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澳媒:盜取器官!他們的罪行 我們的恥辱

2013-08-05 20:59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8月0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婉君編譯報導)本文是澳洲《新聞週刊》(News Weekly)2013年5月11日登載的作者Jeffry Babb的評論文章,標題為「中國可怕的器官盜竊:他們的罪行,我們的恥辱」。以下是中文譯文,略有刪節:

沒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那個「屠宰店」,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人談論它。沒有人知道有多少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被強制摘取器官」。

這一術語描述了受害者在他們仍然活著的時候,被剖開摘取他們的重要器官的做法,這些器官通常是給來自中國境外的有錢人器官移植所用。

遭受這恐怖做法的受害群體中,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種含有中國傳統的佛家和道家信仰的功法,還輔以一組被稱為氣功的煉習。修煉者相信這些功法可以治癒各種疾病。即使被拘押,法輪功修煉者也極不願意停止煉習他們的功法。

就其本身而言,法輪功是無害的。然而,共產黨人尤其害怕(其所認為的)對手(對自己團體)的忠誠,這超出了共產黨的控制。共產黨是一個腐敗的專制主義,其唯一的目的是保持權力和為其成員牟取錢財。在黨的統治「精英」中任何迸發出的利他主義都在很久前就被消滅了。

至於法輪功修煉者的數量,估計可高達1億 -(中共鎮壓前)幾乎每10個中國人中就有1人煉。然而,像大多數估計一樣,「一條繩子有多長?」沒有人真正知道,但它很可能是在數千萬。

六年前,前加拿大政治家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公布了他們的報告-「血腥的活摘:殺害法輪功盜取他們的器官」。在這份開創性的報告中,他們公布了中共活摘器官的證據。

大衛·喬高曾做過刑事檢控專員及加拿大內閣成員,他最近訪問了澳大利亞。

他是世界上關於強制摘取器官問題最卓越的作者之一。找到某人提供中共如何實施活摘器官的第一手證詞,這會很困難,因為這將令任何這樣的證人有緻命的危險。然而,所知道的已經足以描述在這恐怖做法下,那些受害人遭受了什麼。

作為器官供應者,為了看他們的器官是否匹配,受害者受到身體檢查。他們被做了準備和麻醉。通過注射,讓他們的心臟停止跳動。但他們還沒有死。出於移植的目的,重要的是那些器官儘可能是新鮮的。

最先切下的是眼睛,從那裡摘取角膜供角膜移植。然後,那組外科醫生迅速地摘取其他的器官。最後只剩下皮膚和骨骼。這個人體剩下的部分就會被丟去焚燒。在這可怕過程中的某一時刻,受害人死亡。

我們為什麼會知道發生了這些呢?首先,我們有可靠的報告說它是怎麼回事。第二,中國所提供的移植服務,只有在「應訂單來殺戮」才能做到這樣的供應。

中國人是非常傳統的。幾代的中國人生活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包括經歷了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造成的大飢荒,這比歷史上任何的飢荒餓死的人都多,但這些幾乎沒有改變中國人的基本信念。

中國人最根本的信念之一是人體必須完整地進入來世。也就是說,在中國,自願捐贈器官幾乎是不存在的。在中國,器官來自那些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被處死的人。

正如眾所周知的,在世界各地,尋找器官捐獻的人經常要等待數年才能等到一位匹配的捐獻者。在中國,尋找匹配的「捐獻者」只要幾週的時間。

只有一種解釋 – 存在一個很大的活體庫,但不是自願的「捐獻者」。此外,這些囚犯的數量遠遠超過了中國的死刑犯人數。

我們知道,這個「活體庫」主要是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所遭受的醫療檢查和病理檢驗的類型(說明瞭這一點)。另外,大多數的死刑犯是有著不健康生活方式的罪犯。相比之下,法輪功學員是健康的,他們照護自己的身體,使他們成為理想的器官來源者。

那麼,我們在西方可以做些什麼呢?我們不能推翻共產主義,只有中國人民能做。當俄羅斯的精神科醫生背叛醫德,用監禁和濫用醫療來對待蘇聯的良心犯時,他們被「逐出」了國際專業協會和會議。這一小步引起了人們對在蘇聯對濫用精神病學的關注。

如果中國的器官移植外科醫生受到類似的對待,這將讓全球關注這種活生生把人剖開取器官的不可容忍的做法。這些外科醫生不是治療者,而是死亡的經銷商。

(點擊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