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唐介的底氣

2013-08-28 22:34 作者:晏建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8月28日訊】宋朝名臣,在諫官、御史任上成名者很多,如包拯、趙抃、唐介等等。他們均以向皇帝仗義執言、對大臣大膽彈劾,而獲得朝廷內外的廣泛好評,士大夫送給他們一個個親切的稱呼,比如稱包拯為「閻羅包老」,趙抃為「鐵面御史」,唐介為「真御史」。那麼,這些小小的監察官員,面對手握生殺予奪之權的皇帝和大臣,為什麼能夠理直氣壯而又毫無懼色呢?從唐介彈劾宰相文彥博一案中,可以一窺端倪。 

皇佑三年(1051年),宋仁宗提拔張貴妃的伯父張堯佐為宣徽使、節度使、景靈使、群牧使,皇帝為外戚聚然加官如此之重,這在宋朝是頗為罕見的,一時間士大夫議論紛紛。

據《宋史•唐介傳》記載,在宋仁宗召集的朝會之上,時任殿中侍御史的唐介便與諫官包拯、吳奎一起,上章請求宋仁宗收回成命,罷去張堯佐的四使職務。同時,要求御史中丞王舉正啟動「庭論」程序,在朝堂上對此事進行公開辯論。結果,張堯佐被免去了宣徽使、景靈使,只留下其他二使職務。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完結。不久,宋仁宗又給張堯佐加官宣徽使兼河陽知府。聽到這個消息後,唐介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對同僚吳奎說,這不過是借河陽知府之名、加張堯佐宣徽使之實而已,我們不能就此罷休啊。但吳奎卻含糊其詞,模棱兩可,不表態。唐介只好孤軍作戰,獨自向宋仁宗抗言不可。宋仁宗辯解說,百官任命,均出自中書省,即宰相的決定,希望淡化自己在任命張堯佐問題上的影響。

唐介本來就對宰相文彥博有看法,聽了宋仁宗的話後,更加堅定了他彈劾文彥博的決心。不久,唐介便向宋仁宗上書,以「陰結貴妃,專權任私」為由,彈劾文彥博。唐介還在朝會上,慷慨陳辭說,文彥博任成都知府期間,曾贈送「蜀錦」賄賂張貴妃,斷言文彥博提拔為宰相是「走夫人路線」的結果。而今屢屢對張堯佐加官進爵,不過是加深與張貴妃的關係,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和地位罷了,要求宋仁宗罷免文彥博的宰相職務。

眾目睽睽之下,唐介歷數宋仁宗最信任的宰相文彥博的不是,這既是彈劾文彥博,又是指責皇帝用人不當,尤其是一句「因貴妃而得執政」,讓宋仁宗這位平日裡輕易不發火的皇帝非常氣惱。他推開唐介的奏折不看,威脅要貶唐介的官。唐介絲毫也不膽怯,他說:「臣忠憤所激,鼎鑊不避,何辭於謫?」火烹水煮我都不怕,還怕貶官?

這幾乎是火上澆油,宋仁宗更加惱怒,趕緊把宰相、副宰相等幾位肱股大臣叫到跟前,讓他們傳閱唐介的奏折,憤憤地說:「上疏談論大事是唐介作為御史的職責,但說文彥博靠巴結嬪妃當上宰相,這是什麼話呢?任用官員,她們怎能參與?」此時,文彥博也在朝堂上,不遠處的唐介竟然大聲對文彥博說:「彥博宜自省,即有之,不可隱。」文彥博滿臉通紅,連連向皇帝謝罪。

事後,文彥博還是被罷去了宰相職務。唐介雖然也被貶謫至英州(今廣東英德市),但士大夫們對他卻一片讚揚之聲,天章閣待制李師中、太常博士梅堯臣紛紛獻詩,表達欽佩之情,尤其李師中詩中一句:「去國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於山」,給予了唐介極高的評價,他因此獲得了「真御史」的雅號。

那麼,唐介為什麼能夠「鼎鑊不避」呢?這不過是因為當時少用「鼎鑊」、多以貶官了事之故,倘若真的因言揮刀,時常來個「水煮活人」,哪還容得這個小小的御史頂撞皇帝、彈劾宰相、拿皇帝的寵妃說事呢?更勿談什麼庭論、諫諍、咆哮朝堂了。

所以,唐介的底氣,既有他仗義執言的膽識,也有權力架構方面的原因。宋沿唐制,中央監察機關為諫院和御史臺,職責是:「糾察官邪,肅正綱紀。大事則廷辯,小事則奏彈」。監察機關裡的諫官、御史們,被形象地稱為言官,可以直言皇帝的過失,糾察宰相以下的百官。同時,宋代諫官、御史還擁有一項特權,可以「風聞彈事」,哪怕是對於沒有真憑實據的事情,也可以進行彈劾,彈劾錯了,並不追責。所以,唐介對文彥博送「蜀錦」這一道聽途說的事情進行彈劾,而文彥博非但不敢辯白,甚至還連連謝罪。同時,一個諫官、御史在職期間,如若沒有彈劾、扳倒幾位不稱職的高官,反倒會被士大夫譏為尸位素餐的。這樣一來,權力就得到了實實在在的監督。

後來,還有件小事頗值得玩味。宋仁宗把唐介貶官英州後,又擔心唐介憂憤交集,死於貶途,害怕被戴上「殺直臣」的帽子,趕忙安排身邊的宦官,一路護送唐介至英州就職,才長長鬆了口氣。並且,僅僅幾個月後,就把唐介調至郴州、潭州,不久,恢復了他的殿中侍御史,又提拔為知諫院。至於這一結果是不是在唐介的預料之中,後人不好妄加揣測。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