲州葡萄釀造「葡萄酒」,甚至出口到歐美。


小鎮甚至連下水道的蓋子上都是葡萄。

勝沼釀造是當地很有名氣的一家酒莊,招待客人的品酒房外表並不起眼,但這座建築實際上是主人家傳的宅子,至少已經有幾百年歷史。精巧的甲州白酒,味道比歐美的要淡些,很適合用當餐前酒,用來佐伴口味自然淡泊的日本料理,有更生動的酸味與果香。清雅簡單,反而能突現出所搭配料理的細節,在香氣或口感上都有更多的想像和接受的空間。

在這裡可以隨意品嚐酒莊的各種美酒,微醺醉美,稍不留意就容易喝個頭重腳輕。其中一款看似簡單平凡白葡萄酒,顏色透明如泉水,飄著淡淡的柚子香,卻以其生動靈巧的清麗酒體,如潺潺溪水,為味覺帶來自然寧靜的安定之感,難怪會被新日空選為頭等艙用酒。


窗外就是群山環抱的大片葡萄園,在自然中享受簡單的快樂。


歲月的痕跡滲透在店內古老的傢俱中,與三五知己在此品酒聊天不亦樂乎。


店內陳列著川端康成的《雪國》,更讓人驚訝哦是他與酒莊主人前輩的親筆書信。


還有那些家族老照片,讓人彷彿回到過去。


酒莊主人興奮的給我們講述家族的奮鬥史,如何經過百多年的探索,讓甲州葡萄酒能夠獲得國際葡萄酒界的認可並屢獲大獎。


更讓人驚艷的是酒莊居然還有一座充滿西方風格的餐廳,在裡面就如同進入了一座精美的教堂。


美酒、美食、配上窗外美景,此地絕對是戀愛求婚之最佳選擇。


餐廳的日本牛肉堪稱一絕,3成熟最好,鮮嫩多汁入口即化。

話說日本人也是很「崇洋媚外」的,各種西餐都被視為高級,價格也更貴。後來在富士山下御殿場奧德萊斯附近吃了頓義大利餐也是被他們精美到了極致,內部隨手拍都看著像家裝雜誌的大片。

主菜、甜品都很對胃口,與正宗義大利菜的區別是量小了不少,更適合亞洲人的食量,這一套餐下來我還是覺得吃多了。話說當年在義大利吃正餐,一個煙熏三文魚的大盤前菜下來幾乎就要繳械投降了,後面的什麼羊排、甜品只能淺嘗則止,不過意大同事倒是吃個光碟。


當然也不能沒有酒,特別的富士山啤酒,酒杯形狀就像富士山,上半部分白沫就是那白雪覆蓋的山頭。

 以前就聽說要看到富士山的全貌很難,這次發現果然不易,大部分時間都躲在雲後面,好不容易撥雲見日,那白帽子哪裡去了?原來夏天的富士山上是麼有積雪的,人們大多選擇半夜開始登山,去迎接第一縷朝陽。

第一次看到富士山全貌就是在這個叫忍野八海的村子裡,「忍野」是個鄉村的名字,位居富士山麓箱根地區的山中湖和河口湖之間;「八海」,也就是八個湧泉池塘,錯落有緻地分布在村子裡。八海的池底是相連的,池下有許多洞穴,非常幽深,也非常複雜,富士山雪水流經地層過濾成清澈的淡泉水,再從忍野八個地方湧出來,平均水溫約攝氏十三度,水質極其清冽甘甜,被譽為「日本的九寨溝」,1985年入選「日本名水百選」,現在也是遊客過來歇腳的地方。


村裡的大媽在家門口賣的一種野菜糰子,其實就跟我國南方的青團很像,不過他們的是烤的。


富士的另一特產桃子,泡在泉水中格外漂亮。

連豆腐也在泉水裡泡著,我本來很不屑,不就是塊豆腐嗎。同行的朋友有人吃了,連聲稱好吃,我後悔了,不知是泉水做的豆腐好還是被泉水泡過味道就好了,以後你們去別忘了嚐嚐。


名山大川出好水,這是規律。富士天然水也商品化了,不由自主想起了高鐵上的那種。


登高遠望,山水相依的富士五湖很美,那晚我的酒店就在山梨河口湖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