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浙大百人班級僅有一名女生 戲稱公主班(圖)

2013-09-26 00: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9月26日訊】103個男生,1個女生。這是浙大一個班的男女生人數。今秋新學期開學,浙江大學大三本科生分班後,機械系機械工程及其自動化專業2班的男女生人數比是103︰1。學機械,課程多,對力學、工程圖學要求高,而且傳統上講,對學生動手能力,對體力的要求也高,所以女生較少。但少成這樣的確少見。整個浙大,可能只有機械系有這樣的「公主班」。


2011級機械系系花(專業裡百來號男生都這麼叫)錢惠莉的芳容。

公主班」的公主集三千寵愛在一身

昨天下午記者到浙大玉泉校區,指望一睹2011級機械系系花(專業裡百來號男生都這麼叫)錢惠莉的芳容。

結果班長馮俊寰告訴我,系花忙得很:下午5:30下課後,她得馬不停蹄趕上5:45的校車,奔到紫金港校區再上課。「沒時間‘接見’呃。」我只見到馮俊寰和班裡的另外一個男生牛小淼,他們替我遺憾。

聽班裡男生們描述,系花是個運動人才,「系裡的女子長跑冠軍呢!」當然,他們專業總共也沒幾個女生

「系花在我們班,舉足輕重。」

前幾天,馮俊寰開始組織新學期新班級的第一場集體活動,秋季毅行(浙大傳統爬山項目,全程山路一般20多公里),從老和山上,最終靈隱下山。「你知道啦,毅行爬這麼老大的山,工科宅男當然不熱情了。不過今年我們班報名還挺好的,有一半同學都報名表示要上!」

為啥呢?報名學生裡,至少一半男生問班長:「系花去麼?」在得到班長肯定堅定的回覆後,他們個個拍板:「那麼我也去!」

系花魅力獨特,在班上享受的福利也獨一無二。

平常系花去上課,尤其是那種兩個班合一塊兒的大課,踩著點進教室也不怕沒有「黃金位置」——有男生早就貼心佔好座啦。

「這些舉手之勞,班上男生都會做的。」牛小淼說,上個月底,機械系從紫金港把寢室搬到玉泉,系花有5大箱行李。

但是全系學生的行李,都統一落腳到男生寢室7幢,距離系花所在的女生寢室8幢,步行有10分鐘路程。

系花搬行李成了難題。

她打電話給班長,馮俊寰說巧了:「啊呀,我正準備多叫幾個哥們給你搬過來,放心。」

這頭電話才放下,馮俊寰猛地發現,系花的5大箱子已經不翼而飛了——早已經人力快遞到系花寢室樓啦。

「嘿嘿,班上有幾個男生,已經自覺搬過去了。」

可惜一百個男生沒有一個成「王子」

機械系大四,也有這麼一個「公主班」。他們專業裡男女生比例是100:1。

記者見到了這位「公主」吳燕。蘿莉啊!吳燕個頭不高,穿著紅黑相間的條紋T恤,運動短褲,紮著馬尾。

「從男女人數比看,顯然機械專業不是那麼受廣大女生青睞嘛,你怎麼報的?」記者問吳燕。

吳燕眨眨眼說:「我特別喜歡結構。機械工程涉及到很多環節,軸承、電機……把它們每個環節做好,再組合起來,成為一個完整的體系,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吳燕說,機械系並不像一般人想像中那樣,全是下生產線幹活的經歷,他們將來可能更多的是從事機械研發的工作。

「本科期間也有體驗一線生產的實習。」機械系學生都要經歷到學校金工中心訓練半個月的實習。不過嬌小的吳燕完全不怕這些粗活,他們去實習那會兒,做鉗工,拿銼刀銼鋁塊模型,或者是鏟沙土來做模型……這種體力活兒,都會有男同學來「救駕」。

「除了有時候出去上課路上沒個伴兒,男生多的班對我來說真挺方便的。」他們班剛組班的時候,也搞集體活動,比如單騎楊公堤。

結果從學校騎到楊公堤後,班長陳睿就倡議大家:「讓系花歇歇吧,我們輪流載她翻橋。」

楊公堤的橋,打「S」騎也夠嗆。機械系的小夥子們,自己騎上去還不算,大家還得拼誰能把系花平穩、愉悅地給載過橋。這麼浪漫、紳士的做法,堪比馬雅可夫斯基描述的「穿褲子的雲」。

「好吧,我承認自行車兜風的感覺,真不賴。」吳燕擋不住地美。

不過呢,這麼和諧友愛的班集體裡,有個事情比較沮喪:這兩個「公主班」裡,二百多個男生,沒有一個是王子呃。兩個公主都有男朋友,都是別的系的。

「所以吧,有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寵公主了,她有男朋友的嘛。」馮俊寰說了實情。

記者去採訪的時候,剛好遇上數學系的張振躍教授,他聽說公主班的事也樂了:「也是啊,男朋友在自己系裡,不就擺不平了嘛!哈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