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協戎(圖)

2013-09-24 23: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9月24日訊】

制府貪財十萬金 
反遭大辟罪臨身
豈知隔日陰靈至
觸柱破頭髓滿廳

乾隆末,江蘇浙江一帶海面上常有海盜出沒,各地奉旨嚴拿,被崇明州的協鎮(駐防軍官)楊天相捕獲,提軍(駐防軍司令)陳大用便緊急寫好奏章上報,倉促中,沒有通稟制台大人。

制臺某,老而貪,心中懷恨提軍一人上奏,沒有他的份,就暗中想中傷他。後提軍接到上旨,讓他把海盜交給兩江總督審明後正法。海盜就用十萬金賄賂制臺,制臺收下這筆贓款,決心翻案。

恰好,一位御史大人自京城外放,任揚州府太守,前來拜會制臺,制臺就把此案向太守說了,並說此案情有可疑之處。太守順口說:「綠營習氣多誣良邀功。明公應該詳察,不要冤屈了平民百姓。」制臺一聽很高興,說這案件就屬此類。

當時海盜已經得到制臺府暗中通風,就捏造說自己是沿海良民,捕魚為業,被楊天相誣陷,非刑拷打,屈打成招。因太守已先聽信了制臺的話,竟然就把此案定為「誣良為盜」。制臺立即釋放了海盜,並對提軍和協軍進行彈劾,呈請撤他們職,加以治罪。因此楊天相竟被殺於海口,提軍也以放縱包庇下屬之罪而革去爵祿,流放軍臺。

楊天相死的第二天,制台大人準備去廟上香,正要上轎,忽然對隨從人大聲叱責說:「楊大老爺來,你們這些人為什麼不來通稟一聲!」立即轉身,像陪著一位客人似的,進了府衙,來到花廳。先作了一個揖,嘴裡嘰哩咕嚕說著什麼,似在和人爭論,接著好像和人打架一樣撕扯起來,又用兩手自打耳光,面頰被打得紅腫,隔了一會兒,說:「我不應收受海盜的錢置你於死地,我該死!我償你命!」又用手扯頭髮,說:「別扯!我去!我去!」說完,就用頭撞在廳柱上,腦漿盡流而死。一時之間,大家都知道是楊天相索命

過了一年,那位海盜自己來到山東巡撫衙門自首,詳細供出了他在江南被捕,行賄得釋的經過。山東撫臺不願把此事張揚出去,以免擴大事態,牽連多人,只殺了海盜,其它事也就隱諱不提了。只有揚州太守一人,安然無恙,直至壽終,功名未受任何影響。

大概是因為他素來正直,他審理此案並不是有意迎合制臺,而是因為他長期在京城做官,經常聽說外省的綠營軍兵,遇到事情,畏首畏尾,不敢向前,而總好誣陷良善而邀功請賞。這種說法聽多了,就形成偏執之見,致使造成這樁冤案。他的過錯純粹是無心的,所以報應沒有涉及他。但是他的功名也並未顯赫,而且楊天相被處死的當年,他生了一子,桀驁不馴,胡作非為,幾乎把家敗盡。

太守與我家有年誼之交,我常見他自己敘說一生歷年所做之事,其中特別提到此案應當平反。

坐花主人說:「我小時就常聽大人說起這樁冤案。長大以後,曾去過崇明州,當地父老對我說:‘天相與提戎都深得士兵擁戴。天相被害時,手下的兩標兵士,都為他擊鼓呼冤,要退出兵營,放棄口糧,不當兵了,一時軍裝槍械扔了一大堆,看來要成兵變。幸虧提戎出面極力勸解撫慰,他們才平靜下來。’可悲呀!貪妒成性的老頭子,以貪賄賂而成其「政績」;自以為恪守正見的太守,卻是由偏聽而自以為是;結果造成了這樁「莫須有」的大冤案,竟然使帶兵的勇將含冤坐獄,兵士激憤而怒棄槍甲。報應卻是昭然明顯的;一個撞柱而腦漿迸裂;一個守正不阿卻幾乎遭受同等慘報!看來,掌握生殺予奪的權柄者,難道不應謹慎從事嗎?!」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