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震後頭七人斷魂 丈夫跪求勿去女兒墓

2013-04-28 10:2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7歲女孩黃小鷗離開七天了,但在媽媽趙思瓊心裏,女兒一天也沒走。因為太思念女兒,她天天往墳山跑,半夜也去,以至於小鷗爸爸下跪哀求:「你去再多次,女兒也回不來了,你要是身體垮了,我們家怎麼辦?」

蘆山縣太平鎮勝利村的小鷗是在此次地震中離世的,不幸發生後,她媽媽趙思瓊天天都去上墳。趙思瓊說:「我知道她沒走遠,天天去陪她說說話。」

小鷗下葬的那個晚上,趙思瓊半夜跑了出來,想跑去後山小鷗的墳地,被丈夫黃志康發現了,一陣苦勸,才勸回去。「我實在睡不著,太想女兒了!」趙思瓊說,她被勸住後,第二天六點不到就又到了女兒墳前。此後,她天天都要到女兒的墳前,說說話,整理一下雜草枯葉,說著說著就大哭一場,哭累了就趴著睡一會。

從家裡到墳地有一公里多,都是崎嶇的小路,如果是晚上,趙思瓊就用手機舉著照明,「我不怕,女兒會保佑我」。

前天晚上,趙思瓊再一次想跑去後山時,黃志康拐著腿跑出來,當場跪下了,哭著說:「你去再多次,女兒也回不來了,你要是身體垮了,我們家怎麼辦?」趙思瓊也哭了起來,兩人攙扶著回了家。

按照當地的風俗,頭七不上香,要麼提前一天,要麼推後一天。但是昨天下午,趙思瓊還是在弟弟趙勇和小女兒黃小雪的陪同下,帶著記者去了小鷗的墳地。

沿著一條小路,穿過所在村莊,走向後山,大約一公里後上山,走過一個雜樹林,出現一個用水泥圍起來的新墳,孤零零地立在山腰上的竹林間,墳前還放著一些祭品,有水果,有零食。

「按照我們當地的風俗,沒有成年的不能跟祖輩的墳放在一起,也不能有名字」,趙思瓊說。接著她開始清理墳上的枯葉,因為是新土,安葬時又草率,枝葉特別多,小女兒黃小雪也安靜地上前幫忙。

趙思瓊說,小女兒本來就話少,姐姐死後,更沉默了。

地震前被煤車撞折左腳的黃志康這麼多天一直不肯去醫院,這幾天走動太多,傷情變重了。在記者和他妻子的反覆勸說下,黃志康終於決定跟記者的車去鎮上,找成都軍區總醫院的醫療隊看一下傷腳。醫生要求:傷腳短期內絕對不能沾地。

在太平鎮,很多人都認識小鷗一家人,知道她家的悲慘經歷,大量志願者和媒體也以各種形式進行幫助。醫療隊一位醫生對記者說,這一家人都需要心理疏導,建議政府部門多多關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